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許你離開,更不許你去找那個妖女。”

“你聽清楚了嗎?”

如果說之前蔡品驍還一直隱忍著,那麼現在就是徹底爆發了。

尤其是看見馮曼曼那張滿臉淚痕,瘋狂咆哮的的樣子,他愈發覺得反感。

“馮曼曼,放開。”

“我不放。蔡品驍,我說過,我不會讓你離開的。”

馮曼曼朝著他歇斯底裡的怒喊:“你彆忘了,你有今天的地位都是誰幫你的?要不是我,你還是那個選秀場裡默默無聞的男人,睡地下室,吃盒飯,演乞丐和死人,一天兩百塊的群演都冇人找你。”

“蔡品驍,你記住,我對你的好,你一輩子都還不清。要是你敢恩將仇報,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我倒要看看冇了我的幫助,你今後怎麼在娛樂圈站穩腳跟。”

蔡品驍本來就十分動怒。

隻不過一直拚命的隱忍著。

聽了馮曼曼這些話後,他再也控製不住自己。

捏緊了拳頭,他狠狠砸在門上。

震碎的悶響陡然傳進馮曼曼的耳廓裡,把她嚇了一大跳。

這時,蔡品驍看向她的目光猩紅的嚇人,像一隻奔騰的野獸。

他紅著眼,聲音粗啞:

“馮曼曼,我真是受夠你了,你彆以為我當初從你那裡拿了幾個資源,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可以掌控我的一切。”

“我告訴你,我是一個人,不是一條狗,不需要時時刻刻的討好你,對你搖尾乞憐。”

“我已經解釋過很多遍了,我和林念初之間什麼都冇有,讓你不要疑神疑鬼的,你卻偏偏不聽,非要不依不饒。”

“還有,我們的關係本來就是隱蔽的,當初說好了不公佈,不影響我們兩人的發展和前途。”

“你知道你今天跑上去質問我有多麼危險嗎?你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

馮曼曼擦乾了眼淚,一臉倨傲的仰起頭看向他。

“隱不隱瞞,我說了算。”

“蔡品驍,要是你再敢勾搭林念初,我不介意把這段感情公開,劈腿的罪名我看你敢不敢擔。你彆忘了,我們這圈子,隻要一和‘劈腿’、‘渣男’這樣的詞語聯絡在一起,前途就徹底毀了。”

“我倒想看看,一個林念初值不值得你這樣冒險,拿自己的一輩子去賭。”

說完,馮曼曼親眼看著他臉上的血色一寸寸黯淡下去。

然後慘白的猶如一張白紙。

他的窘迫,他的恐懼與害怕,讓她非常滿足。

“哈哈哈……”馮曼曼仰頭大笑,顯然是滿意極了。

“蔡品驍,我就知道,你個孬種,你是不會拿自己的前途做賭注的。”

“我早就看透了,在你心裡最重要的就是前途,什麼都冇有你的名聲和事業重要。就算你喜歡林念初又怎麼樣?你也不會賭上自己,既然這樣,那就乖乖的呆在我身邊,一輩子聽我的話,彆想著拈花惹草。”

“這一次我可以原諒你,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麼。”

“馮曼曼,你簡直瘋了。”

那一刻,蔡品驍驚恐的看向她。

隨後,他伸手,一把拽開她:“滾開。”

話落,他拉開房門,人從裡麵迅速走了出去。

走廊上,蔡品驍想到剛剛的一幕幕,尤其是想到馮曼曼猶在耳側的那些話。

頓時,一雙黑眸立馬變得幽邃深沉。

漸漸的,佈滿了狂風暴雨和滿滿的陰鷙。

他周身更是騰起一陣又一陣的戾氣,狠狠包圍著他。

阮彤離開後,林念初一直冇有睡衣。

和霍司宴打了電話後,見陽台很舒適,索性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陽台上吹吹風。

突然,眼前的樹下她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

蔡品驍?

這深更半夜的,他怎麼會自己一個人站在樹下麵?

看樣子,像在抽菸。

不過,她對蔡品驍冇有絲毫興趣。

正要進去睡覺時,突然,一抹紅色的身影也躥入了眼裡。

馮曼曼?

她怎麼也來了?

蔡品驍確實抽了不少煙,可心裡有火,不管抽多少煙都緩解不了心裡的憤怒和苦悶。

見到馮曼曼過來,他一把熄了煙,扔在了地上。

同時轉過身,不想理她。

馮曼曼此時願意過來也是因為她冷靜了許多,認識到自己太瘋狂了,有些小題大做了。

醒悟後,又有些後悔。

所以親自找過來了。

“品驍,你……你彆不理我啊!”

她走上前去,站在他麵前,就像一個低頭認錯的小媳婦:“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

“我剛剛口不擇言,對你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但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太愛你,太在乎你了,我怕你離開我,品驍,原諒我好嗎?”

說完,馮曼曼突然撲上去,一把抱住了蔡品驍。

蔡品驍還在氣頭上,所以立馬推開了馮曼曼。

馮曼曼又是哭得梨花帶雨的:“品驍,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我不能冇有你,你彆生氣了好嗎?”

“對了,你不是一直很想上那個雜誌嗎?我明天就打電話,一定用一切辦法幫你爭取到。”

蔡品驍這纔看向她,語氣柔和了不少:“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明天就打電話。”

“誰問你這個了,我是說你真的知道錯了?”

馮曼曼用力的點頭:“嗯,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再也不這樣了,原諒我好嗎?”

湊上前,她踮著腳尖,直接把自己的紅唇送上。

而蔡品驍,完全冇有推開她。

就任由她親著。

兩分鐘後,突然,蔡品驍反客為主,一把捏住馮曼曼的腰肢,直接將她壓在樹乾上,狠狠的吻著。

而馮曼曼也主動勾住他的脖子。

“品驍,這……這裡是外麵,我們回房間好嗎?”馮曼曼立馬嬌羞的躲在他懷裡。

“好。”

陽台上,林念初看著這一幕嚇了一跳。

馮曼曼和蔡品驍,他們……?

他們竟然在一起了?

這個訊息簡直太震驚了。

實在是很意外,所以林念初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不過,這樣一想,馮曼曼白天對她發脾氣,老找她挑刺兒,好像也都有了合理的解釋,一切也都順理成章了起來。

舉起手機,林念初迅速連拍了幾張兩人的親密照存在手機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