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初眼波流轉。

她想了想,然後開口:“你這幾天有時間嗎?”

“乾嘛?”

某人又恢複了往日那副高傲的樣子。

“這裡還挺好玩兒的,和你平時接觸的那些商務中心不太一樣,我當你兩天導遊,帶你玩一圈可以嗎?”

霍司宴冷哼了一聲,明顯不滿意。

“就這?”

“那你還想要……”乾什麼?

後麵的話還冇說完,統統被他吞進了嘴裡。

一陣天暈地旋,她整個人已經被他壓在床上。

他的氣息,滾燙、熾熱。

一口咬著她的耳垂,霸道的完全不許她有任何分神。

“霍司宴,我……”

“噓,不許說話!”

他的情感就像翻滾的熱潮,幾乎要將她湮滅。

但最終,還是幫她攏好睡衣,鬆開她,自己去浴室洗了個冷水澡。

兩人收拾好,已經是中午了。

酒店裡送來午餐。

實在是餓極了,所以林念初也冇有矯情,直接儘情的吃了起來。

期間,霍司宴一直看著她,目光滾燙:“你最近是不是在減肥?”

“冇有啊,怎麼了?”

“幾天冇抱,又瘦了不少。”

接著,他把一些魚啊、肉啊,都放在她的碗裡。

“多吃點,胖點抱著舒服。”

於是,林念初全程幾乎都在吃飯。

剛吃完飯,手機叮咚一聲響。

她點進去,微博裡竟然又爆了一條爆炸性的訊息:蔡品驍偷稅漏稅一千多萬。

如果說之前的訊息,蔡品驍的人品會受損,在娛樂圈的地位可能會下降。

但這條訊息一出,他可以說是徹底涼了。

國家對於這種偷稅漏稅的汙點明星是零容忍。

尤其在數次提醒下,還不知悔改,頂風作案的,更是冇有任何餘地。

結果已經很明確了:蔡品驍徹底告彆娛樂圈。

這一生,他再也冇有翻身的機會了。

“這個也是你讓人乾的?”林念初看著對麵一派淡定,運籌帷幄的男人。

她整個人都是驚訝的。

霍司宴扯了扯領帶:“不然呢?我的女人是這麼好欺負的?”

“這已經很便宜他了。”

“謝謝你,霍司宴。”

這句話,林念初是真的從內心深處發出的。

房門敲響,是阮彤來了。

知道蔡品驍一事的背後之人是霍司宴,所以她直接看向他:“霍總,蔡品驍現在已經被封了,那現在這部戲念念還要拍下去嗎?導演組那邊也非常發愁。”

“拍啊,為什麼不拍?”

“可蔡品驍現在是汙點藝人,他是男主角,這部戲就算拍完了也肯定播不出去。”

霍司宴冷靜的很:“那就換一個男主角。”

“告訴導演,讓他隻管放心大膽地拍,會有人投資。”

他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明確了。

林念初有些錯愕的看向他:“你投資的話,不怕被人挖出我們之間的關係了?”

“放心吧,會交給中間人操作。”

“哦。”

阮彤插上話:“如果換一個男主角的話,我覺得楚堯就挺好的,他和念念搭過戲,有默契度,而且他本身已經拍了一部分了,隻需要把劇本稍作調整就可以了。”

然而,她的話剛說完,整個房間的氣氛都降低了好幾度。

幾乎像凍結住了一樣。

“你說誰?”霍司宴挑眉看向她。

“商楚堯,這個劇的男二號。”

“誰都可以,就是不能是他。”

阮彤試圖勸說,林念初立馬拉了拉她的手。

霍司宴看向阮彤:“你去挑幾個人,男主角我要親自挑選。”

“是,霍總。”

阮彤剛出去,霍司宴就牽起林念初的手往外走。

“你要帶我出去?”林念初納悶的看向他。

某人臉色微沉:“剛剛某人不是還說要當導遊,帶我出去遊玩的嗎?”

“我以為你已經拒絕了。”

“這是我應得的報酬,我為什麼要報酬?”

兩人正要出門,門鈴再度響起。

原本以為是阮彤有什麼事,所以返回來了。

結果一看才知道是商楚堯。

林念初剛想說,還是彆開了。

結果霍司宴已經把門打開了,而且高大的身影無比招搖的站在門口。

見到他,商楚堯明顯也愣住了。

“霍司宴,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覺得呢?”

商楚堯捏緊了拳頭。

看向林念初,他直接繞過霍司宴走了過去。

“念念姐,你身體怎麼樣?還有冇有……”

然而,商楚堯口中的話還冇有說完。

突然,領口就被人一抓。

緊接著,他整個人被霍司宴提到了門外麵。

砰的一聲,門關上了。

林念初隔絕在門裡麵。

而霍司宴和商楚堯站在了門外麵。

“你想乾什麼?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非常霸道?”商楚堯看向他。

霍司宴抱胸環臂:“她是我的女人,商楚堯,我記得我警告過你,管好自己的手,不要伸的太長,否則我不介意剁了。”

商楚堯不屑的看著他:“那你呢?你保護她了嗎?你知不知道那天如果不是我去,她已經被蔡品驍掐死了。”

霍司宴點燃了一根菸。

他一言未發,直到整根菸都抽完了,他才掐滅菸頭。

然後看向商楚堯:“我這個人,向來知恩圖報,幾大雜誌的封麵我全都讓你上齊。”

“你覺得我稀罕?”

霍司宴笑,隻是那笑,充滿濃濃的警告和危險:“不然呢?你還想要什麼?”

“蔡品驍涼了,我要這部戲的男主角。”商楚堯直接開口。

“不可能。”

霍司宴直接了當的給出答案。

“憑什麼?不管從哪方麵考慮,我都是最合適的人選。”

“我說不合適就不合適,冇有為什麼。”

“霍司宴,你不能這麼霸道,你以為你能一手遮天?”

霍司宴冇理他。

他打開門。

這時,林念初走出來。

他伸手,就那麼自然而然牽住她的手。

兩人往前走去。

商楚堯突然衝林念初的背影喊了一句:“念念姐,你真的是心甘情願的和他在一起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