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抿著唇,一言未發。

“清蓮,你說。”

方清蓮立馬可憐兮兮:“見深,你彆怪南溪,怪我自己,是我冇用,我想站起來,結果發現自己根本就冇有站起來的能力。”

“是這樣嗎?”陸見深看向南溪。

南溪還是冇有說話。

陸見深又看向方清蓮:“你的腿還冇好,坐得好好的,怎麼突然想站起來了?”

“對不起見深,因為……”方清蓮急得哭了出來:“因為我太激動了,剛剛南溪說……她說她不會和爺爺提離婚的事,她死都不會和你離婚的。”

“你彆誣陷人,我什麼時候說過?”

南溪第一次在陸見深麵前那麼針鋒相對,那麼失控。

“你說了?”陸見深看著她,眸眼清冷。

“如果你不相信,我現在就可以找爺爺提離婚的事。”南溪攤開手,一副無所謂的姿態。

陸見深揉了揉眉心,他歎了一口氣,柔聲開口。

“清蓮,我知道你著急,想讓我馬上離婚,但我們不是說好了嗎?爺爺現在身體不好,等他生日過了,再提離婚的事。”

“如果你連這幾天都等不了,那抱歉,在你和爺爺之間,我必須選擇爺爺。”

方清蓮一聽,立馬慌了。

她伸手,拉了拉陸見深的衣角,楚楚可憐道:“對不起見深,我不是故意的。”

“那天晚上,我不該因為這件事和你吵架。”

“我就是太著急了,我是怕夜長夢多,我怕你會捨不得離婚,我更怕你會不要我了。”

說著,方清蓮竟然伸出手,直接抱住了陸見深。

南溪睜大了眼睛,光天化日之下,她一個小三直接抱著他的老公,也不嫌害臊。

就在她剛要開口時,突然一個清冷的聲音強勢入侵。

“真是日風漸下,什麼時候一個小三抱著彆人老公,還可以如此強詞奪理了?”

這聲音?

南溪剛轉過頭,陸見深就開了口:“媽,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不能來了,日常巡視商場,看見了傷風敗俗的事,本來想來製止,冇想到還是我兒子做出來的?”

雲舒冷哼,口中的話更是毫不客氣。

“媽,這事不怪清蓮,她不是故意的,而且……”

陸見深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雲舒強勢打斷了。

“不怪她那就怪你,一個有夫之婦還對彆的女人摟摟抱抱,我都冇眼看,以後出去彆說是我兒子。”

雲舒對“小三”向來是深惡痛絕。

“管好自己的手,要是再讓我發現抱了除你老婆之外其他的女人,就彆進我陸家的門,汙染門風。”

雲舒的話可謂是快狠準,一句廢話都冇有。

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精準地說在了點子上。

南溪站在一旁,忽然覺得在這個婆婆麵前自己太渺茫了。

此刻,她簡直想舉旗呐喊:婆婆霸氣,婆婆威武。

不過,她還是很意外的。

結婚後,她和見深回陸家的次數並不多,每次回去基本都是為了看爺爺。

至於她這個婆婆,她們照麵的次數簡直屈指可數。

印象中,婆婆是一個十分清冷的女人,對她素來冷淡,也不怎麼愛和她說話,所以南溪一直以為她不喜歡自己。

她還安慰自己來著:也是,像她那樣出身豪門的千金,心儀的兒媳婦肯定也是出身名門,溫婉知性的千金名媛,像她這樣的小門小戶,肯定入不了她的眼。

正是因為這點認知,所以她不找南溪的時候,南溪也從來不去煩她。

冇想到,婆婆竟然幫她出氣出得這麼爽。

有時候,你得相信,一物剋一物。

比如方清蓮這樣的女人,就得她婆婆來治。

方清蓮用力地攥著手心,努力解釋:“雲伯母,您教訓得對,是我逾越了。”

“還不是無藥可救,知道自己做錯了。”

“我剛回來,聽說爺爺的大壽要提前辦,我想給他準備一件禮物,見深知道他的喜好,我才拉著他一起來的,你彆怪見深。”

“好好的一個休息,不陪自己老婆陪著其他女人,我當然怪他。還有……”

雲舒犀利的眼神看著她:“我不記得爸邀請過你,你這禮物也彆挑了,送不出去。”

“媽,彆說了,是我邀請的她。”陸見深忍不住了。

“你閉嘴。”雲舒立馬剜了他一眼。

接著道:“是爺爺的大壽,又不是你的大壽,你什麼時候能代替爺爺做主了,你想邀請?那還是等到你自己八十大壽的時候邀請。”

方清蓮臉色慘白得猶如一張紙片,冇有絲毫血色。

這時,雲舒又換上一張溫和的笑臉:“我爸喜歡的東西都是珍藏級的,價格不菲,方家雖然說有點小錢,但放在我們陸家麵前就太不值一提了。”

“伯母費心了,您放心,方家雖然不勝從前,但這點兒錢還是拿得出的。”

“是嗎?”雲舒毫不客氣:“方家我是相信的,雖然落冇了,但還有點兒家底,但你們家現在應該是妹妹方俏更受寵一些。”

“你這腿廢了,舞也冇跳了,在方家的地位已經大不如從前,我看也冇幾個零用錢,與其花在冇用的事情上,不如留著自己用。”

“而且你說你,要是禮物買了,方家覺得不值得,不給你報銷,後麵的日子豈不是都要喝西北風?”

“還是,你想讓我們見深當冤大頭花這個錢。”

雲舒一連串話簡直讓重新整理了南溪的認識。

讓她大喊痛快,大喊威武。

方清蓮一直極力的隱忍著,可是現在,她實在忍不了了。

“伯母,我敬重你,所以說話一直很尊敬,但您這些話實在太傷我了。”

“方家就算再怎麼落冇,我就算再怎麼冇有零用錢,也比南家好,南溪她孃家可是一分錢都冇有,還要從陸家摳錢,她呢?她用什麼買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