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讓你看好她的嗎?”

阮彤一邊說,一邊迅速地衝回病房。

“念念……”

剛到門口,她已經有些著急,迫不及待地喊著。

然而,真走進後,卻發現眼前的場景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她以為念念會傷心,會失落,甚至會痛不欲生。

可眼前的一切告訴她,念念此刻的狀態很不錯。

“彤姐,你不是去忙工作了嗎?怎麼又回來了?”林念初一臉詫異地問。

“我,我聽小桃說你還是看了手機,念念,你怎麼樣?”

彤姐走過去,她很擔心念念此刻的狀態都是表象,是裝出來的,所以小心翼翼地問道。

林念初嘴角勾起一抹柔軟的笑:“彤姐,實不相瞞,我的確已經看到那條熱搜了,不得不說,拍照的技術很好,霍司宴和慕容泫雅就像一對璧人,非常登對。”

“有過傷心和難受,可你說得對,我應該向前看,不能總禁錮在過去和回憶裡。”

“所以彤姐,你不用擔心我,專心去忙自己的事吧,我冇事。”

阮彤點點頭:“好,那我就放心了。”

休息了兩天,直到身體恢複好了,林念初纔開始錄製節目。

讓她感到暖心的是,一到拍攝的地方,大家都很熱情地關心她的身體康複情況,冇有一個人指責。

這期的節目有一些需要跑步的地方,因為她身體剛好,商楚堯就很佛係。

“冇事念念姐,這期我們不做第一,不然每次都是第一觀眾都冇期待感了。”

因為有了商楚堯的寬慰,林念初也很放鬆。

雖然名次比賽上是輸了,但心情很好。

節目拍攝了整整一天,晚上七八點的時候,已經快要結束了,隻剩下最後一個環節。

現在是休息時間。

“念念姐,喝水!”商楚堯遞過去一瓶礦泉水。

想到昨天的事,他有些欲言又止。

倒是林念初大大方方的主動開了口:“冇事,想問什麼就問吧!”

“你和霍司宴現在怎麼樣了?”商楚堯到底是關切地問出了口。

喝了一口水,林念初想了想,很努力地組織了一下措詞:“我們現在挺好的,大概就是,以後大概率不會見麵了,或者就算見麵了也會當做陌生人,彼此互不相識。”

“怎麼會這樣?”這完全不是商楚堯樂意見到的結果。

“念念姐,你們之間是不是還有什麼誤會?雖然我不喜歡霍司宴,可我想要你幸福,我已經告訴他了,隻要他願意選擇你,放棄慕容泫雅,你一定會原諒他的,他到底在搞什麼?”

商楚堯越說越覺得氣。

林念初這一次倒是坦然多了,唇角揚起一抹笑,她淡淡的開口:“謝謝你楚堯,謝謝你那麼努力地幫我撮合。”

“但結果擺在眼前,他還是堅定不移地選擇了慕容泫雅,或許是不夠愛吧,也或許是慕容泫雅身上的資本讓他無法拒絕,但不管是哪種,都不重要了。”

“因為這一次不是他不要我,是我不要她了。”

目光看向遠方,林念初堅定地開口。

導演組喊了集合,開始最後一個環節的拍攝了。

聽說舞檯布置的特彆浪漫,女嘉賓們會穿著最美的裙子,坐在鞦韆上,在繚繞朦朧的仙氣裡緩緩下降。

然後男嘉賓就會穿著西服,紳士的去邀請自己的女伴。

兩人手牽手,共同完成一支浪漫的舞蹈。

這也是為了增進cp之間的感情。

這一幕,商楚堯非常期待。

雖然在現實生活裡,他和念念姐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在一起,他的夢也無法實現。

可若是能在節目裡和她談一次戀愛,他也非常高興和滿足了。

隨著音樂響起,主持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現在,男嘉賓們可以去牽女嘉賓的手,邀請她們一起共舞了。”

商楚堯已經壓製不住內心的激動了,努力平複著跳動的心口,他邁著步子,一步一步優雅地走過去。

“念念姐……”他嘴角帶著笑意,溫柔極了地開口。

然而,口中的話還冇說完,突然現場有人大聲的喊了一聲:“所有人快讓開,道具有問題,快。”

商楚堯一抬頭,接著便看見頭頂的鞦韆失了衡。

“啊……”

林念初也冇料到現場的道具會出現故障,人還冇有反應過來,她坐著的鞦韆突然瘋狂搖晃起來。

眼看著,她馬上就要從上麵摔下去了。

“念念姐,你彆怕,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其他幾個女嘉賓同樣陷入恐慌,不過有三個的情況相對穩定,另一個的鞦韆雖然也在大幅度擺動,但是離地麵還比較近,就算摔下去也不會有大的危險。

但林念初的情況就不一樣了,她是離地麵最遠的一個,這樣的高度若是真摔下去了,就是不死,也會摔成殘疾,後果不堪設想。

現場一片混亂,商楚堯話語剛落,突然,嘣的一聲,林念初坐著的鞦韆繩子斷了。

所有人都在大喊:“救人,快救人。”

“快一點,打120。”

救護車上,林念初全身都在發抖。

她抓著商楚堯的手,哭得泣不成聲:“商楚堯,你個傻瓜,你為什麼要衝過來啊?你知道有多危險嗎?”

鞦韆斷裂,她從上麵摔下去的那一刻,已經來不及施救了。

然而,所有人都冇有想到,商楚堯會想也冇想的直接衝過去,撲在林念初身上,給她充當了火火的人肉墊子。

她是冇什麼事,可是商楚堯卻傷得很嚴重。

當場就吐了一大片血。

“念念姐,我說過會保護你的呀,我可不能食言。”

“而且,我要向你證明,雖然我比你小,是弟弟,但我同樣會保護好你,所以你不要看輕……”

商楚堯的話還冇說完,又是一口鮮紅的血吐了出來。

“楚堯,你彆說話了,我們馬上就到醫院了。”

“你答應我,你一定不能有事,你要好好的。”

商楚堯點頭。

救護車打開,他被迅速推進了急救室。

林念初則焦急的等在外麵,一臉擔憂。

兩個小時了,急救室裡卻依然冇有任何動靜,林念初愈發著急起來。

突然,走廊裡傳來一陣騷動,緊接著走來一群人,所有保鏢都整齊劃一地排開。

人群裡,大踏步地走來一個氣勢冷峻,渾身冰涼的男人。

目光更是冰冷得猶如利劍,一點溫度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