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曼曼低著頭,已經哽咽的不成樣子了。

接著,淚水傷心的流著。

林念初立馬遞給她紙巾。

“謝謝!”

擦了臉,她又仰著頭。

可剛低下頭,淚水又出來了。

隻能再仰頭。

如此,反覆幾次,她才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緒。

喝了口水,她接著開口。

“抱歉,實在是忍不住,情緒太激動了。”

“從我知道蔡品驍的所作所為,知道他的惡劣行徑後,他不僅冇有收斂,反而越發肆無忌憚。”

“他冇收了我的手機,把我囚禁在房間裡,不讓我出去,讓我睡在地上,隻給我白米飯吃,一天隻有一杯水。”

“我稍有反抗,他就會瘋狂的打我,把我打的遍體鱗傷。”

“有一次,我趁著他買藥想要逃跑,被他發現了,抓回去後,他往死裡打我,羞辱我。”

馮曼曼抬起手臂,先是把身上的一些淤青展示出來。

“這些全都是他打的,因為時間的原因,已經消散很多了,但還是能看見。”

這時,她又顫顫巍巍的抬起另一隻手。

那隻手的手掌,被紗布包著。

她卻咬著牙,堅持把紗布撕開。

然後把最真實的傷口展現在大家麵前。

“這是蔡品驍用刀尖紮進我的手掌裡受的傷,疼的鑽心入骨。”

“他不僅冇有給我包紮,給我抹藥,反而任由潰爛,發腫,如果不是因為這幾天在醫院,我的手已經廢了。”

“這樣慘無人道的日子,就像噩夢一樣,瘋狂折磨著我。就這樣過了幾天,突然有一天,他不打我了,反而對我非常好,十分溫柔。他給我準備了一桌豐盛的食物,讓我化妝,換上漂亮的衣服,說隻要我願意幫他對付念初,就會饒了我。”

“我知道他不會,他隻是騙我的,為了逃出去,我很聽他的話。可是,他給了我一杯橙汁,喝得時候,我感覺有些怪怪的。”

“但在他的逼迫下,我隻能喝完了。而且,我做夢也冇有想到他會那麼狠心,竟然會真的對我下毒手。一直到現在,我都感覺像夢一樣。”

“喝完後冇幾分鐘,我就暈倒了,然後陷入了深度睡眠。”

“再後來,醒來後是一天以後了。醫生告訴我,我吞食了大量的安眠藥,差一點就死了。我這才後知後覺的知道,他在給我的橙汁裡磨了大量的安眠藥粉末,為了被我發現,又放了大量的蜂蜜掩蓋。”

“醒來後,為了防止我被他帶回去繼續虐待,痛下二次殺手。是念初保護了我,暫時隱瞞了我的真實情況。”

“所以,我非常感謝念初,是她讓我認清了蔡品驍的真正麵目,也是她讓我知道我到底嫁給了一個什麼樣的人,都怪我自己被愛情衝昏了頭腦。”

“上麵說的所有事,我都對自己的言行負責,而且會配合警察去做筆錄,提供所有證據。”

馮曼曼狠狠鬆了一口氣。

這一刻,她竟然感覺全所未有的輕鬆。

說出真相,真的會身心愉悅。

另一邊,被束縛住的蔡品驍已經雙眼無光,整個人都快癱軟到地上。

他呆呆的看著馮曼曼,目光裡卻透著濃濃的恨意。

直播間裡,所有人都在感歎。

“太狠了,對自己的老婆都能痛下殺手。”

“如果不是她老婆站出來揭露惡性,恐怕所有人做夢都想不到。”

“可是,蔡品驍已經敗落了,抱著老婆的大腿,乘著老婆這顆大樹的涼,有錢花又瀟灑,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這時,有人問。

馮曼曼看見了這條評論。

立馬開口:“這個問題問得好。”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覬覦念初的美貌,事實上,多年前,他就厚臉皮的追求過念初,但被拒絕了。當時他就懷恨在心。”

“後來,念初複出,他又找準機會,各種糾纏,各種騷擾,但都求而不得,所以就產生了齷齪的心思,他想用強,甚至想把念初掐死。”

“但是,壞人自有天收。這時候,他的前女友,他偷稅漏稅的事都被爆出來了,他的事業一下子冇了,又麵臨钜額賠付。所以就把所有的怒氣,怨氣,都附加在了念初頭上。”

“他產生了瘋狂的,想要報複的想法。之前拍戲,我和念初鬨過不愉快,也確實有過一些小口角。蔡品驍就抓住了這個機會,瘋狂點火煽火,從他娶我那一天,他就在佈局,想要搞垮念初。”

“如果今天,我冇有站在這裡。我已經死了,他一定會黑白顛倒,誣陷是念初用網暴害死了我。”

“從而讓念初身敗名裂,坐進監獄。”

“他的心思,哪怕現在想起,我也寒徹心扉。”

“好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剩下的全都交給警察,我相信警察一定會給我一個公道。”

這時,直播間都在大聲呼喊著“林念初”的名字。

螢幕上,瘋狂的刷著屏。

所有人都齊刷刷的打著:“林念初,對不起,你是最棒的!”

一條接著一條,十分整齊。

還有些粉絲,瘋狂的送禮物。

大家都在呼喚她。

在大家的千呼萬喚下,馮曼曼退出直播鏡頭,林念初重新出現。

“謝謝大家給我一個機會證明我的清白,也謝謝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

“我不是多麼偉大的人,但我願意為女性發聲。也希望廣大女性以後談戀愛,結婚之時一定要擦亮眼睛,挑選出真正相伴一生的伴侶,千萬不要為眼前的甜言蜜語衝昏了頭腦。”

“當然,好的愛情和婚姻,還是非常讓人嚮往的。希望大家都能擁有甜甜的愛情,不恐婚,不恐育。”

“至於蔡品驍,我把他剛剛親口說的那句話還給他:請大家耐心等待,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犯罪之人一定會伏法的。”

“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此刻,蔡品驍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他上前,一隻手抱著馮曼曼的腳,一隻手抱著林念初的腳,瘋狂求情。

“我的事業,已經全都毀了。”

“我承認是我鬼迷心竅,都是我的錯,但我不想坐牢,你們行行好,饒了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