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長卿的回覆倒是快。

“千真萬確。”

他的簡訊裡隻有這幾個字。

但商楚堯知道,他的訊息必定是準確的,不然以他的風格不會用上這個詞語。

接下來幾天,沙漠裡信號一直奇差無比,彆說上網了,打電話都打不出去,簡訊也幾乎發不出去。

第一天大家都很不習慣,到了第三天,劇組所有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倒也適應的不錯。

林念初覺得也是個好事,不用熬夜玩手機,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這段時間拍戲,為了趕進度,每天的工作時間都比較長,她的睡眠其實嚴重不足。

劇組殺青那天,大家一起吃了個飯。

在大漠裡暢談聊天,彆有一番風味。

因為戲已經拍完了,大家都很放鬆,心情比較愉悅,一群人你敬一杯酒我敬一杯酒,不知不覺,酒就喝多了。

喝到第五杯的時候,林念初已經臉頰紅暈,有些醉意了,身體也熱熱的。

雖然每杯紅酒倒的很少,但她酒量淺,喝不了多少。

下一杯遞來的時候,她想著今天殺青,大家都開心,也不想攪了大家的興致。

所以是硬著頭皮碰杯的,仰頭,她剛要喝下。

突然一雙白玉修長,好看的過分的手伸過來,動作優雅的接過她的酒杯。

“念念姐醉了,我替她喝。”商楚堯一身黑色的T恤加休閒長褲,很簡約的打扮,但在他身上就是俊逸十足。

劇組的工作人員有些已經在發出感歎:“楚堯真是太帥了,他完全長在了我的審美上。”

“是啊,舉手投足都帥得不行,帥就算了,還那麼紳士優雅,完全就是王子本人。”

“你看他英雄救美的姿勢多霸道,啊啊啊,真羨慕林念初啊,這一次我想附身在林念初身上。”

大家一喊,酒會的氛圍瞬間就到了**。

一時,大家都起鬨,苗頭瞬間就被攻了起來。

“楚堯,以前的女演員那麼多,你一向都是獨來獨往,冷淡極了,可冇見你對哪個女演員這麼熱情,還幫忙擋酒!”

有人調侃了一句,於是,更熱鬨了。

“是啊楚堯,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念初了吧!”就連導演也調侃起來。

林念初喝了酒,小臉本來就紅,這時卻被吃瓜群眾當做了證據:“念初都臉紅了,看來你們兩個……”

酒會的氣氛越發曖昧起來,大家都好奇的圍著他們,等待回答。

因為喝了酒的原因,林念初頭有點疼,人也暈乎乎的。

上前一步,她剛要解釋,突然手腕被人一抓。

緊接著,商楚堯將她拉到身後,高大的身影擋在她麵前,出口的聲音擲地有聲,充滿威懾力。

“我的確很喜歡念念姐,她的美貌不用說了,在我心裡是整個娛樂圈最漂亮的女人;她還是我的偶像,演戲認真敬業,工作儘職儘責,熱愛生活,積極進取。”

“我以前就看過念念姐很多劇,冇進娛樂圈之前,她就是我的女神。”

“所以,我幫自己女神擋一杯酒有什麼問題嗎?”

“同時也拜托大家了,念念姐是我女神,你們可不要為難她,否則就是和我作對。”

話落,商楚堯舉著手裡的杯子麵向所有人:“這杯,我敬大家,請大家多多關照。”

能被如今最紅的流量天花板男神親口冠上“女神”,這樣的地位,簡直無敵了。

在場的人,瞬間鴉雀無聲,女性工作人員都滿眼星星的看著林念初,心裡簡直羨慕的要命。

就連上一刻還緊張念初的小桃此刻也捧著臉,有些花癡的看向商楚堯。

天啊,這是什麼神仙王子。

念念姐也太棒,太酷了吧!

真希望她有一天也能遇到自己的白馬王子,被他這麼霸氣的保護著,那絕對是男友力爆棚。

啊!等等……,不對,霍總!

念念姐是霍總,兩人已經訂婚了啊!

不行,念念姐是不能紅杏……,不,移情彆戀的,否則霍總的手段肯定很凶殘。

想到這裡,小桃連忙上前挽住林念初:“念念姐,你醉了,我扶你回去。”

林念初有些迷離的看向她,低低的聲音簡直魅惑的不像話。

“冇有,我還能喝一點點。”她軟軟一笑,做著手勢比擬。

“念念姐,那我們回房間喝,我陪你。”小桃隻能先哄著。

兩人剛走過轉彎的角落,耳邊冷不丁的傳來一道聲音:“我送念念姐回去。”

小桃強撐著臉上的笑容,畢竟商楚堯她也不敢得罪:“商少,現在有些晚了,還是我送念念姐回家吧!”

商楚堯也不急,修長的身子斜斜的倚靠著,嘴角勾著一縷笑意:“她醉得不輕,已經連路都走不了了,回酒店的路還有段距離,你確定要扶著她回去?”

“這……”

小桃猶豫間,林念初已經被商楚堯抱了起來。

“商少,您和念念姐的身份都比較特殊,要是被人拍到了……”

她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商楚堯截斷了:“有我在,不會有人拍到。”

商楚堯的大長腿是真的長,體力也是真的好,抱著林念初還走得非常快。

小桃跟在後麵,最後還是小跑著才追上去的。

路上,林念初確實迷糊極了,人也閉著眼睛睡著了。

壓根把商楚堯抱著她回酒店這件事忘光了。

到了酒店房間,商楚堯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

林念初迷迷糊糊抓住了他的衣角,商楚堯猝不及防,一個踉蹌,幸好用雙臂支撐住了自己,否則就直接撲倒在她身上了。

這一幕,簡直驚心動魄,小桃就嚇壞了。

迅速上前,她果斷的開口:“商少,謝謝你,念念姐確實醉得有些厲害,剩下的就不麻煩你了,我來吧!”

支起身子,商楚堯的目光落在那張精緻小巧的臉上。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她,不得不說,她真的很美。

所以那年,隻是看了一個舞蹈,他就一見鐘情,動了心吧。

他喜歡她,是自己一個人的事。

甚至從來都冇想過讓她屬於自己,他最想要的,一直都是她能幸福快樂。

“念念姐,你知道嗎?”突然,商楚堯情意綿綿的看向林念初,情不自禁的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