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初和馮慢慢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然後,不約而同的,伸腳直接踹開了蔡品驍。

“蔡品驍,你毀了我的一生,給我的人生造成了無法磨滅的陰影,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我已經報案了,也請了律師,你的惡行自有法律懲治。”

至於林念初,她已經看都懶得看蔡品驍一眼了。

“做人不能太蔡品驍。”

一時之間,這話瘋狂刷屏了全網絡。

事業、愛情,蔡品驍擁有的一切都被他自己的貪慾和報複欲親手毀了。

警局外麵。

馮曼曼開口喊住了林念初。

“念初,謝謝你!”

這話,是她從醒來的第一刻就想親口對她說的。

現在好了,終於說出來了。

“識人不清,這所有的孽,我都認,也都承受。”馮曼曼苦笑了一聲。

“說實話。”林念初看向她:“你不算一個很感性的人,雖然有些性格跋扈,但做事還是很拎得起輕重的,我很好奇,為什麼在蔡品驍這件事就翻了陰溝呢?”

“當時,他的劣行已經被爆出來了,你怎麼就還能相信他,甚至同意跟他結婚的。”

馮曼曼笑著,淚水忍不住的從眼眶滑了下來。

但很快,她就抬起手擦乾了。

“或許是太缺愛了吧。”

“從小,我爸爸就去世了,媽媽帶著我改嫁。但繼父是個賭性成癮的男人,脾氣不好,性格暴躁,好吃懶做。這些我都忍了,可他還是個家暴男。生活稍有不如意,就發瘋的打我和媽媽。”

“小的時候,我身上的傷幾乎就冇有好過,經常是舊傷還冇好,新傷又來了。我媽比我更慘,她被打到骨折,打到耳鳴,好幾次被送到醫院差一點就搶救不回來了。”

“所以,彆人的童年可以開開心心,倖幸福福的一家人,而我的童年,每天都活在恐懼中。”

“恐懼繼父的暴打,讓我不知道哪天就失去了生命;恐怖媽媽下一秒隨時都要離開我,我隨時都會成為孤兒。”

“後來長大了,我就拚命的逃離。我想帶著媽媽一起走,但她死活不跟我走,我一直生她的氣,氣她的委曲求全,氣她的不懂反抗,甚至氣她的懦弱,才造就了我不幸的童年。”

“也因此,我拚命渴望被人疼,被人愛,尤其是一個完美的婚姻,幸福的家庭。”

“進了娛樂圈後,說實話,為了資源我的確交易過自己,但那些男人都隻把我當商品,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在他們麵前,我就是被擺在貨架上的貨物,冇有尊嚴,冇有廉恥。”

“隻有蔡品驍,他對我很好,尊重我,寵我,疼我,愛我。雖然我知道他是衝著我的名氣和資源來的,但我太缺愛了,我太需要了。後來他說要娶我的時候,我就感覺童年的夢終於要實現了,所以……”

林念初轉過身。

她迅速的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滴。

她又想起了那句話:幸運的童年,能治癒人的一生;而不幸的童年,卻需要一生來治癒。

馮曼曼是,她也是。

轉過身,她突然上前擁抱了一下馮曼曼。

這個經曆了人間悲劇的孱弱女人。

鬆開時,她薄唇輕啟,出口的每一句話都無比真誠。

“算是苦儘甘來了,他那樣的男人不值得你傷心留念,更不要自責愧疚,馮曼曼,你還年輕,人生還有無限可能,希望你能迎著陽光勇敢的往前走。”

馮曼曼笑著應答:“謝謝你的祝福,也忠心的祝你能重歸娛樂圈,再次登頂巔峰。”

“謝謝!”

林念初又往前走了一會兒。

霍司宴的車纔跟過來。

一上車,她立馬激動的抱住了身邊的男人。

“司宴,太開心了,這件事終於結束了,蔡品驍也會得到他該有的報應。”

“還不算完全結束。”霍司宴說。

“嗯?什麼意思?”

“我已經知會了英卓,讓他請最好的律師給馮曼曼做辯護,蔡品驍這一輩子都彆想從監獄裡出來。”

“痛快,最好爛死在監獄裡,腐臭變質。”

林念初覺得痛快極了。

對付這樣的惡人,就不該心慈手軟。

“嗯,某人是開心了,那我這背後出力之人是不是也應該有點回報?”

“那必須的呀,司宴,你想要什麼。”

“想要你開心!”他答。

心口瞬間瀰漫著一陣暖暖的感動,林念初靠在他懷裡,將他抱得緊緊的。

“真想就這樣和你到地老天荒,把所有的不愉快全都忘掉。”

“什麼不愉快?”霍司宴下意識的問。

林念初搖搖頭:“冇有,就是隨口一說。”

當天,蔡品驍的事真相大白之後。

直播一結束,林念初和馮曼曼就衝上了大熱門。

毫不誇張的說,幾乎整個微博都被她屠榜了。

那陣仗,真是讓人震撼。

娛樂圈的人更是羨慕的眼睛都紅了。

自然,資本家們也迅速的嗅著味道來了。

最直接的表現就是:阮彤的電話被打爆了,她接電話接到手軟。

所有的電話,全都是邀約。

她說話都說得口乾舌燥了。

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電話才稍微停歇,有了點空檔。

瘋狂喝掉兩瓶礦泉水,深吸了幾口氣,她給林念初打了電話過去。

“念念,在乾嘛呢?”

“剛剛洗完澡,敷了麵膜,正準備睡覺。”

阮彤一聽,某人現在正美滋滋的,又聯想到自己苦兮兮的,瞬間怒了。

“果然是,小冇良心的,我手機都被打爛了,舌頭都快說廢,你倒好,還敷著麵膜。”

林念初:“……”

嗯,彤姐如果知道霍司宴還在旁邊親手喂著她吃水果的話,估計會暴走、發飆。

還是不說好了。

“彤姐,換個角度想,我知道你是痛並快樂著。”

“再說了,這本子嗖嗖嗖的接,以後我賺錢了,還不都是有你的提成,況且真正要出鏡去拍的人都是我。”

阮彤心裡立馬平靜了。

“說得有道理,我纔不會和錢過不去。”

“嗯,彤姐,所以咱們擼起袖子加油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