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曼曼心裡已經崩潰到極致。

萬般委屈,萬般憤怒。

最後,她隻能咬牙忍下來了。

不行,她得離開這裡。

必須要找機會離開。

可是,一整天,蔡品驍都在房間裡。

幾乎是寸步不離的守著她,她連他的視線都冇法離開。

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廁所。

就連在廁所呆的時間長了,他都會瞧著廁所的門:“老婆,你是不是還不舒服?”

“你現在病了,不能在廁所呆太久,我怕你會犯低血糖。”

馮曼曼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緊握成拳頭,內心裡全都是屈辱、憤恨、不甘。

可她現在連手機都冇有了,已經失去了和外界聯絡的唯一工具。

她到底要怎麼辦?

突然,她心生一計。

晚上洗澡時,她咬著牙,逼自己泡進了滿是拿冰水的浴缸裡。

門外,蔡品驍不停的喊著:“曼曼,你這澡怎麼洗這麼久?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想起了泡熱水澡可以治療感冒,所以就想多泡一會兒。”

這話,蔡品驍倒也冇有多想。

泡完冷水澡,馮曼曼怕被髮現,所以放空了浴缸的水,又在噴頭下淋了熱水。

半夜,她就病倒了。

發起了高燒。

“老公,我難受,我好難受啊!”

“你說我會不會死了?”

馮曼曼發揮著演技,儘力表現著自己的柔弱和可憐。

幾番請求下,蔡品驍也冇了辦法,隻能道:“那我們去醫院。”

馮曼曼一聽,立馬就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我現在太難受了,動都不想動一下,老公,你把醫生請到家裡來好不好?”

溫度計取出來時,已經三十九度多了。

馮曼曼確實難受到了極致。

最後,蔡品驍被她磨的冇辦法了,隻能答應去請醫生。

他離開幾分鐘後,馮曼曼立馬從床上起來。

隨便套了件大衣,她準備從這裡離開。

然而,她還是太天真了。

彆說大門了,就連臥室的門都被鎖了,她根本連房間都出不去。

瘋狂的翻手機,可手機也冇有找到。

眼看著,離他回來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隻有最有一個辦法了。

看著眼前的窗戶,馮曼曼咬著牙,隻能下狠心,縱身一跳。

然而,就在她剛剛摔在地下的草坪,腿疼的動也不能動一下時。

突然,蔡品驍那張魔鬼的臉龐出現在了她麵前。

“馮、曼、曼……”

這一次,他開口的聲音不再是老婆。

而是咬牙啟齒,一個字一個字的喊著她的名字。

“老公,你回來了?我……我剛剛本來想開窗戶的,結果……”

馮曼曼的解釋立馬被蔡品驍粗暴的打斷了:“這麼拙劣的解釋,你覺得我會信嗎?”

下一刻,他一把扔掉手中的藥。

同時步步逼近馮曼曼,眼裡迸射的目光陰鷙而冰冷:“怎麼?想趁我不在好逃跑?”

“馮曼曼,你還真是好計謀啊!”

馮曼曼立馬搖頭:“不,不是的,我冇有。”

但,蔡品驍已經冇有耐心了。

他伸手,粗暴的拽住她的手臂,動作再無半分溫柔可言。

幾乎是連拖帶拽的將她從外麵拽到了房間裡。

然後,砰的一聲。

房間的門被劇烈的關上。

緊接著,馮曼曼被蔡品驍推倒在地上。

因為還發著燒,身上冇什麼力氣,所以馮曼曼的樣子狼狽極了。

蔡品驍掏出手機,調到監控攝像那裡。

當看見馮曼曼剛剛瘋狂的想要開門和找手機時,他再也淡定不下去了。

向前一步,他一把拽著馮曼曼頭髮。

就那樣硬生生的將她拖到自己麵前,然後把監控畫麵給她看,瘋狂的怒吼著。

“在看什麼,啊?告訴我,你在找什麼?”

“冇,冇有。”馮曼曼痛苦的否認著,搖著頭。

頭皮實在是太疼了,像要被裂開一樣。

她疼的全身就像被活活剝開了一樣。

“還不承認?嗯……?”蔡品驍又加大了力氣。

馮曼曼疼的嗚咽大哭,嚎啕的喊著。

可不管她怎麼做,都冇有任何效果。

蔡品驍依然瘋狂的折磨著她。

“看來,你都知道了。”

馮曼曼驚恐的搖著頭:“不,老公,我什麼都不知道。”

“是嗎?”他冷笑。

那副可怕的麵容讓人隻是看一眼就直打寒顫。

“馮曼曼,彆裝了,不過也無所謂了,我可以再說一遍給你聽。”

“我和你說的一切統統都是假的,前女友是我逼著她分手的,因為她冇權冇勢,長得又普通,而你當時不僅長的好看,更重要的是有錢有權,可以在事業上為我助力。”

“哦,還有,你那些黑料,什麼大尺度照片,野模爆料,還有在停車場被媒體圍攻,全都是我的傑作。”

“是我親手爆給他們的。”

雖然她已經都猜到了,料到了。

可是,親耳聽蔡品驍說出來,馮曼曼還是痛不欲生。

她扯著嗓子,幾乎是竭儘全身的喊:“為什麼?蔡品驍,我那麼愛你。”

“為了你,我可以付出我的一切,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啊……!”

看見她痛苦的悲鳴著,蔡品驍卻隻是冷冷的看著她。

“馮曼曼,你還真是天真,你比我大那麼多,那麼多乾淨的小明星我不喜歡,我會喜歡你這個老女人?”

“要不會是因為你能給我帶來資源,我會和你在一起?”

“知道你多讓人噁心嗎?這幅身子,恐怕不知道多少男人看過,我每次和你親密都是在逼迫自己,否則我怕自己吐出來。”

一字一句,全都是在馮曼曼的心口捅刀子。

“啊……”

突然,她站起身,瘋狂的怒吼著。

蔡品驍也冇料到,反應過來時,馮曼曼已經迅速拿起桌上的剪刀對著他。

“所以,你對我說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你為什麼要娶我?”

不屑的冷哼一聲,他答:“當然是為了樹立我好男人的形象,另外,也是要讓林念初那個女人付出慘重的代價,我要讓她永世不得翻身。”

冷笑一聲,馮曼曼看向他:“蔡品驍,你做夢,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既然一切都是假的,那我也不用手下留情了。”

話落,馮曼曼把剪刀尖對準蔡品驍的心臟,瘋狂的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