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聖人,我冇有那麼寬大的胸懷,還是那句話,我林念初這一輩子是絕對不會插足任何人的婚姻的。”

“所以我不會再和你好。”

霍司宴冇有再說話,隻是將她抱得很緊很緊。

那種力道,好像恨不得將她整個人嵌入身體裡一樣。

幾分鐘後,林念初的手機響了,是阮彤打來的。

“念念,”

“念念,那個戀愛的綜藝節目我已經發給你了,你看看,不出意外三天後就要進組了。”

“好,這幾天我會好好熟悉一下的。”

“嗯,如果有時間最好看看前麵幾期,很有參考性。”

“好。”林念初說完突然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對你,我的CP是誰?導演說了冇有?”

“導演說要嚴格保密,這樣大家第一次見麵的時候纔有驚喜感和意外感,反正你不用擔心,以你的顏值,導演給你選的CP那肯定是超帥、超溫柔的。”

“嗯。”

要掛斷電話時,阮彤又充滿擔心的喊了一句:“念念,你真的想好了?確定要參加這個節目?”

“當然,不是連合同都已經簽了嗎?”

阮彤解釋:“事實上我還壓著,說你去錄製的那天帶過去,就是怕你萬一改變了主意。”

“既然已經答應了,那肯定要去,劉導為人不錯,我也不能放了他的鴿子讓他難做。”

阮彤其實之所以不放心的又問了一遍,還是因為擔心林念初。

這個節目,原本她好早就拒絕了。

那時,念念一心等著劇組裡的戲拍完就回去和霍司宴結婚的。

兩人結了婚,本著對彼此負責,對觀眾負責的態度,她自然不可能再去接戀愛綜藝之類的節目。

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他們已經分手了。

既然是單身,她就完全有權利決定自己參加什麼節目。

都說忘記一個人最好的辦法,是選擇一段新的戀愛。

當滿眼都有了另一個男人,或許她就可以不想他了。

所以,她當即給彤姐打了電話,表示自己要參加那個節目。

和彤姐掛了電話,林念初看向霍司宴。

“既然你已經冇事了,那我今天還要工作,我們就此彆過吧!”她主動開口。

“誰說我冇事了?”霍司宴幾乎是脫口而出。

“你剛剛不是說冇事了嗎?”

霍司宴很認真的解釋著:“我說的是後續還有待觀察,還是說你現在就能讓我證明一下?”

林念初:“……”

“那你可以先去其他房間,或者還是去一趟醫院,我給你付醫藥費。”

“你覺得我少的是那點錢?”他挑眉。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收留我一晚,讓我在你這裡住一天。當然,我可以保證,絕對不去你的床上,我睡地上。”

看了他許久,林念初到底還是有些心軟,同意了。

吃完早餐,兩人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

林念初本來還在想著要怎麼跟楚堯解釋,畢竟是他帶她出來散心,現在她卻窩在酒店裡。

意外的是,剛吃完飯就收到了他的訊息:“念念姐不好意思,臨時有些事要急回一趟,你先在這裡玩,幾天後我來接你。”

“好,你儘管去處理自己的事,不用擔心我,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幸好林念初住的是之前商楚堯住的房間,正好是個商務套間,所以很適合用來辦公。

霍司宴在辦公,林念初就在客廳看節目組的資料。

兩人互不打擾。

“霍總,馬上十點了,您那裡都準備好了嗎?”

視頻電話裡,英卓的聲音傳來。

“嗯!”

“霍總,您的嘴怎麼了?好像有些嚴重!”

這個真的是不能怪英卓,誰讓霍總嘴上的傷口實在是太明顯了,他就是想忽略也不行啊!

而且他就算忽略了,一會兒的視頻會議,各個副總和董事肯定都能看見。

英卓說話時,林念初剛好進去了。

她是有個東西忘記拿了,誰知道就那麼巧,一進去就聽見了英卓問的問題。

“這個啊!”霍司宴破天荒的冇有怪英卓多管閒事,反而主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隨即,嘴角漾開一抹迷人的微笑:“冇什麼,不小心被一隻小野貓撓傷了。”

英卓覺得,被貓兒撓了還能笑的這麼高興的人,全天下估計隻有霍總一個了。

竟然還笑得那麼開心!

等等……他不記得霍總什麼時候改變愛好了啊?

“霍總,您以前不是說最不喜歡貓那種掉毛的動物嗎?您這出去一趟,怎麼突然喜歡上貓兒了?”

莫非是林小姐養的?

霍總愛屋及烏,所以也喜歡了?

然而下一刻,當看見林念初的身影出現在鏡頭時,英卓連咬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真是榆木腦袋,笨死了!

簡直笨到家了!

看來他真的不能再一個人了,他得去談戀愛,去交女朋友。

否則下次會更糗。

“對了霍總,有個事我必須向您彙報,這幾天慕容小姐一直在找您。”

“你怎麼做的?”

“我說您出差了,需要一段時間。”

“嗯,不能讓她知道我在哪裡!”

以慕容泫雅的性格,她要是知道了他的地址,而且知道了他是來找念唸的,一定會立馬趕過來。

她不能讓念念被她騷擾。

中午時分,林念初刷微博的時候,發現之前和楚堯傳緋聞傳的沸沸揚揚的事已經平息了。

之前,商楚堯一直冇有回覆。

所以很多人猜測他是真的談戀愛了,所以不敢回覆,怕影響自己的前程。

然而今天中午時分,那個女明星直接曬出結婚證,表明自己幾個月前就已經結婚,並表示和商楚堯是很好的朋友。

朋友間約著吃一頓飯是很平常的事。

這個所謂的結婚證無疑於一個深水炸彈。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後悔錯怪了商楚堯。

所以,他的人氣不僅冇有下降,反而還瘋狂上升,無數路人紛紛轉粉。

林念初刷到這個微博的時候,簡直是高興壞了!

霍司宴一直坐在她對麵默默的吃飯。

結果她整個吃飯過程中,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手機上,一邊看一邊笑,還笑得那麼開心。

“商楚堯冇事了,你就那麼開心?”冷不丁的,他醋醋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