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司宴第一次感覺自己是那麼無力。

除了緊緊地抱著她,他發現自己竟然什麼都做不了。

“那再後來呢?”他問。

“我爸在外麵的女人懷了孕,聽說是個男孩,為了給兒子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他提出了離婚,我媽自然不答應,死活賴著,我爸就暴露出真麵目,用各種方法折磨她,打她。”

“有一次,我媽差點被打死,住院後,她像是突然醒悟了,就答應了離婚。”

這樣的婚姻關係,不如離婚。

所以當時林念初也很讚同,她甚至以為是自己的新生。

“離婚後,你跟了誰?”霍司宴問。

“如果可以選擇,我當然會跟我媽,但我錯了,她其實根本就不想要我。”

“我記得,他們離婚那天,下了雨,好大好大的雨,家裡到處漏水。他們坐在客廳裡,麵對麵分了財產,簽了離婚協議書,我就在旁邊站著,當時是有些開心的,覺得我終於能擺脫我爸了。”

“但我怎麼也冇有想到,他們像強盜一樣瓜分了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可以說是洗劫一空,最後,我爸提著包走了,我媽也拉著箱子走了。”

“那一刻我才醒悟,原來我是被丟棄的,他們誰都不想要我。隻有一個破舊的房間,連雨都擋不住,他們就那樣讓我自生自滅,冇有人管我的死活。”

林念初蜷縮在霍司宴的懷裡。

她儘力的縮著自己的身子,隻有小小的一團,像個小貓咪一樣。

可憐、柔弱、無助。

這個時候的狀態,和那時幾乎如出一轍。

不同的是,現在的她有了一個倚靠,有一個真正疼愛、愛她,為她取暖的人。

而那時的她,孤零零的。

隻有這一張破舊的沙發,她就窩在沙發裡,屈膝抱著自己,聽著貓咪淒慘的叫。

那天,她不是冇想過挽留。

她甚至覺得,就算被打,也好過成為孤兒,她不想自己成為孤單的一個人。

但是,她去拉爸爸的包,被狠狠甩開;

去拉媽媽的箱子,也被她無情推開。

她就像一塊抹布一樣,被無情的拋棄了。

那一年,她十五歲,剛上高中。

他的父母完全冇想過一個十五歲的孩子,身無分文,要如何活下去。

說到這裡,林念初擦了擦眼淚。

她揚起小臉,一雙晶亮的眸子第一次在黑夜裡露出笑容,朝著霍司宴笑了笑。

“以前,我一直覺得那是我最淒慘的一天;可現在,我覺得那或許是我最幸運的一天。因為如果冇有他們的離婚,冇有他們的拋棄,我可能永遠也不會遇見你。”

霍司宴出口的聲音變得顫抖:“什麼意思?”

林念初繼續緩緩道來。

“那天被他們拋棄後,我生無可戀,覺得人生一點希望也冇有,想了很久,我決定離開這個世界,一走了之。”

“我甚至天真的覺得,這是對他們最好的報複,他們如果收到我的死訊,一定會非常傷心,十分後悔,痛哭流涕不該扔下我。”

“所以,那天暴雨的晚上,我衝下了樓,衝向了最繁華的那條路。”

“毫無意外,我被撞了,其實不怪司機,它已經減速了。那天晚上,我以為自己會死,即便是在黑夜,但有燈光的照射,我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流了很多血。”

“可是你知道嗎?那種眼睜睜感受著血流儘,感受著生命消耗殆儘的感覺太痛苦,太絕望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大雨砸在我的臉上,血流著。大家可能是怕惹麻煩,來來往往很多車輛,也冇有人伸出援手,所以我一直以為自己死定了。”

說到這裡,林念初停頓了。

她伸手,溫柔的捧著霍司宴的臉,笑容絕美。

“可是,我做夢也冇有想到,你出現了。”

“那一天,隻有一輛車在我麵前停下了,就是你。你像一個神一樣,打開車門,邁著步子,走到我身邊,輕輕的蹲下身,溫柔的安慰我:不要放棄,你會送救我,會送我去醫院。”

“所以,那是我第一次見你。”

霍司宴聽著,心裡久久無法平靜。

念唸的話,勾起了他那些遙遠的記憶。

確實太久了,如果不是聽她親口提起,他真的已經忘記了。

可如今,他卻無比清醒的回憶起了那個時候。

那個女孩,躺在血泊中,眼神哀默,冇有一點活下去的**,一副死寂和可怕的平靜。

所以,他安慰她,一定要抱有希望,要活下去。

不管多艱難,隻有活下去,人生纔有希望,才能改變。

他抱起了她,用自己的專車最快的速度送到了醫院,親自給院長打了招呼。

所以那次,是林念初足足十五年不幸人生裡的唯一一次幸運。

那一年,霍司宴十八歲,剛上大學。

兩人隔了三歲。

不過,那天的雨很大,夜很黑,她又意識迷離,霍司宴很意外她記住了他的樣子,並且在幾年後還認出了他。

“所以,你當時就記住我的樣子了?”

林念初搖頭:“我可冇有那麼神通廣大,當然記不起你的樣子了,隻有一個模糊的影子,記得你長的很高,五官輪廓十分英俊。”

“但我記憶不錯,燈光的照射下,我清楚記住了那輛車的車牌號,模糊中記得你穿了一件大衣,隻有這些資訊了。”

“醒後來,我就問醫生和護士救命恩人的資訊,可他們都說不知道。”

“所以當時我就發誓,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改變自己的命運。我把你的車牌號畫在了日記本上,一直想著要找你,親自站在你的麵前對你說一句謝謝。”

“你是我那時活下去的動力,所以司宴,你是我的救贖。”

林念初用手抱著他的脖子,毫不掩飾的表達他對自己的重要性。

但霍司宴的心,卻猶如湖麵,泛著一波又一波的漣漪,滲著密密麻麻的心疼。

“小傻瓜,如果可以,我寧願不要成為你的救贖。我希望我的念念,擁有一個溫暖的、陽光的童年,而不是一場悲劇。”

“人生,苦一段就夠了,我的念念已經苦過了,所以以後的日子我想給你的都是甜蜜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