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楚堯的眸色深了又深,最後把目光落在林念初身上。

要告訴念念姐嗎?

他正在猶豫。

月光下,林念初微縮著身子,她哭得是那麼傷心,猶如一隻柔軟的小貓。

她冇有撕心裂肺地哭嚎,而是把頭伏在他的肩頭,細小地、輕輕地啜泣著。

可那哭聲,卻一聲一聲直抵他的心口。

他的念念姐,他覺得這個世界上最應該得到幸福的人,此刻卻這般難受。

而他除了能給她一個肩膀之外,卻什麼都做不了。

林念初抬頭時,嬌嫩的小臉上掛滿了淚水。

那般模樣,越發讓人心疼極了。

伸手,她輕輕擦了擦臉上的淚,然而突然,就在目光落向不遠處的車上時,她渾身狠狠一怔。

接著,瘦弱的肩頭用力地顫抖起來。

她如果冇有看錯的話,那車是霍司宴的。

她冇想到他會來。

可他既然已經放下了,又為什麼要來找她,再次撥動她的心絃。

迅速地收回目光,林念初強迫自己不看向那邊。

“念念姐……”這時,商楚堯開口:“霍司宴好像來了。”

最終,他還是選擇了說出來。

因為他不想替念念姐做決定,他想讓她自己做決定。

原本以為念念姐會很吃驚、很意外,然而,她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嗯,我看見了。”

“不過,他來與不來都和我冇有關係了。”

“又或者,他隻是簡單地路過這裡,是我們想多了。”

林念初話音剛落,突然,車門被人拉開,緊接著霍司宴修長的身子從裡麵走出來。

月光下,他步調優雅,舉手投足間都透著矜貴的氣質。

慵懶的身子靠在車上,他也不走近,就那樣遠遠地看著林念初。

那一刻,林念初也看了過去。

月光下,隔著遠遠的距離,兩人四目相對。

可卻相顧無言,誰也冇有說一個字。

最後,是林念初側過頭看向商楚堯:“楚堯,你能陪我演場戲嗎?”

商楚堯點頭:“念念姐,都聽你的。”

話音剛落,林念初伸手輕輕牽起商楚堯的手。

她嘴角勾著淡淡的笑容,兩人邁著步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那個模樣看起來曖昧極了。

遠處,霍司宴的雙眸幽深如潭,雙手緊緊攥在一起,手背上更是青筋暴現。

他的腳步幾乎馬上就要邁出去了,人也差一點就要衝上去了。

可在最後一刻,卻被他死死地按住了。

如果他註定給不了念念幸福,他該祝福的,祝福他的女孩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仔細想想,商楚堯確實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外形俊朗,家境殷實。

念念跟著他肯定不會吃苦。

可為什麼?

心口像被千萬隻蟲子啃咬一樣的難受。

林念初牽著商楚堯的手,他們的腳步離霍司宴越來越近,眼看著已經要走過去了。

“念念姐,你真的要走過去嗎?”商楚堯問道。

也是這一刻,林念初驟然清醒。

自嘲地笑了笑,她迅速地掩飾掉眼角的落寞。

“是啊,林念初,你這個傻瓜,你難道真的要走過去嗎?”

“林念初啊林念初,該不會到現在了你還對這個男人抱有幻想吧?”

“你以為你這樣牽著商楚堯的手走過去,他就會生氣,會吃醋嗎?”

她真是糊塗了。

竟然想用他的憤怒和生氣來證明她在他心裡還是有一席之地的。

一個轉身,林念初牽著商楚堯的手往旁邊的小路走去。

幾分鐘後,她才輕輕鬆開商楚堯的手。

“楚堯,謝謝你陪我演這場戲。”

“不過我好像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商楚堯揉了揉她的頭,一臉心疼:“念念姐為什麼這樣說?”

林念初自嘲地笑了笑:“我剛剛竟然奢望他能衝上來拉開你,然後把我抱住。”

說完,她就揚起了頭,一邊笑,淚水一邊從臉頰瘋狂地落下來:“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你說我不是瘋了是什麼?”

林念初的精神狀態很不好。

所以商楚堯執意要送她回家。

然而,兩人都不知道的是,霍司宴的車一直悄悄地跟著他們。

路上,忽然狂風大作,雷聲轟隆。

怕有暴雨,商楚堯就催促司機加快了速度。

幸運的是,林念初下車時還冇有下雨,擔心她一個人上電梯不安全,商楚堯說要親眼看著她進家門才放心。

所以兩人一起進了小區,上了電梯。

看著這一幕,英卓坐在車前麵,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霍司宴的眸色深邃如墨,他抿著唇,全身的氣息又低又冷。

那一刻,誰也不知道他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到了家,林念初給商楚堯倒了一杯水錶示感謝。

商楚堯喝了水後就準備離開,然而這時,大風瘋狂地颳著,陽台上的衣服全都吹到了客廳裡,雨點瘋狂地拍打著窗戶。

暴雨還是來了!

幫林念初收拾好東西,商楚堯就起身準備離開。

剛要出門,就收到司機的電話:“商少,車好像出了一點故障。”

司機的聲音很大,所以林念初也聽見了。

商楚堯立馬無措地關上了手機,同時開口:“念念姐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商楚堯的腳步迅速地邁出了門,然而身後,林念初的聲音卻突然響起:“楚堯,你等一下。”

“怎麼了?念念姐。”

“現在外麵雨這麼大,你的車又壞了,你準備怎麼回去呢?”

商楚堯撓了撓頭笑笑:“冇事,我搭一輛車就到了。”

“時間太晚了,這裡不好搭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在這裡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再走。”

商楚堯驟然愣住了。

好一會兒他纔開口:“不行,若是被媒體拍到了對你影響不好。”

“沒關係啊!”林念初開口:“我們現在不是正好在上戀愛節目嗎?如果真的被拍到了,就當是炒一下熱度。”

“等節目結束了,我們再各自發個聲明解釋一下就好了。”

商楚堯點點頭,然後指了指身後的兩個房間:“念念姐,那我睡哪一間?”

林念初指了指他左邊的一間:“你等下,我給你換一套新的床單和被罩。”

“好,謝謝念念姐!”

林念初出來時,見商楚堯正把手機的攝像頭對著次臥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