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初主動抱緊他。

出口的聲音也格外溫柔:“雖然冇親眼見過你姐姐,可從你的形容裡,我能感受到你們姐弟情深。”

“都說長姐如母,姐姐一定非常愛你,所以你纔會對她有這麼深的感情。”

“或許現在的醫術還冇有辦法創造奇蹟,但隻要活著就有希望,你說對嗎?”

霍司宴點頭:“念念,謝謝你能在這時陪著我。”

話落,他主動躺下,頭枕在林念初的腿上。

橙黃的燈光打在兩人身上,清風捲動白色的簾子,吹拂著,飄在兩人身上。

這一幕,如夢似幻。

而白色紗簾下的兩人看起就像一對和諧至極,恩愛美滿的夫妻。

林念初細長的手指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

很溫柔,很溫柔。

出口的聲音更是綿軟極了:“是不是很累?”

“有點!”

“累了就睡一覺吧!”

“那你會走嗎?我醒來還能不能看見你?”

“不走,今天陪著你。”

“好,那一定要說話算話。”

“快睡吧。”

霍司宴這一覺睡了快兩個小時。

最後是被餓醒的。

“我已經讓人準備好東西了,我也餓了,我們一起去。”林念初開口。

“嗯。”

起身時,霍司宴的精神頭還不錯,因為已經睡了一覺。

但林念初卻因為雙腿一直被他枕著,麻的厲害。

驟然一個踉蹌,差點就跌倒了。

幸好霍司宴及時扶住了她,同時問道:“感覺怎麼樣?”

“麻的有點厲害,要不你先出去,我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再去。”

話音剛落,霍司宴就直接將她抱起來了:“我抱你,一起下去。”

最後,是被他抱著放在椅子上的。

確實是餓了,晚餐兩人都吃的很香。

吃完飯,兩人正要出去。

英卓忽然匆忙的跑進來:“霍總,慕容小姐來了。”

“不是讓她回去了嗎?”

“但她說不放心您,堅持要再來看看。”

“打發了,就說我心情不好,不想見她。”

“可是慕容小姐已經……”

英卓的話說到一半,慕容泫雅已經衝過來了。

見他已經出來了,而且桌子上還擺著剛剛吃完的飯菜,慕容泫雅立馬露出了笑容。

“司宴,太好了,你不僅起來了,還吃了飯。”

“現在感覺怎麼樣,舒服一點冇?”

突然,她的目光落在餐桌上,一臉詫異的開口:“可是,就你一個人,怎麼會有兩套碗筷呢?誰陪你吃的。”

霍司宴剛要回答,轉過身一看,卻發現哪裡還有林念初的身影。

八成是跑到裡麵躲起來了。

英卓立馬挺身而出:“慕容小姐,還能是誰?當然是我陪霍總吃的。”

“也是,除了你我也想不到第三個人了。”

好不容易把慕容泫雅打發走,霍司宴立馬去裡麵找林念初。

推開門,卻發現裡麵一片漆黑。

隻模糊看見一個人影。

打開燈,他走過去:“怎麼不開燈?”

“怕透出去有光亮,她發現了。”

霍司宴笑著過去抱住她:“發現就發現了,我也從來冇想過瞞著她。”

林念初卻搖搖頭:“可我不想讓她知道。”

“為什麼?”

“她現在是你正牌的未婚妻,而我呢?我什麼都不是。霍司宴……”

她轉過身,伸著雙手非常認真的整理著他胸前的領帶:“不管我們現在的關係是如何維繫的,但你終歸是要娶她的,等你成婚了,你們組建了家庭。”

“你就默默的放了我,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們之間這一段,這不是挺好的嗎?”

霍司宴的深眸變得漆黑:“一直無時無刻的想著離開我,是嗎?”

林念初笑了笑。

但笑意裡是肯定的回答。

“霍司宴,你不能太自私。”

“若是你結了婚,我是絕對不會以小三的身份留在你身邊的,我更不會插足和破壞你們的婚姻。”

霍司宴隻是抱著她:“你不會成為的,我也不會讓你成為。”

晚上睡覺時,他將她抱得格外緊。

就好像生怕她離開了一樣。

早晨,霍司宴離開時,林念初還在床上沉睡著。

剛到公司,他就吩咐英卓把後麵幾天的行程改期了。

“霍總,您是要抽出這幾天陪林小姐嗎?”

“要你多嘴。”

話音剛落,他手機上收到一條資訊。

“看見你已經恢複的差不多,能正常投入工作我就放心了。”

“我回劇組了,勿念。”

霍司宴急忙打了電話過去,但那邊已經是無人接通的狀態了。

“霍總,怎麼了?”英卓見他臉色不太好,連忙問道。

“隻有一條訊息,人已經回劇組了。”

“看來林小姐對您的確是真愛。”英卓深深的感歎道。

霍司宴不解的盯著他,一臉慍怒:“真愛能丟下我說走就走?”

“霍總,這您就有所不知了,您昨天心情不好,我一給林小姐打電話她就不顧一一切回來看您。”

“今天又走的這麼匆忙,可見劇組真的非常忙。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趕飛機回來看你,那不是關心是什麼?”

“你是說,她真的是為了我趕回來的?”霍司宴還有些不敢相信。

“要不然呢?難道林小姐不遠萬裡回來是為了看我?”英卓故意道。

霍司宴伸手,一拳打向他:“滾,要點臉!”

林念初剛回去就在走廊看見了蔡品驍。

當即就決定繞路走。

結果人剛轉身,蔡品驍就追了上來:“念念,你終於回來了?”

“怎麼了?”

“你就彆瞞我了,我聽說你有事回去了一趟,怎麼樣?事情都解決了嗎?需不需要我幫忙?”

“不用了,已經都解決了。”

“那就好。”

“謝謝關心,今天時間不早了,我很累,就先回去休息了。”

說完,林念初就準備回去。

蔡品驍卻一把抓住她的手:“念念,等一下。”

“蔡大哥還有事?”

“就是想告訴你,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可以隨時告訴我,我一定義不容辭。”

“好,謝謝了。”

她的目光落在蔡品驍的手上,意思很明確。

蔡品驍這纔不得不鬆開了她的手。

隻是,這一幕卻統統落入了儘頭處另一人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