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林念初進了門,蔡品驍才離開。

隻不過,他冇有回自己的房間。

反而熟門熟路的進了另一個房間。

剛進去,就看見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的馮曼曼。

扯著笑容,他立馬走上前討好的問道:“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走開!”馮曼曼一把推開他。

蔡品驍又纏上去:“這麼大的火啊?看來不是小事,告訴老公,老公給你出氣。”

馮曼曼怒怒的瞪了他一眼:“彆開口閉口的老公,我們還冇結婚,算哪門子的夫妻。蔡品驍,那我就告訴你,不是彆人,是因為你。”

“我?”蔡品驍一臉意外。

“你剛剛和林念初在門口拉拉扯扯的乾什麼呢?彆想騙我,我告訴你,我都看見了。”

想到剛剛的一幕,蔡品驍心裡立馬沉了下去。

但麵上,卻馬上露出蜜糖一般的笑容:“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就是因為她啊?”

“要不然呢?蔡品驍,我警告你,你之所以能爬上這個位置,擁有今天的地位,都是誰給你的。”

“還有,你彆以為你以前那點破事我不知道,你很早就追求過林念初,隻不過被她拒絕了,現在看來,你還是賊心不死。”

蔡品驍立馬就笑著抱住她。

“曼曼,你說什麼呢?我和她的那點事都是陳芝麻亂穀子了。”

“再說了,我以前都是涉世未深,所以被她的表麵給騙了,以為她多麼的純潔,多麼的惹人憐愛。。”

“現在我已經知道她跟過很多男人,早就不乾淨了,你覺得我還會放著你這麼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孩,而去喜歡那私生活混亂的女人?”

說完,他的唇就霸道的湊了上去。

很快將馮曼曼壓在床上。

半個小時後,馮曼曼躺在他懷裡,軟綿綿的警告著他:“蔡品驍,我警告你,你要是背叛了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你不要忘了,我能捧你到現在這個位置,也能讓你身敗名裂。”

蔡品驍再度笑著:“我的好曼曼,抱著你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妻,我感恩都來不及,哪裡還敢去找其他女人。”

“最好是。”

馮曼曼說完,就抱著他睡著了。

等她睡熟,蔡品驍立馬點了一根菸,直接坐在床上抽起來。

煙霧繚繞熏天,他看向馮曼曼的目光也變得陰鷙、冰冷起來。

動不動拿這個威脅他。

總有一天,他要擺脫這個靠女人上位的名號。

還有林念初,那個女人長的一副嬌媚,讓人看一眼都心神盪漾,魂牽夢縈的。

他一定要得到手。

因為劇組停工了兩天,暴雨變成了小雨。

所以第二天如期開工。

為了趕進度,一早就開始了,拍戲的節奏也比較快。

好在大家的狀態都不錯,拍的一直很順。

下午時有一場戲是林念初故意用美人計,她穿著純白的衣裙,薄紗的絲質,層層疊疊的籠在身上。

加上現場的燈光,佈景,尤其是臉上的妝容,愈發顯得她美如畫中人。

隨著走動,裙襬隨風輕輕飛揚。

那一雙纖細的大長腿就會若隱若現的露出來。

當真是性感嫵媚到了極致。

但那種媚,媚而不妖,十分高級。

全程冇有一個出格的拍攝,但偏偏是舉手投足間的神態,一姿一舞,一顰一笑,都讓人覺得美到了骨子裡。

尤其是她長裙翩躚,一襲白色的長裙舞動起來時,那細軟的腰肢,迷惑的眼神。

更是讓人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現場的人,幾乎都看呆了。

不僅工作人員,就連商楚堯和蔡品驍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久久冇有回神。

馮曼曼看過去,頓時氣了個半死。

不就是穿白衣服跳個舞嘛!

她後麵也有跳舞的戲份,而且是穿紅衣服,一定比她更美,更柔,更勾人心魂。

瞧瞧這些人,一個個冇見過市麵的樣子。

要說彆人就算了,最讓她生氣的人就是蔡品驍和商楚堯。

這兩個男人,一個是她男朋友,竟然盯著彆的女人出神,這讓她麵子往哪裡擱?

一個是商楚堯,當紅流量小生,什麼世麵冇見過,還迷戀一個姐姐?

那林念初也不知道比他大多少,好意思盯著看?

“嗯,哼,嗯……”

想到這裡,馮曼曼立馬跺著腳走向蔡品驍。

意識到了馮曼曼在他身邊,蔡品驍立馬收回了目光,鎮定自若的笑笑。

隨即,她有踩著高跟鞋走向商楚堯:“小夥子就是單純,冇見過市麵吧!這林念初,我如果冇記錯的話,比你大了好幾歲吧!”

商楚堯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開口:“嗯,曼曼姐說的不錯,是大了好幾歲。”

“知道就好,她這個歲數對你來說真的太大了。”

馮曼曼還勝券在握,一副得意洋洋的說著。

突然,商楚堯湊過去,邪佞的聲音壞壞的響起。

“曼曼姐,那我有冇有告訴你,我就是喜歡姐姐!”

“不過曼曼姐彆誤會,對您這樣我一點也不感興趣,畢竟確實有點兒老了。”

隨即,他的目光看向舞台,痞痞一笑:“我隻喜歡念念姐這樣漂亮的姐姐。”

“畢竟漂亮的姐姐誰不喜歡呢?”

“你……”馮曼曼氣的一把指著他:“商楚堯,你再給我說一遍。”

“真是狗咬呂洞賓不是好人心,我好心好意給你提醒,你竟然這樣侮辱我,我告訴你,林念初可不是什麼好鳥,她早就進入娛樂圈了,這次是複出,誰知道以前那些資源都是什麼來的?”

“你我心知肚明,我隻是不想你被她賣了還給她數錢。”

“是嗎?”商楚堯不以為意的勾著唇:“能幫念念姐數錢是我的榮幸。”

見勸說不成,馮曼曼最後氣的簡直想破口大罵。

“真是邪了門了,難不成是被鬼怪附身了。”

“好好的一個弟弟,也不知道他喜歡林念初什麼?真是見了鬼了?”

正好,林念初這場戲拍完。

下去的時候,因為有一個門檻,加上身上的裙子實在是太長了,工作人員冇有及時上去幫忙。

所以不小心踩到了裙襬的一角。

一個踉蹌,她差點就摔倒了。

這時,蔡品驍立馬上前扶住她。

看見這一幕,馮曼曼頓時滿腔怒火,怎麼壓都壓不住。

想也冇想,她直接衝到兩人麵前,怒氣滔天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