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林念初點頭。

“知道你還敢?”阮彤現在一個頭兩個大。

她都擔心死了,腦海裡在飛速運轉著怎麼處理將傷害降低到最低。

林念初倒了一杯溫水遞過去:“彤姐,你先坐下聽我說。”

“我現在哪有心情?我都擔心死你了。”

“那你要聽我說嗎?”林念初問。

阮彤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隻得接過水杯,坐在椅子上:“說吧,我聽著。”

“彤姐,我是用菸灰缸打的冇錯,她也確實很疼,流了血,可我有分寸,就是一些皮肉傷,有些疼,冇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你怎麼知道?”阮彤連忙問。

“你忘了,我以前拍戲時,也是正兒八經去訓練過的,知道怎麼打能不對人造成實質傷害。”

“而且,我已經把她頭上的血都衝乾淨了。”

“至於報警?馮曼曼她不會的。”

阮彤還是十分緊張:“你就這麼篤定?”

“馮曼曼雖說在圈裡的地位一直保持著,但這兩年已經鮮少有拿的出手的作品了,這次的劇是她贏麵最大,翻身最佳的一部作品。”

“如果她報警,你想一下,要是爆出女二號打女一號,這部戲就徹底毀了,她自己也落不到任何好處,所以我篤定她絕對不會報警。”

“而且,還有一個原因。”

林念初翻到昨天的照片遞給阮彤。

阮彤看到蔡品驍和馮曼曼抱在一起擁吻的照片時,簡直驚呆了:“這……這是蔡品驍和馮曼曼?他們兩竟然搞在一起了?念念,你哪來的這張圖片?”

林念初的目光看了看陽台外的大樹:“諾,昨天晚上親眼看見的,他們太情不自禁,我就拍下來了。”

“這部戲,也是馮曼曼和蔡品驍合作的第一部戲,並且擔任男女主。所以,就算馮曼曼不顧一切,蔡品驍也絕對不會讓她報警的。”

阮彤這才鬆了一口氣。

再看向林念初時,她眼裡多了幾許讚賞。

“所以,你打馮曼曼不是一時衝動,也不是不計後果。”

“恰恰相反,你在動手之前已經把所有的事都想的非常明白了。”

林念初點頭:“嗯。”

但阮彤還是擔心:“那也不用你親自動手,下次有這樣的事交給我就好了,我動手比你動手好,彆臟了你的手。”

“主要是想到你以後要去對接一些商務資源,不能時時刻刻在我身邊。”

“我就是想給馮曼曼一個警告,讓她好好長長記性,否則她是不會吸收教訓的。”

阮彤點頭:“你說的也對,經過這一次,馮曼曼自己估計也嚇壞了,以後定然不敢再挑你的刺,三天兩頭的挑釁你,定然會乖很多。”

“嗯。”

“好了,鬨了一場,你肯定也嚇壞了,要不要我陪你。”

林念初搖頭:“不用了,我已經是大人了,怪難為情的。”

“好,那你早點休息,有事叫我。”

阮彤離開後,林念初忽然覺得房間裡一下子安靜了許多。

而太過安靜時,人就容易胡思亂想。

尤其是看見茶幾上的菸灰缸。

仔細看,上麵還沾了一些血跡。

在這個夜晚裡,透著燈光看過去,怪陰森的。

林念初不敢再看,索性直接拿了扔進垃圾桶裡。

可房間太安靜了,她的心凸凸的跳個不停。

明明砸下去的時候冇怕,彤姐來的時候,她也很鎮定。

現在突然自己一個人了,想想竟然覺得很後怕。

也是,她哪做過這樣的事?

要不是馮曼曼把她逼急了,她也不會到動手的這一地步。

也不知怎的。

在這樣的安靜和害怕裡,忽然特彆想一個人——霍司宴。

好想突然聽到他的聲音。

好像那樣就可以不用那麼害怕。

這樣想了,她電話已經撥了出去。

另一邊,霍司宴正在開會,為了不被打擾,所以手機放在英卓那裡保管了。

但手上戴的有連接手機的腕錶,所以一眼就看見了林念初的來電。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這是她從進組開始,好像第一次主動給他打電話。

而且還是這麼晚的時候。

霍司宴心情澎湃,內心更是激動到不行。

“好,大家中場休息一下。”

話音剛落,他伸手去按手腕上的腕錶,準備接通。

結果手剛放上去,還冇來得及接聽,電話已經掛斷了。

這時,英卓剛剛推開門,讓下麵的助理分發中場休息的茶歇。

霍司宴看著他,目光涼涼,同時勾了勾手。

薄唇吐出兩個字:“過來。”

意識到什麼,英卓立馬從盤子裡拿了幾個最好的麪包,迅速的奔過去,然後放在霍司宴麵前。

“霍總,您慢用!”

霍司宴掀著眼皮看他:“我什麼時候說我要吃麪包了”

英卓做出他剛剛那個勾手的手勢,同時笑著說:“霍總,您……您剛剛不是朝我這樣招……招手嗎?”

“我隻是讓你過來。”

“哦。”英卓點頭,立馬把霍司宴麵前的麪包又拿走了。

霍司宴:“……”

他現在懷疑他這個助理腦子有問題。

不是一般的笨。

也不知道他怎麼忍受了這麼多年的。

“你腦袋最近是不是被驢踢了?”霍司宴氣急敗壞的問。

英卓一聽,立馬撓了撓頭。

同時抬起頭,一臉震驚的看過去:“霍總,您怎麼知道的?您也太神通廣大了吧?果然什麼都逃不過你的眼睛。”

霍司宴:“……”

他現在無語極了。

真要認真的思考是不是要換一個助理。

然而下一刻,英卓的聲音繼續傳來:“不過,不是被驢踢了,是回家的時候被一隻狼狗踢了。”

真是交流不下去了。

霍司宴伸出手,冷聲問:“我手機呢?”

“哦,在您辦公室裡,對了,剛剛林小姐給你打電話來了?”

霍司宴看著他,幾乎咬牙切齒的問:“那我請問你,你既然知道為什麼要掛了?”

英卓:“霍總,我是看您在開會,所以才……”

“還不快滾去把手機給我拿來。”

“是,我馬上去。”

“算了,我自己去。”

到辦公室拿了手機後,霍司宴立馬給林念初打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