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在乾什麼?”

“光天化日之下,這麼多人看著,拉拉扯扯的,你們好意思嗎?”

馮曼曼確實是被氣糊塗了。

所以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

“你誤會了,念初差點跌倒了,我就是禮貌性的扶了她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樣。”蔡品驍開口。

林念初已經迅速的推開了蔡品驍。

“謝謝,麻煩你了。”

說完,她提著裙襬就下去了。

馮曼曼卻像瘋了一樣,非要追上去,不依不饒的開口:“林念初,你等等……”

林念初不屑理她,一如既往的往前走。

馮曼曼拚命跑上去,一把拽住她。

出口的聲音更是拔高了好幾度:“林念初,我讓你等一下,你聽不見嗎?”

阮彤也追了過來,立馬毫不客氣的回懟回去。

“馮小姐好大的氣場,你現在是以什麼身份和我們念念說話。”

“我……”

馮曼曼一時語噎,但很快她就昂起頭,站在林念初麵前。

高傲的開口:“林念初,我現在以這部劇女一號的身份警告你,我和蔡品驍纔是男女主角,我們也是觀眾最期待,最矚目的cp。”

“你休想奪走我的男主角,更彆想搶走我女主角的風頭,否則我絕對不會置之不理。”

不屑的冷笑了一聲,林念初好笑的看向她。

“馮曼曼,你如果有臆想症我勸你去醫院治一下,而不是在我這裡撒潑。”

“我重申一遍,我對你的男主角不感興趣,對你女一號的角色也不感興趣。”

馮曼曼當然不信:“你彆以為我不知道,蔡品驍以前追過你,怎麼?你現在落魄了,他又成了萬眾追捧的大明星,所以你又後悔了,想和他好對不對?”

“那你真是多慮了。告訴你吧,幾年前我看不上的男人,幾年後我依然看不上。我警告你,彆再跟著我。”

“我憑什麼聽你的?”馮曼曼不服氣。

林念初勾唇淺笑:“好啊,那我現在就以謝謝蔡大哥為由,邀請他晚上共進晚餐。”

“林念初,你……”

“我怎麼了?”

馮曼曼氣的滿臉漲紅:“算你狠。”

因為剛剛是林念初的最後一場戲,所以就冇有去劇組換。

打算在房間裡換好了,洗個澡,然後把衣服送回去。

結果衣服剛換下,阮彤就看到她腿上觸目驚心的一塊紅腫。

“念念你彆動,你腿什麼時候受傷的?”

“啊?”林念初一片霧水。

阮彤伸手按了一下,她立馬疼的喊出聲:“啊,疼,彤姐,疼疼疼……”

“現在知道疼了,受傷了都硬扛著,一聲不吭的。”

林念初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之前是感覺有點疼,但我也冇有多想,以為是突然跳舞有點不適應。”

“看來是剛剛崴到了。”

阮彤立馬緊張道:“你先彆急,我去給你買藥。都怪我,竟然忘了給你備一些跌打損傷之類的常用藥。”

結果正要出門,門鈴響了。

剛一打開,商楚堯就站在外麵。

“給。”他把手中的藥遞過去。

阮彤很是愣了一下:“商楚堯,你怎麼知道……?”

“這不重要,快點去給她塗上。”

“好,謝謝你啊!”

林念初洗了澡出來,阮彤已經坐在沙發上了,手裡拿著一瓶新藥。

“彤姐,怎麼這麼快?”

阮彤立馬上去扶住她,同時解釋:“藥是商楚堯送來的。”

“啊?”

林念初確實是詫異極了。

阮彤給林念初上藥時,她一直在走神。

“彤姐,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覺不覺得商楚堯對我……有……有點……”

“有點不一樣?”彤姐接著問。

“嗯,你也感覺到了?”林念初的心很是不安,七上八下的。

阮彤已經抹好了藥,收起藥瓶:“何止是不一樣,我看他對你格外的與眾不同,如果猜得不錯的話,八成是喜歡上你了。”

“什麼?”

因為太激動,林念初完全忘了腳上的傷,直接站了起來。

結果一不小心,腳又直接踢到了沙發邊上。

頓時疼的眉毛直皺。

阮彤立馬扶著她坐好:“小心點兒,你說你這麼激動乾什麼?”

“我是不想連累他。”

“男女之間的一點愛慕,再正常不過了,何談連累?”

“你是不知道。”林念初深深歎了口氣:“霍司宴他……”

她這一說,阮彤立馬就懂了:“也是,你家那個醋罈子,要是知道有人喜歡你,怕是又不知道會做出什麼?”

“所以以後還是和他拉開距離好,我不想害了人家。”

另一個房間裡。

馮曼曼和蔡品驍正在賭氣。

因為生氣,馮曼曼把酒店裡東西砸了一半。

地上全是砸亂的碎片,整個房間狼狽不堪。

她整個人更是披頭散髮,淚水縱橫,一邊哭一邊砸。

砸累了,她就直接癱坐在地上,大聲的哭著鬨。

蔡品驍是受夠了,邁開腿就往酒店門口走。

他這一舉動愈發刺激了馮曼曼,她指著他大喊:“好啊,走,蔡品驍,我告訴你,你要是走了就永遠彆回來。”

“馮曼曼,你真是不可理喻,你知道嗎?我都被你弄瘋了。”

“蔡品驍,你個混蛋,明明是你把我弄瘋了,你當著我的麵勾搭林念初那個妖女,不僅冇有悔改,反而對我發脾氣,你還是男人嗎?”

“你……”蔡品驍氣得顫抖著手指指向她:“馮曼曼,我看你是瘋了。我做了什麼?嗯……?我隻不過是出於同事之情扶了她一把。”

“剛剛那種情況,換做是任何一個人都會搭把手,你值得這麼上綱上線的嗎?啊?”

馮曼曼哭的撕心裂肺。

“我上綱上線?蔡品驍,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就追過林念初,你喜歡她,隻不過被人家拒絕了。”

“現在好啊,她落魄了,你又正好發達了,你就想和她共敘前情,想勾搭她,還想養著她對不對?”

“馮曼曼,我勸你嘴巴放乾淨點,開口閉口就是勾搭。我告訴你,我和林念初之間是清清白白,光明磊落的。”

“嗬……”馮曼曼完全不信,嗤之以鼻的冷笑了一聲。

“你現在情緒激動,我不和你吵,等你冷靜下來了我們再談。”

蔡品驍拉開門,依然堅持要出去。

馮曼曼卻瘋了一樣的堵過去,整個人直接靠在門上霸占著。

“蔡品驍,我告訴你,你冇有解釋清楚之前不準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