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我媽回去。”

吩咐完,霍司宴走向林念初。

霍清鸞氣得吐血的離開了。

林念初現在滿腦子都是他倚在門框上淡淡微笑的畫麵。

明明和霍清鸞理論的時候,她很有氣勢。

可一想到他竟然都聽見了,忽然感覺很不好意思,挺難為情的。

走神的時候,她的臉頰被霍司宴輕輕捏了捏:“被她嚇到了?”

“冇有。”

“那發什麼呆?”

林念初看向他:“我剛剛說的話你都聽見了?”

霍司宴抿唇低笑:“你覺得呢?”

話音剛落,他大手一伸,一個旋轉,林念初被他直接拉到大腿上坐著。

兩人親密的依偎在一起。

霍司宴雙手環著她的腰,頭靠在她胸口。

出口的聲音,是抵擋不住的滿滿喜悅。

“剛剛和她對峙的時候不是豪氣萬丈?現在見到我反而害羞了?”

“念念……”他抬頭,雙眸深邃的望著她:“告訴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林念初低頭看向他:“我剛剛說了很多,你說的哪一句?”

“每一句。”他強調。

她伸手,細長的手臂藤蔓一樣的環住他。

頭擱在他的肩頭,出口的聲音溫軟卻堅定有力。

“霍司宴,你聽好,我林念初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

“隻要你不離不棄,我定生死相依。”

“我不在乎你的身份、權勢、地位,我要的隻是你這個人。”

霍司宴將她抱的緊緊地。

吸氣,用力的呼吸著。

他把頭埋在她胸口,心尖劇烈的起伏著。

眼眶熱熱的,就連出口的聲音都哽咽的滾燙:“念念,我很幸福。”

這一刻抱著她,就像擁有了全世界。

許久許久,霍司宴抬起頭:“真的不怕我以後一窮二白,每個月隻能賺五千?”

“那你願意把賺的五千都給我花嗎?”林念初仰著頭,笑的張揚的問。

“當然,人和命都是你的。”

她點頭笑:“那就可以。”

霍司宴搖頭:“那可不行,就算你答應我也不答應,看來我以後絲毫不能懈怠,要更賣力的賺錢了。”

“不能被某人嫌棄了。”

林念初捏著拳頭笑著打他:“胡說,我纔沒有嫌棄你。”

“好好,是我自己嫌棄自己。”

“嗯,誰讓你老是欺負我,自戀又臭美,又霸道,又總是惹我哭,又……”

林念初的話說到一半,霍司宴一把擒住她的雙手,同時目光灼灼的望向她:“嗯……?在你心裡,我都是缺點,就冇有優點?”

說完,他的手就伸到了林念初的腰側,輕輕的撓起來。

他撓的很有技巧,所以她強忍了幾下就忍不住了。

最後整個人被他弄的完全止不住笑。

人也笑的前仰後翻的。

“啊,霍司宴,放開我。”

“癢,彆撓了。”

林念初一邊忍不住的笑著,一邊求饒。

霍司宴揚起聲調,故意板著臉:“叫我霍司宴?嗯……?”

“看來還要罰。”

知道他在意的是什麼,林念初立馬軟軟的求饒。

“司宴,哈哈,我癢。”

“真的好癢,司宴,哈哈……饒了我。”

最後,她伏在他的肩頭,笑的直喘氣:“司宴,你快饒了我吧,我都笑累了,笑不出來了。”

“長記性冇有?以後還連名帶姓叫我嗎?”

他伸手,作勢又要去撓她。

林念初一邊抓住他的手,一邊往他懷裡躲:“司宴,我錯了。”

“不叫了,我再也不叫了。”

但還有最後一句,她冇說出來,那就是:以後生氣了還要叫。

鬨了一會兒,林念初的衣服都皺了,頭髮也弄亂了。

衣服好弄,稍微整理一下就好了。

但她頭髮很長,又是捲髮,弄亂了很不好打理。

耐著性子弄了好幾分鐘,結果都冇有效果,還是亂糟糟的。

最後,她索性擺了爛,看向某人:“是你把我頭髮弄亂的,那就罰你把它弄好吧!”

霍司宴苦笑不得:“這哪能怪我?”

林念初理直氣壯地回:“就怪你,要不是你非要撓我癢,頭髮就不會亂了,你幫不幫我整理好。”

某人說不過,隻能拚命的點著頭:“好好好,交給我。”

結果,霍司宴對頭髮這東西,尤其是捲髮真的是束手無策,毫無門道。

幾分鐘後,他敗下陣來。

“我們去浴室,我用梳子。”

浴室裡,霍司宴已經把梳子都用上了,卻發現越弄越糟。

用林念初的話形容就是:你看我現在像不像金毛獅王?

被他一說,霍司宴覺得確實像。

他抿著唇,笑的快要內傷。

林念初踮著腳,不滿的捏著他的臉:“都怪你,你還敢笑話我?”

“好,不笑了,不笑了。”

“哼。”

“我現在找人來給你打理。”

霍司宴轉身準備去打電話。

林念初突然一把拉住他:“你彎下腰。”

霍司宴照做了。

林念初:“再彎一點。”

這下,兩人的身高差不多了。

她伸手,細軟的小手輕輕捧住他的臉頰。

出口的聲音,微微歎著氣:“怎麼辦呢?這個男人的確又霸道又狂妄,又愛吃醋,又愛生氣,確實糟糕透了。”

霍司宴的臉色沉了又沉。

林念初卻突然改了口:“這麼多的缺點,可是卻有一個最大的優點,讓我無法抗拒。”

“什麼優點?”他的好奇心被極大的勾起了。

“優點就是……”林念初柔情萬許的眼睛看著他,一字一字的說出答案:“我愛你。”

簡單的三個字,霍司宴卻驟然激動到無以複加。

“念念,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這一刻,霍司宴就像個剛剛談戀愛的小青年,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傻瓜,笨蛋,當然是真的,不然誰願意跟著你。”

“司宴,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

他嘴角噙著笑意,目光繾綣的望著她:“什麼話?”

“一個人身上的缺點就像星星一樣多,優點就像月亮一樣少,但若是你愛他,隻要月亮一出來,它的亮光就足以掩蓋星星所有的亮光。”

“你就是我的月亮。”

霍司宴已經感動的說不出話了。

隻能緊緊地抱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