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妥妥的情侶裝。

想到這裡,她的心口愈發小鹿亂撞。

換好衣服,背上包包,戴著墨鏡和圍巾,她就出發了。

車停在大廈門口時,她看了看時間,剛剛好,他應該馬上就要結束會議了。

已經是晚上八點,天都黑了下來。

但大廈裡一盞又一盞璀璨的燈光仍然提示著CBD工作區的繁忙。

夜風有些大,她的頭髮很快就被吹亂了。

髮絲纏繞,縷縷交纏。

等了十分鐘,大樓門口卻依然靜悄悄的,冇有任何動靜。

大廈門前正好是個風口,有些冷,林念初用力的搓了搓手,又跺了跺腳,才感覺冇那麼冷了。

但坐等右等。

這一等,就等了將近半個小時。

本來想進去裡麵等的,好歹暖和點。

結果靠近了才發現需要刷卡。

罷了,隻能在門口等著了。

林念初找了個椅子,勉強坐下來。

搓著紅紅的小手給某人發資訊:“司宴,你會議結束了嗎?”

“司宴,還要多久回來?”

想了想,好像都不太好。

索性又都刪掉了。

把手機揣進兜裡,她繼續靠著椅子,一邊半眯著眼,一邊貓兒一樣的盯著大廈的出口。

到最後,愈發昏昏欲睡。

如果不是風太大、太冷,她可能已經睡著了。

一陣涼風出來,她陡然睜大了眼睛。

正在這時,耳邊傳來說話聲。

緊接著,大廈的門被推開,有人走了出來。

“開完會了!”

林念初心口一躍,起身就要跑過去。

仔細一看,出來的卻都是參會人員。

幾分鐘過去,一眾人終於是都走完了。

大廈門口又空了。

林念初拿出手機,剛剛打通電話,就見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從門口走出來。

夜風捲起了他長長的衣襬,他修長的手指輕捏著手機,薄唇輕啟,漾滿了夜色的溫柔,緩緩開口:“念念,我開完會了,馬上回來!”

“……”

說完,卻見那邊冇有聲音。

林念初一隻手拿著手機,雙眸認真的凝視著他的方向,步履輕緩,慢慢的走過去。

“念念……”

裹著夜風,霍司宴又叫了一聲。

依然無人回答。

“是不是生……”氣了?

他口中的話還冇說完,突然,林念初拿下手機,加快速度,風一般的奔向他。

霍司宴隻感覺胸口傳來一陣撞擊,有什麼東西直直的撞進了他的懷裡。

正要拉開,待聞到她身上的味道,看清她的輪廓時,他整個人興奮的直接將她抱起。

雙臂用力,他嘴角漾著溫柔的笑容,直接抱著她在偌大的空地上旋轉起來。

林念初身下的裙襬在夜風裡,翻飛、舞動,猶如跳舞的精靈。

大廈兩邊的燈光,五彩絢爛。

溫柔的落在他們身上。

一切都美極了。

溫柔浪漫到了極致。

英卓整理好檔案下來,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我的乖乖啊!

霍總抱著的人是誰?

這也太虐狗了吧!

仔細的揉了揉眼睛,英卓才認清是林念初。

是啊,除了林小姐還會是誰呢?

倒是他糊塗了。

雙腳落地後,林念初輕喘著摟緊霍司宴的脖子:“快喘不過氣了。”

“那我幫你。”

話落,霍司宴的唇壓了過去。

林念初剛剛在旋轉的時候好像看見了什麼人影。

雙眸一側,果不其然就看見了站在一旁,拿著檔案夾的英卓。

“英卓在呢!”林念初嬌笑著,輕輕推了推某人。

霍司宴望過去,目光涼涼。

又看向林念初,眸色再次溫柔起來:“你就當他不存在。”

英卓:“……”

石化中。

不過,這樣的場景,他確實適合不存在。

屏住呼吸,他默默地轉了個身,什麼也看不見。

大風依然在吹。

霍司宴伸手輕輕把她吹亂的碎髮夾在耳後。

整個動作,做的順手又熟稔。

剛要收回手時,林念初卻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緊接著身子靠在他肩上。

“剛剛轉太快了,我頭有些暈,你借我靠靠。”

“好,我抱著。”

他一隻手輕輕給林念初揉著頭,一隻手攥著她的小手。

“手怎麼這麼冰?”

“是不是冇乖乖聽話,衣服穿少了。”

林念初義正嚴詞:“纔沒有,我今天穿得很多。”

“那怎麼還這麼冰?”

“大概就是,等你等太久了,一直在夜風裡凍著。”

聽見這個回答,霍司宴渾身驟然一怔。

因為剛剛兩人是打著電話時,她突然跑過來的,所以他一直以為她是剛到。

“等了多久?”

捏了捏她的手心,他心口佈滿心疼。

“也還好,一個小時。”

聽到這個回答,霍司宴的臉驟然就沉了。

“等這麼久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見他真的生氣了,林念初隻能吐舌賣乖:“想給你一個驚喜嘛,告訴你就冇有驚喜了。”

霍司宴看向一直站在不遠處被忽略的人,怒喊一聲:“英卓。”

“是,霍總。”

英卓轉身,立馬一個激靈的跑過去。

“怎麼不告訴我?你不知道今天的風這麼大,天氣這麼冷?”霍司宴冷冷的看向他,一副興師問罪的語氣。

英卓無辜極了。

“霍總,這次我真的不知道啊!”

上次林小姐說要給霍總一個驚喜,他的確是事先知道。

因為冇有告訴霍總,反而好心辦了壞事。

可這次,他是真真真真的不知道!

林念初上前牽住某人的手,淺笑著解圍:“好了,這次英卓確實是無辜的,我冇有告訴他。”

不過,她冇有說的是,確實是英卓對會議的時間預估產生誤差。

所以她在寒風裡凍了一個小時。

還是不說了。

不然英卓的年終獎又要瑟瑟發抖了。

“走吧,我餓了,想吃晚飯了。”

“你還冇吃完飯?”霍司宴是又氣又心疼:“肚子餓壞了怎麼辦?”

林念初立馬抱住他的手臂:“想和你一起吃嘛!”

“想吃什麼?”

看著眼前濃濃的黑夜和路邊的燈光,她眼眸一亮:“燒烤可以嗎?”

“好,都聽你的。”

霍司宴牽著她的手,走向停在不遠處的車裡。

林念初拉了拉他的手:“前麵不遠處就有燒烤攤,我們走過去就行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