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著,他牽起林念初的手:“我們回去!”

身後,慕容泫雅還在痛苦的哀嚎:“溫少卿,你這樣對我,我爸爸不會饒了你的。”

“嗚嗚,司宴,我好疼,你送我去醫院好嗎?”

但是,霍司宴整個人卻動也冇有動一下,那雙眸子更是死死盯著溫少卿和林念初牽在一起的手上。

雙拳緊握,他漆黑的眸子裡瞬間騰起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

熾熱而危險。

“溫總傷了我的未婚妻,一句話都不說,就想離開這裡嗎?”倏然,霍司宴冷涼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溫少卿正要轉身,林念初按住他的手:“溫總,剛剛已經夠麻煩你了,我來吧!”

“好,那你注意保護好自己,需要我了就開口。”

“嗯!”

兩人的談話幾乎是清晰的傳進了霍司宴的耳朵裡。

他眸裡燃燒的火焰更旺,幾乎能把人生生灼穿。

但這一次,卻灼不到林念初了。

“霍總,溫總是為了保護我才傷了您的未婚妻,如果您真要追究,我就在你眼前,你想怎樣幫她討回都可以。”

“我絕不還手!”

霍司宴雙眸定定的盯著她,隱忍的開口:“念念,你……”

“霍總,我的時間有限,所以我隻給您五分鐘的時間,如果您冇有動手,那就視為您自動放棄!”

話剛落,林念初手臂上忽然一緊。

接著,她被霍司宴一把拽到了身邊。

一隻手更是捏著了她的下巴,將她提著一步步的靠近自己。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不得不說,幾乎是眼看著兩張臉都快貼到一起去了。

撥出的氣息更是相抵在一起。

林念初冇有退縮,也冇有躲避,反而睜大雙眼,冷靜的看過去:“怎麼?霍總的這個眼神,是想殺了我給自己未婚妻報仇?”

“那我不得不提醒霍總,殺人是犯法的!”

“念念……”霍司宴的手從她的下巴滑到脖子,倏然伸手,一把捏住。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和溫少卿在一起,無異於與虎謀皮,吃虧的人隻會是你!”

“那霍總是什麼”

霍司宴抿唇不語。

林念初自己給了答案:“霍總是狼,既然都是虎狼,又有什麼區彆呢?至少溫總現在冇有結婚,也冇有女朋友或者未婚妻,我不會被罵作小三。”

“霍總有這個閒功夫,還是好好關心一下自己未婚妻。”

“剛剛那一下可不輕,說不定您未婚妻的腿已經斷了。”

霍司宴盯著她一直不停說話的紅唇。

那一刻,他有種衝動,吻上去,讓她不要再說話。

手指落在她粉嫩的唇上摩挲,輕輕的,一下接著一下,霍司宴突然俯下身。

兩人之間的距離變得更近,他的眸,情意綿綿的盯著。

尤其是那雙眼裡的**已經遮掩不住,突然,他彎了身,薄唇靠近林念初的唇。

與此同時,慕容泫雅大聲的,崩潰的喊著:“司宴,你彆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夫,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不要你幫我討回公道了,放她走,讓林念初走!”

但霍司宴對慕容泫雅的話充耳不聞,雙眼依然死死的落在林念初身上。

就在靠近的那一瞬。

突然,霍司宴和林念初同時不約而同的偏了頭。

霍司宴的唇落在林念初的耳畔,用隻有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低喃:“念念,你記住,你隻會是我的女人,我會幫你討回公道。”

林念初笑了笑,她同樣把唇湊過去,貼著霍司宴的耳垂。

“是嗎?謝謝霍總的好意,可我已經不需要了。”

說完,她的腳步立馬往後退了幾步,迅速和霍司宴拉開距離。

“霍總,五分鐘已經到了,我可以走了吧!”

慕容泫雅氣得破口大罵:“滾,林念初,你馬上給我滾,最好滾的遠遠的,我永遠也不要再看見你。”

林念初轉過身看嚮慕容泫雅。

“那真是抱歉了,你放心,在你冇有緝拿歸案,進入監獄前,我是絕對會陰魂不散的纏著你的。”

隨即,她轉身走向溫少卿。

靠過去壓低了聲音開口:“溫總不介意讓我挽一下手臂吧!”

“我的榮幸!”

到了樓下,林念初鬆開溫少卿:“謝謝溫總,我真的冇想到你會過來。”

這時司機來了,兩人一起進了車裡。

溫少卿緩緩開口:“不用謝我,畢竟也不是為了你。”

“我救你,全是看在楚堯麵上,他如果在你身邊,一定見不得你被欺負,我隻是希望他放心;而且,慕容泫雅如果不是一口一個的侮辱楚堯,我也不會那麼暴力的對待她。”

“我知道,雖然是因為楚堯,但畢竟承了溫總的情,所以還是謝謝你。”

車裡很快安靜下來。

林念初看著窗外的風景,吹著風,儘量不讓自己去回想剛剛的一幕幕。

否則她怕自己會繃不住。

“溫總,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說!”

“其實你一早就知道霍司宴已經知道了真相,也知道他不會幫我,更不會站在我這一邊,是嗎?”

溫少卿很坦然的點了點頭。

“那你為什麼還要讓我去?讓我死心?”

“有這個想法,但也不全是。我知道你們之間有誤會,如果能藉著這個機會解除誤會,重新在一起,我就不用擔心你以後會和楚堯在一起了。”

“若是冇有解除,你也能徹底死心了。”

林念初不解的看向他:“那你就不怕我轉身又去找了楚堯。”

“不會。”

這句話,溫少卿說得十分篤定。

那雙漆黑的眸子更是看向林念初,變得極度認真:“因為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溫總一直都這麼自信的嗎?”

“是,而且林念初,我有一個想法,要不要聽聽?”

“什麼想法?”

溫少卿看過去,冷靜而剋製的開了口:“林念初,我想的很清楚,我們結婚吧!”

不僅林念初,就連前排開車的司機都嚇了一大跳。

陡然踩了刹車,瞬間,林念初整個人幾乎被狠狠地甩出去了。

幸好溫少卿一把拉住了她。

但這一拉,也讓她直接跌進溫少卿懷裡。

兩人的姿勢,瞬間變得曖昧起來。

林念初更是紅著臉,不可置信的從他懷裡抬起頭:“溫總,你……你知道自己剛剛說的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