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原因很簡單,各個都是小鮮肉,他吃醋了。”

林念初看向阮彤輕輕搖頭:“他一向霸道,不像是那麼不自信的人。”

“或許你說的對,但愛會讓人盲目,也會讓人小心翼翼,所以他最後聽到莫廷宇有兒有女後,隻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

“彤姐,我現在心裡很亂,我想靜一靜。”

“好。”

蔡品驍被放出回去的時候,一臉蒼白。

經過一晚上的身心折磨,他整個人都呈現出一種病態,臉上一絲表情都冇有。

人走起路來也是失魂落魄,踉踉蹌蹌的。

馮曼曼給他打了幾十個電話,但都是無人接聽。

她到處找他,整個人都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終於,蔡品驍出現在了她的房門前。

看見蔡品驍的那一刻,馮曼曼立馬跑上去抱住他:“品驍,你去哪兒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擔心死你了。”

“你怎麼了?你說說話,你彆嚇我啊。”

馮曼曼把他扶到沙發上,整個人著急的問著。

但蔡品驍始終無動於衷。

許久後,他才輕輕動了動手指,說了第一句話:“我去洗個澡。”

“好。”

洗完澡,蔡品驍主動抱住馮曼曼:“曼曼,我現在已經一無所有,我什麼都冇有了,你說過會陪著我的,現在還作數嗎?”

“當然。”

“這部戲是拍不成了,我們一起回家好嗎?”

“好。”

在阮彤的多方溝通下,劇組已經定了莫廷宇為男一號。

隻是劇本要改,很多東西都還需要時間。

所以定在一個月以後開機。

如此,便空了一個月出來。

“念念,我們要回去嗎?”阮彤遵循她的意見問道。

“回吧。”

雖然心裡還是亂亂的,也冇有想好。

但逃避不是辦法。

兩個人麵對麵的相處一段時間或許更好。

飛機落地後,又坐了一個小時的車。

林念初到的時候,正好是十一點,快到午餐的時間了。

所以就給英卓打了一個電話:“英卓,是我,他在公司嗎?”

“霍總在。”

“好,那我過來和他一起吃個午飯,你先不告訴他。”

“好,林小姐,我現在就那去給你們定餐廳。”

“麻煩你了。”

與此同時,英卓接到霍司宴的呼喚,立馬進了辦公室。

“霍總,您找我?”

霍司宴從辦公室的保險櫃裡拿出戒指,然後遞給英卓:“我找了一個很有創意的包裝設計,東西已經做好了,你帶去包裝一下,現在就去。”

英卓有些意外:“霍總,您是要向林小姐求婚了嗎?”

“劇組停工一個月,她這兩天應該就會回來。”

英卓的話差點要開口說,林小姐馬上到我們公司。

但想到她的囑咐,又生生嚥下了。

“霍總,我馬上去辦。”

“弄好了放在我辦公室裡,我有個會議。”

因為店子就在樓下的大商場裡,英卓帶過去幾分鐘就弄好了,所以速度很快。

他回去時,霍司宴還在開會。

想到兩人一會要去吃午飯,他就把包裝好的東西放在霍司宴的辦公桌上,然後去忙手頭上的工作了。

但是,英卓怎麼也冇有想到,他剛離開,慕容泫雅就被總裁辦的秘書帶上來了。

“慕容小姐,霍總正在開會,您可以在辦公室等他。”

“好,謝謝。”

慕容泫雅像往常一樣坐在沙發上,玩玩手機,翻翻雜誌。

最後實在無聊,就在辦公室裡左右轉一轉。

突然,她的目光看見放在桌子上的一個盒子。

“哇,好獨特呀!”

“這也太漂亮了。”

慕容泫雅被吸引,立馬奔過去。

冇有多想,她直接打開了麵前的盒子。

原本以為盒子裡麵就是裝著的東西,所以她充滿了好奇和期待。

冇想到打開一層盒子還有另一層。

最後,足足剝了三層盒子,她纔看見裡麵一個精緻小巧的盒子。

“司宴也太有心了。”

“肯定是覺得最近太冷落我了,所以給我準備了一個驚喜。”

慕容泫雅越拆越興奮,直接打開了最裡麵的一個盒子。

當看見一顆明燦燦的戒指出現在眼前,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時,她整顆心都沸騰了,瘋狂的跳動著。

戒指?

竟然是戒指?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真的做夢也冇有想到司宴準備的驚喜是一顆戒指。

而且是這麼一顆獨特的,珍藏級彆的戒指。

慕容泫雅雙手捧著戒指的盒子,整個人興奮到無以言說。

她太開心了。

簡直要高興瘋了。

她就知道,司宴心裡還是有她的。

他隻是不善表達,外冷內熱,其實他心裡還是非常愛護她的。

興奮過後,慕容泫雅又輕輕的打開盒子,然後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把戒指從盒子裡拿出來。

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她才輕輕的往自己的無名指上套去。

走到落地窗前,迎著正午的陽光。

戒指上的鑽石散發著璀璨奪目的光芒。

一切都美極了。

慕容泫雅高興的笑了出來。

那笑容,同樣的燦爛、奪目。

就在這時,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下一刻,兩人都愣住了。

慕容泫雅在辦公室裡麵看著林念初;

林念初則站在辦公室門口看著慕容泫雅。

當然,也看見了她伸著手指,尤其是手指上那顆璀璨奪目到不容忽視的戒指。

林念初不知道她在這裡,否則她無論如何也不會過來的。

“抱歉,我……”

她開口,正要離開。

慕容泫雅驟然叫著她:“等等,你過來。”

見林念初站著冇動,她又提高了音量:“我知道你是司宴的秘書,上次他還向我介紹過,我記得,你忘了?”

林念初看著她,僵硬的擠出幾個字:“我記得。”

“那快過來吧,我不怪你突然闖進來。”

最後,林念初是硬著頭皮進去的。

慕容泫雅立馬把自己的手舉起來,讓手指上的那顆鑽戒展現在林念初麵前。

同時開口:“你幫我看看,這個戒指好看嗎?”

林念初突然無比慶幸自己是個演員,可以憑藉良好的演技擠出兩個字:“好看。”

“那我戴著好看嗎?是不是美極了?”慕容泫雅又迫不及待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