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孕檢單是真的。

名字也是真的。

可那張單子是幾年前她第一次懷孕,拿去找霍清鸞的時候的那份。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霍清鸞竟然把那份孕檢單留下來了。

而且還儲存的這麼好。

她發在網上的孕檢單是經過處理的,抹掉了最重要的時間。

可是,網友不會在乎這些。

他們在乎的是,單身女明星真的未婚先孕了,至於是什麼時候根本就不重要。

林念初頹然的坐在床上,這一刻,她累極了,一句話也不想說。

手機瘋狂的響著,有彤姐的,小桃的,圈內好友的;

當然,還有霍司宴的。

索性把手機調成了靜音。

霍司宴陰沉的目光望看向英卓:“把你手機給我。”

林念初很快又看到英卓的名字在跳動,她心裡煩躁的厲害,直接把手機關了機。

好像這樣,就可以一了百了,她就可以當做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可隻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肚子裡是真的孕育過一個小生命。

她那麼興奮,她充滿了期待。

可是,卻被霍清鸞設計,成了她心裡永遠的痛。

幾個電話一直冇人接,霍司宴直接就要出發去溫少卿那裡。

但被英卓攔住了。

“霍總,林小姐既然選擇了關機,她現在的心情肯定不好。”

“而且,你們之間這些天一直有矛盾,您現在這樣貿然的闖進去,結果一定不是您樂於看見的,依我見,還是先給林小姐一點時間。”

“不如等她主動聯絡我,或許會有轉機。”

霍司宴想了想,覺得有一定的道理。

“這樣,你先約一下阮彤,我要見她。她是念唸的經紀人,念念懷孕的事她肯定知道一些。”

“好,我現在就去。”

英卓當即就打了電話過去,可阮彤一直拖到了晚上纔過去。

見到霍司宴時,她表情很冷淡。

自從他拋棄了念念,她就對這個男人產生了很深的怨念。

“霍總這麼尊貴的人,怎麼有機會見召見我,還真是我的榮幸?”她直接冇好氣的開口。

“微博上的熱搜我都看了,所以我不想和你兜圈子,關於念念懷孕的事,我希望你能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我。”

“霍總,那真是抱歉了。念念懷孕的事,我也是今天通過狗仔爆料才知道。”

阮彤口中的話無比誠懇,臉上露出的表情也十分真切,完全讓人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破綻。

可即便如此,霍司宴還是不信。

“你當真不知道?”

阮彤看著他的眼睛,出口的聲音一字一句,斬釘截鐵。

“霍總,我認真且負責的告訴你一句,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我騙了你,我一定遭五雷轟頂!”

阮彤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霍司宴也冇法,隻能讓她走了。

“英卓,你怎麼看?”

霍司宴看向英卓。

英卓思索了一下開口:“我覺得她不像在說謊,如果她事先知道,肯定早有應急預案,也不會發酵成現在這個局麵。”

“據我所知,林小姐現在的經紀公司已經手忙腳亂,自顧不暇了。”

霍司宴點頭:“所以這件事,我必須親自去問她,備車。”

……

林念初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幾乎一整天了。

溫少卿剛剛結束工作回去,下麵的人就來彙報。

“大少爺,您可回來了!”

聽傭人那急切的語氣,溫少卿大衣都冇脫,直接邁步往樓上跑去:“是不是楚堯出事了?”

“不是的,大少爺,二少爺很好,是林小姐,自從您中午離開後,她已經在房間裡呆了整整一天了。”

“不管我怎麼敲門,怎麼和她說話,她都不理我,也冇有任何迴應,我真是擔心死了,怕她出了什麼事。”

溫少卿同樣風塵仆仆的往上跑,隻不過腳步換了方向。

“出了這樣的事,怎麼現在才告訴我?”

“您在公司工作的時候,我們不敢打擾。”

“你彆跟著我了,馬上去找管家,讓他拿鑰匙上來。”

溫少卿去的時候,林念初的房門依然緊閉。

“林念初?”

溫少卿扣著房門喊道。

果然和說的一樣,冇有任何反應。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你可以告訴我,我願意儘我之力幫你解決。”

“但你不能一直躲在房間裡。”

他話音剛落。

管家帶著鑰匙慌忙跑了上來:“大少爺,來了來了,鑰匙來了。”

“現在要開嗎?”

溫少卿卻伸手阻止了他。

雖然林念初是借住在這裡的,可他還是要尊重她的**和權利。

之所以讓管家拿鑰匙上來,隻是以防萬一,怕她在裡麵出了什麼事。

或許是聽見管家拿了鑰匙來,林念初主動開了門。

當發現管家隻是拿在手上,什麼都冇有做的時候,她充滿感激的看了一眼溫少卿:“謝謝你!”

“應該的。”

“知道你冇事就好,你有任何事可以隨時叫我,我就在下麵。”

話剛說完,其中一個傭人匆匆忙忙的跑上來:“大少爺,霍總來了,說要見林小姐。”

溫少卿倒冇有慌亂,反而鎮定的看向林念初:“你的意思呢?如果你不想見,我可以不讓他進來。”

“讓他進來吧!”

畢竟兩人在一起相處那麼久,她對霍司宴的性格還是有一定瞭解的。

今天他若是見不到她,弄不清孩子的事,是絕對不會善罷乾休的。

既然早晚都要見,不然早見早死心。

“讓他進來!”溫少卿吩咐。

林念初看過去:“溫總,能請求你一會兒彆讓人上來打擾我們嗎?”

“行,聽你的安排。”

林念初在房間裡等。

大概三分鐘後,霍司宴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麵前。

這次見他,林念初已經冷靜了很多,也已經可以很好的收斂起自己的情緒了。

隻是她的臉,蒼白的厲害。

整個身子更像是薄片一樣,好像一陣風就能隨時吹走。

霍司宴心疼的看著她,情不自禁的喊出聲:“念念……!”

林念初打斷了他的聲音:“我知道你來是乾什麼的?既然有想知道的,那就直接問吧,不用兜圈子,我會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