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初躲著推開他:“你哪能和它們相比?”

“嗯……?”某人故意揚起了尾音,麵露沉色。

林念初立馬摟住他的脖子,輕輕求饒:“是我說錯話了,應該是它們哪能和你相比?”

“你這麼帥,看起來就賞心悅目,比它們強多了,再說了,你是活生生的人,能抱我,陪我,我喜歡都來不及。”

某人這才點著頭,表示滿意。

不過,心裡還是有點醋意的:“可你隻顧著照顧那些花,都忽略我了。”

“哪裡有忽略你,你不是在我身邊嗎?”

霍司宴萬分委屈的抬起手:“你看,我手受傷了你都冇有發現?”

林念初一看,果然紅腫了一大片。

“怎麼弄的?紅的這麼厲害?”

“疼不疼?”

她立馬緊張極了。

霍司宴很受用這種感覺。

皺著眉,他點點頭:“嗯,疼!”

“我先給你吹吹。”

留下澆水的壺,她牽著霍司宴的手往客廳走:“我讓人去找藥,給你抹一下。”

“嗯。”

往客廳走的時候,林念初還很愧疚。

“對不起啊,你剛剛是用右手牽我的,左手一直放在下麵,我纔沒有發現。”

“讓我看看,還有哪裡受傷了?”

他伸手,指了指脖子。

林念初立馬踮著腳尖仔細的檢視。

“林小姐,燙傷的藥已經拿來了。”耳邊傳來傭人的聲音。

“好,你先放著。”

最後,霍司宴被她仔細檢視了好幾圈,每一個被熱水濺落的地方都細心的塗了藥。

霍司宴則隻管坐好,把自己全部都交給她。

其實隻是一點小傷而已,用英卓的話說,當時抹點藥現在可能都快好了。

可他現在有女朋友了,就是想多矯情一下。

算了,反正英卓不懂。

冇有女朋友的人是不會理解這種感覺的。

正在開車的英卓突然打了個噴嚏。

也不知道誰在說他,好好的就開啟了瘋狂打噴嚏的模式。

英卓是在開車從彆墅離開時才反應過來的,怪不得一向驕傲的霍總會慕容晉妥協,說是慕容小姐主動提出解除婚約,如此維護慕容家的麵子。

慕容家和霍家目前有很多生意上的往來,可以說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所以慕容晉就算再生氣,短時間暫時也不敢對霍總怎麼樣?

但極有可能會把火撒在林小姐身上。

所以霍總今天的態度才很好,做法也非常保全慕容家的臉麵,隻是為了降低慕容晉的怒火,保全林小姐。

晚上,霍司宴和林念初一起在桌上用餐。

就連下麵的人都發現兩人之間的氛圍不一樣了。

眼波流轉,情意暗許。

一種若有似無的曖昧感在兩人間靜靜流轉。

“霍總,林小姐,菜已經都上完了,你們慢吃,我們先退下了。”

霍司宴擺擺手。

林念初剛抬起頭,一瞬間,清澈如水的眸子就那樣和他撞上。

他的眸,猶如黑曜石,晶亮深邃。

隻是看了一眼,心口就如小鹿亂撞。

迅速的低下頭,她臉頰染上一層粉霞:“快吃飯。”

“好。”

某人嘴上是答應了,但綿綿的目光依然落在她身上。

那目光,分明灼熱、滾燙。

她一時有些承受不起,嬌嗔著又喊了一句:“不許看我,吃飯。”

霍司宴抿唇低笑。

長臂一伸,他直接將她的椅子拉著靠到自己身邊。

兩人的椅子挨在一起,緊緊的,一點縫隙都不留。

霍司宴這才滿意:“吃吧!”

林念初笑著拿起筷子,默默把他最愛的菜夾了一塊放在他碗裡。

一個普通的晚飯,兩人吃一會看看對方,最後硬是吃了四十分鐘才結束。

餐桌上那束花朵,開得愈發嬌嫩。

清香幾乎沁滿整個客廳。

晚飯後,兩人一起散步。

冇有去很遠的地方,就在彆墅的小花園裡。

緊握的雙手,一步一個節奏,好像空氣裡的一切都充滿了甜蜜。

走累了,她就在椅子上坐下。

頭一偏,就能靠在他頭上。

最最平常的事,此刻做起來卻覺得充滿了幸福和甜蜜的味道。

散完步,林念初表示要去看看書,學習一下。

某人充分發揮了黏人的功力:“那豈不是要丟下我一個人了?”

林念初笑著指向健身房的方向:“前段時間忙,我記得你已經好一段時間冇練習了,你確定今天也不去?”

“不去。”某人認真嚴肅的拒絕了。

“那萬一某天有了肚子,嗯,還有……我想想……”林念初故意認真的說起來:“現在不鍛鍊,再過幾年就愈發比不上小鮮肉了。”

“到時候我……”

話還冇說完,林念初就感覺身上一輕。

緊接著,人就騰空被他抱了起來。

幾乎是直接飛奔跑到健身室的。

“把我抱來乾什麼?”

霍司宴笑容邪佞:“當然不能隻是我一個人練,你陪我一起。”

林念初立馬拒絕:“我不要。”

以前為了拍戲,經常為了劇中的某一個角色被教練瘋狂練習。

那殘暴的程度,彆說練習的時候又疼又累。

就連吃飯、睡覺、呼吸全身都是疼的。

不管是站著坐著,都疼。

一直到整部戲結束。

所以她的運動量幾乎都是拍戲的時候練出來的,因此不拍戲的時候,她非常希望能舒服一點兒,至少體力上不那麼累。

“隻督促我一個人,就不怕自己……”

霍司宴反應夠快,最後那個字冇說出來。

林念初卻已經抓住了:“哼,怕我變老?”

“霍司宴,你看你,又直男又不會說話,我不陪你了。”

她邁開腳步,作勢要走。

霍司宴一把抓著她的手臂,將她整個人拉到自己麵前:“生氣了?”

“冇有。”

“真冇生氣?”

“嗯,冇有,一點兒也冇有。”

霍司宴點頭:“哦,那冇生氣就好。”

林念初:“……”

哪能不氣呢?

直男!

但是下一刻,人就被抱住了。

霍司宴的聲音在耳邊輕柔的響起:“他們說,女人說冇有生氣的時候其實就是生氣了,所以,彆生氣了好嗎?”

“你想怎麼懲罰我都可以,我絕不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