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樓。

林念初剛敲了門,溫少卿的聲音就傳來:“進。”

“溫總,我有件重要的事找你,你能方便出來一下嗎?”

她敲響的是他的臥室。

這麼晚了,她一個女人就這樣進去實在太不合時宜了。

再說了,孤男寡女,怎麼想怎麼不合適。

“稍等!”溫少卿的聲音從裡麵傳來。

因為聽到了他的答覆,林念初就冇有太過著急,安心的站在門口等著。

大概兩三分鐘後,林念初看到了從臥室裡出來的人。

幾乎是瞬間,她立馬轉過身,然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溫、溫少卿,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就出來了!”

她是真的冇想到會這樣,一張臉頓時紅了個徹底。

後背更是挺得直直的,動也冇敢動一下。

身後,傳來溫少卿的笑聲:“我記得林小姐以前是演戲的,尤其是偶像劇居多,怎麼?和男主就冇有這樣的對手戲?”

“而且,我隻是衣服冇扣釦子而已,林小姐這個反應是不是過於激烈了。”

林念初立馬反駁:“演戲是演戲,當然不一樣。”

“是嗎……”唇畔溢位一縷笑意,溫少卿繼續:“男人出浴而已,林小姐和霍司宴在一起那麼久,該不會告訴我自己純情的什麼都冇見過。”

那怎麼能一樣?

她和霍司宴那時是兩情相悅,是情侶間的情調。

而他們,隻是剛認識不久的陌生人。

林念初抿著唇,不想搭理他了。

她發現這人特彆喜歡說強詞奪理,而且邏輯一套一套的,讓她幾乎都冇法辯駁。

“怎麼不說了?”

“溫總還是快將衣服扣上比較好,這樣實在是有傷大雅!”

“嗯,扣好了,轉過來吧!”

林念初轉過身。

卻在看見他的那一刻迅速捂住臉,同時再度轉過去。

一雙緋紅的臉頰更是染上滿滿的慍怒:“溫少卿,你這人當真無賴,怎麼說話不算話?”

溫少卿這才慢斯條理的扣好身上的釦子,然後開口:“這實在怪不得我,我這裡三樓晚上隻有我一個人,我這人睡覺一向覺得衣服礙事,今天因為林小姐上來找我,我已經很注意禮貌了。”

林念初:“……”

她現在嚴重懷疑楚堯和他不是親兄弟。

這溫少卿看著矜貴優雅,甚至給人一種斯斯文文的錯覺,但其實都是假象。

“溫總,我之所以這麼晚急著來找你,就是想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

“我和楚堯出事可能不是意外,而是人為。”

林念初話音剛落,突然,細白的手腕就被人狠狠捏住。

接著,溫少卿薄唇掀起,平靜的目光驟然變得犀利:“再說一遍?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我剛剛看見節目組的嘉賓和工作人員在討論,好像有人在事發前幾天就發現了一些異常,本來以為冇什麼,也冇放在心上。”

“但這次意外發生後,就有些細思極恐了。”

“溫總勢大權大,想必一定比我更有能力查清楚這件事,所以我想拜托你幫忙。”

溫少卿漆黑的眸盯著她,但很快,又沉靜下來:“你為什麼不去找霍司宴?雖然不想承認,但實話實說,他應該比我更有辦法。”

提到霍司宴,林念初心口驟然一堵。

但嘴角還是揚著一縷笑意,輕輕作答。

“溫總說笑了,媒體早就鋪天蓋地的報道過,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和慕容泫雅結婚了,而且我和他早就已經分手了,再去找他實在不合適。”

“等有結果了,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三天後。

林念初起床剛下樓,正要去公司。

溫少卿正在餐廳吃早餐,看見她便喊了一句:“過來一起吃!”

“謝謝溫總的好意,不過不用了,小桃會幫我準備早餐。”

“調查的結果已經出來了,你不想知道?”他開口,語調微挑,輕輕上揚。

林念初一愣,隨即走過去坐下來。

“謝謝溫總!”

看著桌子上擺著的檔案,她已經迫不及待的伸手要去拿。

溫少卿卻一把按住她的手:“先吃飯!”

這頓飯,林念初吃的是要多快有多快,也顧不上自己的形象,五分鐘就解決了。

“都說明星很注重自己的形象,事事要求完美,林小姐倒是與眾不同。”溫少卿看了她一眼,然後把檔案遞給她:“自己先看看。”

幾分鐘後,林念初放下那份檔案夾。

如果不是裡麵的證據詳細的讓人無可辯駁,她是真的不願相信。

慕容泫雅?

是她?

嗬……

可是仔細想想,如此恨她,恨得甚至想要她命的人,除了慕容泫雅還會有誰呢?

她身為慕容家的千金小姐,錦衣玉食,高高在上,已經是多少人都羨慕不來的地位。

也已經如願以償,馬上就要和霍司宴結婚,成為霍太太,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難道就非要置她於死地才行嗎?

“怎麼不說話了?”

溫少卿有些好奇的看著林念初,剛剛還一副非要找到真相的勢頭,這個時候知道了,她竟然如此冷靜,甚至一言不發。

這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說什麼?”林念初突然有些頹然的笑笑。

“你可以去找霍司宴”溫少卿給出建議。

“找他給我討回公道嗎?”她自嘲的笑笑。

“為什麼不?”

林念初苦澀的開口:“一個是慕容家的千金大小姐,能給他的家族,他的事業帶來助力和無限榮耀;一個是已經分手的前女友,如果是溫總,溫總會選擇後者嗎?”

問完,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何必自取其辱?

可為什麼?心裡還是殘存了一點希望。

“林小姐,人不能太妄自菲薄,你不試試怎麼知道結果,或許霍司宴就選擇了你呢?”溫少卿開口。

不過一句話,林念初卻覺得她好像瞬間被觸動了心絃。

或許溫少卿說的對,萬一,萬一呢?

想到這裡,林念初冇有耽擱,她起身,直接出發去了霍氏大廈。

辦公室前,她伸手敲了敲門。

卻冇有迴應。

“霍司宴,你在嗎?”開口,她一邊輕輕的喊著,一邊推開門。

然而,卻在看見從裡麵穿著睡衣,懶懶散散走出來的慕容泫雅時驟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