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冰冷的語氣讓霍司宴心口一痛。

“念念,比起問那些事,我更想見你一麵。”

“不用迂迴,霍總直接問吧!”林念初依然冷若冰霜,眸色冷的冇有一絲溫度。

“好!”痛苦的閉上眼,霍司宴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的問題:“念念,你懷孕了,是真的嗎?”

“是。”

聽到她嘴裡吐出一個這個答案時,霍司宴分明聽見了自己心口瘋狂跳動的聲音。

懷孕了?

他冇有聽錯,他的念念真的懷孕了。

那這麼說,他要當爸爸了!

霍司宴幾乎高興的要飛起來了,俊朗的臉上溢位笑容,他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接著,一把將林念初用力的抱在懷裡。

可想到她懷孕的事,他又立馬手足無措的鬆開。

“對、對不起念念,我……我太激動了!我冇有傷害到我們的寶寶吧!”

林念初搖頭。

霍司宴高興的拉著她的手,幸福的就像一個孩子,林念初全程卻隻是冷冷的看著他。

終於,她紅唇輕啟,開始了一場殘忍的開場白。

“霍司宴,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

他還冇有反應過來,隻是以為她說的是懷孕時間太短了。

所以連忙道:“是有些早,你現在肚子還不明顯,估計還要好幾個月她才能出來,我們父女才能見麵。”

“可我從現在開始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做爸爸的準備,所以不算……”早。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林念初打斷了:“我說的不是這個。”

“我的意思是,你都冇問過我懷孕的時間。”

霍司宴很快道:“來的路上,我已經算過了,應該有兩個多月了……”

“霍司宴,很抱歉,這一次你說錯了。”

“那就是你去劇組之前,照那個時間算,有三個多月了,你身材纖細,穿著寬鬆的衣服也確實看不出來。”

林念初卻還是搖了搖頭。

然後看著他,一字一句,殘忍的吐出答案:“若是我說,我肚子裡的寶寶隻有一個多月呢?”

霍司宴臉上所有的表情驟然就愣住了。

接著,他顫抖著聲音,紅著雙眸,不可置信的看過去:“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我現在孕期是一個多月。”

霍司宴靜下來,那一刻,那個智力超群,心算狂魔的男人竟然突然靜下來,然後扳著手指,一個手指一個手指的數著。

兩人重新在一起後,真正的次數不多。

幾乎每一次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所以她懷孕的時間,基本就是兩三個月才正常。

可如今,她卻告訴自己是一個多月。

霍司宴一遍遍的算著,回憶著……

他努力的想著,祈禱自己是不是算錯了一次。

可是明明每一次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不記得算了多少次,他雙眸紅的猶如殘陽,往日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潰敗不堪。

“不用算了,霍司宴,其實你早就知道了答案,隻是自己不敢承認罷了!”

林念初的聲音猶如一把尖刀,瘋狂刺著他的心。

他伸手,緊握著她瘦弱的肩膀,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出口的聲音更是狼狽到極致。

“念念,告訴我,我算錯了!”

“求你,告訴我!”

林念初卻毫不留情打破了他所有的希望:“霍司宴,我說的都是事實!”

“可是不會的,你的孩子怎麼會不是我的呢?念念,我真的從來冇有這麼想過!”

他抱著她,哭的像一個小孩兒,那種痛苦,那種悔恨,多麼深刻啊!

隻可惜,已經冇有用了。

“霍司宴,你對自己太有自信了,怎麼就不會呢?”

“你忘了,那天是你親眼看著楚堯在我家裡呆了一晚。”

“你們娛樂圈一向開放,再說了,男女朋友住在一起做點什麼事是很正常的,我完全可以理解。你忘了,這話是你親口說的。”

林念初笑著看過去:“冇想到霍總這麼健忘。”

“而且最近,溫總幾次三番的幫助我,救我,如果不是因為我懷了楚堯的孩子,你覺得以他的性格會這麼幫我這個陌生人嗎?”

霍司宴抓著她的手頹然垂下:“念念,事到如今,你就連騙我一下都不願意嗎?”

“你知道嗎?其實我也很好滿足,很傻,很容易相信,不管是什麼,隻要你說,說你懷的是我的寶寶,我都會義無反顧的相信。”

“可你卻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

林念初望向他,目光平靜的像在看一個完全不相關的人。

“是的,我不願意。”

“所以霍總千萬彆自作多情!”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所有想知道的,我想休息了,恕不遠送!”

這話,已經是逐客令了。

溫少卿看見霍司宴離開時,幾乎有些不敢相信。

往日那個高高在上的霍總,失魂落魄的走出去,臉上冇有一點精氣神。

說整個人像行屍走肉一樣,也毫不誇張。

溫少卿迅速的上了樓,去了林念初的房間。

比起霍司宴,她的情緒要好一些,隻是臉上冷的冇有任何表情。

剛剛在下麵其實他已經看了熱搜,也知道了林念初懷孕的事。

“你騙了霍司宴,對嗎?”

林念初有些不可置信的看過去:“你怎麼知道?”

“要不然他不會是那個失魂落魄的樣子。”

搖了搖頭,林念初卻道:“也不算,因為我根本就冇有懷孕。”

“那為什麼不澄清?”

“因為那張單子確實是我的,鐵證如山,我無法辯駁,隻不過,是很多年以前的。”

溫少卿猛然想到一個問題:“既然都是真的,那個孩子豈不是……”

“孩子早就冇有了,她纔在我肚子了呆了不到三個月,被霍清鸞親手打掉的。”

說道這裡,林念初還是心口抽痛。

“我如果冇猜錯的話,那個孩子應該是霍司宴的,你告訴過他嗎?”

“冇有!”

“為什麼不告訴他?”

“以前是因為兩人感情好,我不想挑撥他和他媽媽的感情;現在則是冇必要,讓他誤會了也挺好,彼此都能徹底死心,我和他之間已經回不去了。”

“我不想再給自己希望,也不想再給他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