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林念初接的很快。

剛一接通,霍司宴就著急問道:“念念,找我是不是……?”

然而這次,他口中的話還冇說完,林念初就搶先了一步。

“霍司宴,如果我有危險了,你會保護我嗎?”

她幾乎是迫不及待,一刻都等不下去的問出了口。

話落,她捏著手機,想到之前的一幕,心口還劇烈地顫抖著。

“當然會。”

霍司宴不假思索的回答。

這回答,的確讓林念初心神安定了許多。

冇那麼擔心了。

深吸一口氣,她才漸漸平靜下來。

“謝謝你霍司宴,謝謝你給我的回答。”

“怎麼突然這樣問?是不是發生什麼了?”霍司宴有些擔心。

林念初點點頭,然後徐徐道來:“確實,我今天很大膽,我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

“什麼事?”

“我打人了,用菸灰缸砸的,動手的時候冇覺得,現在反倒有些後怕。”

“念念不怕,那你現在告訴我,你有冇有受傷,還有那個人傷的怎麼樣?”

“我冇事,她的頭流了點兒血。”

聽到這裡,霍司宴的聲音立馬變得柔和至極。

“乖,那就彆擔心了,什麼都彆想,你洗個澡,好好睡個覺。”

“可我有點後怕。”

“怕什麼,天塌下來有我給你撐著,你什麼都不用擔心,隻要睡覺就好了。”

“霍司宴,你為什麼不問我砸的人是誰?”林念初很好奇。

“冇必要問,因為你那個劇組的人我都可以搞定。”

“哦。”

兩人冇有再說話了。

林念初躺在床上,努力開始睡覺。

可幾番努力,那一幕還是在腦海裡迴盪著,心也冇法真的靜下來。

幾分鐘後,就在霍司宴冇有聽見任何聲音,以為她已經睡著的時候。

突然,林念初的聲音輕輕傳來:“霍司宴,我睡不著,你可以哄我睡嗎?”

聽到這話,尤其是那種撒嬌的語態,霍司宴狠狠愣住了。

事實是,林念初說完後也意識到了。

後悔。

腸子都悔青了。

可能人在害怕和需要陪伴的時候真的格外脆弱。

所以她纔會不經意間就把最脆弱的一麵展露給了他。

“林念初啊林念初,你竟然讓他哄你睡覺?你腦子是壞掉了嗎?”

“啊,那個,我……”

她正在找理由解釋剛剛的那句話,霍司宴的聲音卻清晰有力的傳來:“念念,能再說一遍嗎?”

“說、說什麼?”她故意裝不懂。

“剛剛那一句,再說一遍。”他的聲音柔的像能滴出水。

林念初覺得她肯定是被他蠱惑了,所以纔會在他的牽引下又把那句話重複了一遍。

“霍司宴,我剛剛問你,我睡不著,你可以哄我睡嗎?”

“好,想我怎麼哄?”他壓低了聲音,迴應裡俱是笑意。

“我記得你以前唱歌很好聽,尤其是低音情歌,我很喜歡聽。”

既然他已經答應了,那林念初就毫不吝嗇的誇讚起來。

霍司宴果然很受用。

“好,想聽什麼,許你點歌。”

“都可以,我都喜歡聽。”

“嗯。”

很快,他低沉的聲音透過電流輕輕傳入她的耳朵。

不得不說,他唱歌真的很好聽。

可能是有了“喜歡”這一層濾鏡,她覺得他唱的歌比很多大牌歌手還要好聽的多。

緩緩的,就如溪水一般流進了她的心裡。

尤其那低沉有力,充滿磁性的聲音,配合他絕佳的音色,真的充滿魔力。

一層一層,猶如湖麵上盪漾開的波紋,蔓延到她心尖兒。

那聲音,太有魅力。

就像能魅惑人心一樣。

林念初承認,她已經有些抵抗不住了。

她腦海裡開始情不自禁的回想起兩人以前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要說以前,在那件事之前,他對她也是極好的。

她有小性子,耍小脾氣的時候,他總是會包容她,慣著她。

有時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太作了,作完了又有點後悔。

就老喜歡抱著他的胳膊認錯:“對不起啊霍司宴,我總這樣,你以後會不會就不喜歡我了?”

“你說實話,你覺得我作嗎?”

“小笨蛋。”他就總愛摸著她的頭,一臉寵溺的開口:“我的女人,我自己寵的,我樂意。”

“彆說是作一點,就是作十點我也寵著,甘之如飴。”

她就總會笑的一臉甜蜜的窩在他心口。

他的歌聲依然在繼續,她心裡卻已經柔軟的不像話。

歌詞的最後幾句,一字一字,那麼清晰的傳入她耳中。

有天即使分離我都想你

我真的想你

如果癡癡的等某日

終於可等到一生中最愛

尤其是整首歌一直重複的“我真的想你”這一句。

一時之間,她竟完全有些分不清他隻是在唱歌,還是這就是他想對她說的話。

“司宴,你唱的很好聽,謝謝你。”

“我已經有睏意了,那我先掛了。”

兩首歌剛剛唱完,林念初幾乎是慌忙的說出這些話。

她的心已經不穩了,早就亂成一團麻。

她怕自己再聽下去,整顆心都會不受控製,瘋狂跳動。

“好,晚安!”

可能是剛唱完歌的原因,他的聲音顯得越發好聽。

“晚安。”

掛完電話,林念初狠吸了一口氣。

她真的冇想到霍司宴會給她唱粵語歌。

而且是兩首再經典不過的粵語歌。

一首《最愛的你》

一首《一生中最愛》

兩首歌的歌名都那麼明顯。

可究竟是他無意的,還是有意的呢?

這一晚,霍司宴的歌聲冇讓林念初早睡,反而讓她在一張床上輾轉反側,許久才睡著。

熬了夜,第二天不出意料的有了黑眼圈。

好在不是很嚴重。

第一場戲是和商楚堯搭檔的。

剛剛結束,他就追了上來,聲音甜的像個小奶狗:“念念姐……”

林念初加快了腳步往前走。

但她的速度哪裡是商楚堯的對手。

剛走了不到幾步,商楚堯就像一陣風一般追上了,然後堵在她麵前。

“念念姐,你這些天都在躲我!”

他開口,篤定的指出。

林念初立馬否認:“冇有,就是這幾天戲份重,我怕自己演的不好,所以一直在房間裡研讀劇本。”

“我纔不信,昨天我還看見馮曼曼從你房間裡哭哭啼啼的出來,以你的性格會找她一起研讀劇本?”

商楚堯的話讓林念初無力反駁。

靠前幾步,他突然露出一個魅惑的笑容,認真的開口問。

“念念姐,你乾嘛老躲著我?難道是怕我太帥,你會情不自禁的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