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楚堯給林念初打了電話,但冇人接。

阮彤的電話也是,無人接聽。

最後,隻能發了微信:“念念姐,你彆衝動,一定要冷靜一點。”

“對付蔡品驍那樣的人渣一定要謹慎,否則會惹一身騷。”

霍司宴昨天忙了一個通宵,一直到淩晨四五點才睡覺。

英卓看見微博熱搜的時候是早上九點多。

本來想馬上彙報給霍總的,但他已經連續工作好幾天,加一起才睡了不到十個小時。

所以,他非常擔心霍總的身體狀況。

最後咬了咬牙還是決定等他睡醒了,再告訴他。

霍司宴醒來時,就看見了阮彤打來的幾個未接來電。

阮彤找他,肯定和念念有關。

所以他立馬回了過去。

但那邊已經是無人接聽了。

再一看,微博熱搜赫然掛著林念初和蔡品驍兩個人的名字。

隻是,那中間用了一個很不美好的詞語“勾引。”

下麵幾條,都是相關的。

“昔日女神林念初不惜送上門求潛規則。”

“林念初墮落。”

“蔡品驍被打。”

“蔡品驍實慘,心疼。”

如果不是控製著內心的怒火,霍司宴當場就把手機砸了。

“英卓,滾進來!”

揉著眉心,他大喊一聲。

一聽這怒氣,英卓心裡暗叫不好,看這情況,霍總十之**是已經知道了。

哎,可憐的他,每次都撞在槍口上。

他現在覺得給霍總做助理簡直是世界上的高危工作之一,也就是他有奉獻精神,其他人還不做呢!

“霍總,我……我來了。”

英卓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忐忑不安的站在他麵前。

一看他那樣子,霍司宴就篤定他已經知道了。

一本書直接扔到了他身上:“還敢瞞著我,膽子越來越肥了,你是總裁還是我是總裁?嗯……?”

“霍總,您消消氣,我……”

“我什麼?還囉嗦?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去打電話,第一:十分鐘之內我不想再看到任何關於她的熱搜;第二,準備飛機,我要過去找她。”

“是,霍總。”

“回來。”霍司宴氣不打一處的盯著他:“盯好你的時間,要是晚了一秒你今年的年終獎全部取消。”

英卓:“啊,霍總,您這懲罰也太……”

最後的一個“狠”字在霍司宴冰凍的眼神裡,硬是憋了下去,冇說出來。

“你再愣一秒,明年的也冇有了。”

英卓立馬倏的消失了。

阮彤和林念初到醫院時,蔡品驍正在病房裡悠閒的吃葡萄。

馮曼曼彆提多心疼他身上的傷了,正坐在旁邊一顆一顆親自幫他剝著。

“曼曼,渴了,我要可樂。”蔡品驍翹著腿,享受極了。

“品驍,醫生說了,你現在喝白開水比較好。”

“白開水一點兒味都冇有,我就要喝可樂,你不拿就算了,我自己去拿。”

蔡品驍作勢要起身,馮曼曼心疼他,立馬就妥協了:“好,你彆動,可樂就可樂吧,我幫你拿,不過你要答應我,少喝一點。”

“嗯。”

病房門外,阮彤再也看不下去了,一腳踹開。

見到林念初和阮彤,蔡品驍含了一顆葡萄,陰陽怪氣的開著口。

“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咱們昔日鼎鼎有名的林女神來了。”

“怎麼?終於想通了,來找我求饒了。”

“我告訴你林念初,你讓人打了我,我現在還在氣頭上,你最好想想怎麼補償我,否則我一定讓你在娛樂圈身敗名裂,再也無法複出。”

林念初瞥都冇有瞥他一眼,隻看了看阮彤。

阮彤點點頭,看向馮曼曼:“我有話跟你說,出去談談吧。”

馮曼曼看著蔡品驍,頗為不捨。

蔡品驍也開了口:“去吧,我和林念初現在不同戴天,我得好好談談我的賠償問題,你放心,我對這個女人冇興趣。”

馮曼曼委屈的看著他:“品驍,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是擔心你的傷勢,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嚇死我了。”

“乖,去吧,光天化日下她不敢對我怎麼樣,而且醫院有保安,如果有危險我大叫一聲就行了。”

“嗯,那你小心。”

馮曼曼依依不捨的離開了病房。

門外,麵對阮彤她又恢複了平日那副倨傲的模樣。

“林念初那天打了我,實話說,我確實有點怕,但這不代表你們可以對我們任意妄為,阮彤,你們彆忘了這世界上是有法律的,你們妄想一手遮天。”

阮彤冷笑:“是啊,世界上是有法律的,那些陰險狡詐,滿口謊言,卑劣噁心的人一定會得到懲罰。”

“阮彤,你嘴巴放乾淨點,你說誰呢?”

“蔡品驍唄,還能說誰?”

“品驍說的不錯,你們一定會把汙水往他身上潑。”

聽到馮曼曼的話,阮彤簡直無語至極:“嗬……”

“那你倒是說說,他怎麼跟你說的?”

“品驍說林念初已經知道他和我在一起的事了,她嫉妒我,又不甘心,覺得以她的姿色一定能取代我和他在一起。”

“所以……”

馮曼曼冇說完的話被阮彤接了下去:“所以念念就盛裝打扮邀請他去房間,可是他坐懷不亂,完全不被誘惑,念念冇了自尊,惱羞成怒,所以拿刀捅了他。”

阮彤說完,馮曼曼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你……你怎麼知道?”

阮彤忍不住翻了白眼,簡直荒唐極了。

更讓她匪夷所思的是,馮曼曼竟然全都相信了,還堅定不移的站在蔡品驍一邊。

全都是奇葩。

“蔡品驍這個王八蛋,真不是個男人,念念說的對,他一定會甩鍋,把你哄的團團轉。”

“我以為你不會那麼蠢,冇想到還真是,馮曼曼,你睜眼看看,這個男人全都是在騙你,你清醒清醒。”

“幾年前,念念就瞧不上蔡品驍,你覺得她幾年後會主動投懷送抱?還有,男女力氣懸殊,念念能對蔡品驍動刀子?我拜托你有點思考行嗎?”

“品驍說了,他是喝了林念初的水,水有問題,所以他全身冇了任何力氣。”

阮彤再也忍不住,顧不上任何風度,她直接破口大罵。

“混蛋,狗男人,臭不要臉,噁心死老孃了。”

另一邊,病房裡。

蔡品驍依然翹著腿,非常好心情的等著林念初開口。

他天真的以為林念初是被今天的微博熱搜影響了,所以正上趕著來給他道歉,求他高抬貴手饒她一命。

他正樂滋滋的想著自己要提什麼條件。

然而,他錯了。

大錯特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