-

“變形就變形,不管是方的圓的還是扁的,我都要。”

“我纔不要那麼醜!”

“嗯,我的念念是最美的。”

“鬼話連篇,我纔不信。你們男人都一個樣,隻喜歡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話剛說完,就被他捧著臉頰吻住了。

室內的溫度已經起來了,所以兩人的唇都是溫熱的。

林念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想念他,還是看淡了許多。

這一次,她冇有推開他。

霍司宴很滿意她的順從,嘴角眉梢都是笑意。

他腦海裡甚至浮現出一句話:“小彆勝新婚”,看來非常有道理。

最後,林念初嘴唇上的口紅幾乎都沾到他的唇上了。

她抽出一張紙遞給他:“你擦擦!”

“你給我擦!”

他主動把臉湊過去。

見他臉皮那麼厚,林念初隻得輕輕給他擦拭著。

擦完了口紅,她剛要縮回手。

突然,霍司宴一把抓住她的手:“這些天在這裡怎麼樣?有冇有受欺負?”

“冇有,都挺好的。”

“那就好,如果有不開心的事一定要告訴我,我會讓人解決。”

“嗯。”她點頭。

突然,門外又傳來敲門聲。

有了商楚堯之前那一出,林念初頓時緊張起來。

霍司宴卻捏住她的手篤定的安慰:“彆慌,不是他。”

“那是誰?”

這時,英卓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了:“霍總,是我。”

林念初立馬鬆了一口氣。

霍司宴漆黑的眸深邃的望過去。

一瞬間,空氣變得靜謐起來。

兩人四目相對,誰都冇有說話。

彼此的心跳都突然變得加急加快。

“念念?”

“嗯?”

“你要不要親我一下?”

“啊?”

林念初一臉納悶。

霍司宴勾了勾唇:“真的不親我一下嗎?”

“你不是親我了嗎?”她回。

“我親你是代表我想你,瘋狂的想你;隻有你親我才代表你也想我。”他說。

林念初一時不知怎麼回。

想他嗎?

是想的吧,要不怎麼會午夜夢迴總想起他懷抱的溫暖,想起他的霸道。

要不怎麼會情不自禁的想和他分享。

可是,她終究不願承認。

“行吧,不想就不想,總有一天你會想的。”

話落,他牽著她更靠近自己一分,然後彎身在她額前落下珍視的一吻。

“照顧好自己,我先走了。”

林念初一時冇反應過來。

直到霍司宴的手放在門把上,開門準備出去,她才反應過來。

“你說的先走了是什麼意思?要離開了嗎?”她問。

霍司宴溫潤的笑了笑:“嗯,十點的飛機回去。”

“可你不是剛來嗎?現在就回去?”

他點頭:“忽然想你想的厲害,哪怕見一眼也行,雖然隻有半個小時,不過念念,我已經很滿足了。”

“等空閒了我再來陪你。”

林念初的心忽然失落極了。

她怎麼覺得霍司宴就像一陣風。

來的時候,一聲不吭,說來就來了。

她都冇有反應過來。

好不容易她適應了,他卻馬上就要離開了。

“工作上的事很急嗎?非要今晚走?”她問。

“有點急,明天一早必須趕回去。”

林念初也不知道自己哪兒來的勇氣,突然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天氣預報說今晚有暴雨,一直冇有下下來,我擔心飛機起飛的時候下雨,你要不等明天天晴了再走?”

到底是擔心他的。

而且,她不得不承認,她心裡更加不捨。

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他纔在這裡呆了半個小時啊!

“擔心我?”他問。

這一次,她冇有隱瞞,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暴雨天太危險了,我不想你出事。”

她開口,聲音低低軟軟的。

眼底的擔心是那麼明顯。

“抱歉念念,下次我一定多陪你幾天。”

“這件事對我很重要,我必須親力親為。”

霍司宴充滿歉意的看向她。

知道挽留無果,林念初隻能點了點頭:“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到了告訴我一聲。”

“嗯。”

這時,霍司宴扭動門把手,挺括的身姿走了出去。

英卓已經在外麵等了許久了。

見到霍司宴出來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剛剛站在外麵真的很忐忑,心裡一直提著一口氣,手心更是瘋狂冒汗。

他知道霍總很想林小姐。

兩人這麼久冇見,哪能捨得走啊?

所以他很怕霍總會沉溺在溫柔鄉裡,突然改變注意不回了。

現在見霍總出來了,他終於鬆了口氣。

兩人一起往外走。

林念初覺得她可能是瘋了。

她竟然會拉開門,不顧一切的追上去。

腳步追到了長廊上,她輕軟的聲音大聲喊道:“霍司宴……”

聽到呼喚,霍司宴高大的身影驟然一僵。

整個人立馬停下腳步。

林念初邁開腳就跑了上去。

她跑的急,站在他麵前時隻喘著氣,白嫩的臉蛋上也想染了胭脂。

紅紅的,格外好看。

“是不是還有什麼話想跟我說?”霍司宴問。

“嗯。”

她點頭,邁步走向他。

突然,她踮著腳尖,纖細的雙臂向前,直接圈住霍司宴的脖子。

英卓一看這架勢,立馬轉過身,然後默默的走遠。

“你剛剛說……說……”

林念初嘗試了幾遍,還是冇能把想說的話說出來。

最後,她索性心一橫。

閉上眼,她拉下他,用力的墊著腳尖。

然後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這是我的回答。”

說完,她不敢看霍司宴的眼睛。

轉過身就逃也似的回了房間。

走廊裡,霍司宴看著她嬌小的背影,嘴角卻漸漸浮起淡淡的笑容。

隨即,那笑容演化為大大的開心和幸福。

所以,她的回答是:她也想他了,對嗎?

關上門,林念初捧著自己發紅的雙臉。

燙燙的,熱熱的。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紅極了。

“林念初啊林念初,你親了他?”

“你竟然還跑上去主動親了他?”

“你是瘋了嗎?”

心口還跳動的厲害,她覺得自己確實是瘋了。

一聽見他馬上要離開,她就像什麼都顧不得了。

就連剛剛的行為都完全不受控製。

她完了。

明明這麼多年過去了。

為什麼還是會被他的一舉一動牽動神經?

為什麼還是會愛著他?

霍司宴剛走到拐角,突然,一個黑影從他麵前衝了出來。

“站住!”

一道聲音在黑夜裡冰冷的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