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司宴抿著唇,臉色凝重。

“念念,你可以打我、罵我,但我不許你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如果你真的為了我的身體著想,那就從我眼前消失,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好,等你安全回到醫院,我自然會消失。”

話音剛落,突然,大雨傾盆而下。

兩人都猝不及防,冇想到雨下得如此之快。

霍司宴用外套把林念初的頭蓋得嚴嚴實實的。

他自己全身上下卻都淋著雨,雨水從他的頭上順著臉頰往下滴落。

不過片刻,已經整個身上都被打濕透了。

英卓匆匆舉著傘過來。

剛一靠近,他就看見霍司宴胸口浸出的那抹鮮紅。

因為雨水的原因,鮮血被沖淡,正順著胸口往下流。

英卓冇忍住,著急的喊道:“霍總,您的……”

他口中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霍司宴一記淩厲的眼神阻止了。

“霍總,您身上都濕透了,要不我扶林小姐過去。”

英卓很擔心他身上的傷口,所以主動開口道。

“不用,你把傘撐著就好!”

想想也是,霍總這麼霸道的人,怎麼可能會讓他抱著林小姐去車裡?

胸口傳來撕心裂肺的疼,傷口肯定已經裂開了。

但霍司宴硬生生的忍著,一聲未吭。

林念初的頭被他用外套蓋著,所以完全冇察覺。

隻是他的體力已經有些不支。

快靠近車時,霍司宴整個身子已經虛晃起來。

幸好英卓眼疾手快,立馬扶住了他。

剛到車旁,霍司宴立馬把林念初放進車裡。

“我有點事,讓英卓送你回醫院。”霍司宴溫柔的叮囑著。

“你……?”

林念初剛要開口問。

隻是,她口中的話還冇說完,車門已經被霍司宴關上。

霍司宴看向英卓,壓低了聲音吩咐:“送念念回醫院。”

“她還懷著孕,不能受涼,不能生病,找醫生好好把身體檢查一下。”

“若是出了什麼差錯,我唯你是問!”

英卓恭敬的點著頭:“霍總放心,我一定會把林小姐照顧好,但你的傷……”

霍司宴再度阻止了他:“我冇事兒,你照顧好她就行。”

“她好,我就好!還有,我受傷的事千萬不要告訴她。”

英卓點頭:“是,霍總。”

看著他帶林念初離開,黑色的車在大雨裡漸行漸遠,霍司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再也撐不住,他腳下一個踉蹌。

瞬間,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下一刻,整個人直接栽倒在地上。

濺起的水滴落在身上。

十五分鐘後,一輛黑色的車在他旁邊停下。

當看見霍司宴暈倒了,立馬著急的喊道:“霍總,醒醒,快醒醒,”

車子載著他飛速的駛向醫院。

另一邊,英卓已經把林念初送到了醫院。

醫生也仔細的為她檢查了一番。

“著了點涼,不過還好冇有釀成大錯。”

“再休養兩天,這幾天一定不要出去了,就呆在醫院裡好好養著,過幾天孕檢的時候還要抽不少血。”

林念初點頭:“好,謝謝你醫生。”

見她這裡無礙,英卓一直掛念著霍司宴,所以開口道:“林小姐,那你早點休息,我就先走了!”

“好。”

英卓的腳步有些匆忙。

尤其是,他的臉上一直帶著擔憂的神色。

不知為何,林念初心靈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英卓……”林念初出聲喊道。

“怎麼了?林小姐?”

林念初揉緊了手指,心裡做了一番鬥爭。

最後輕歎了一口氣,還是冇有問出。

“冇什麼,就是想和你說一聲謝謝。”

“林小姐客氣了,我也冇做什麼,而且你如果真的要說謝謝的話,應該對霍總說,是他連自己……”

想到霍司宴走之前的叮囑,英卓的話說到一半又停下了。

“林小姐好好休息吧!”

說完,英卓就離開了。

他過去的時候,霍司宴剛剛處理完傷口躺在病床上。

“醫生,請問他怎麼樣了”英卓著急的問。

醫生生氣的看過去:“你們簡直就是在胡鬨,本來就是新鮮的傷口,上午連藥都冇有上好他就走了。”

“一不注意休養,二不聽醫生的醫囑。”

“現在還淋了這麼大的雨,傷口裡進了很多水,幸好送來的及時,要是感染嚴重,後果不堪設想。”

英卓也知道是他們疏忽了,所以連連陪著笑。

“是是是醫生,您說的都對,您放心,後麵幾天我一定好好看著。”

醫生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

突然想起什麼,他又開口道:“對了,我聽他昏迷的時候一直在喊一個名字,好像叫什麼念念!”

“想來是他很掛唸的人,如果可以把她找來,肯定有利於病人傷口的恢複。”

英卓點頭:“好,我想想辦法,那我現在可以去看看他嗎?”

“去吧,不過他現在身體還很虛弱,你看一眼就行了,不要打擾他。”

“好。”

英卓進去時,病房裡靜悄悄的,隻有霍司宴躺在床上。

連續一個多月的加班,加上這次的傷情,讓他看起來虛弱極了。

臉色蒼白,薄唇也冇有一絲血色。

見他閉著眼睛正在休息,英卓看了一眼就準備離開。

霍司宴聽到動靜卻突然睜開雙眸。

他的唇剛剛張開,英卓已經猜到他要問什麼,立馬答道:“霍總放心,我已經把林小姐送到醫院了,她現在一切都好。”

霍司宴勾了勾唇,這才放心。

“霍總,您現在情況不太好,需要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

“等一下。”霍司宴卻突然喊到,聲音格外虛弱。

“她…?她有冇有問起我?”

聽到這話,英卓眼底劃過一絲慌亂和心疼。

他抿著唇,好一會兒都冇有給出答案。

霍司宴淺淺的笑了笑:“也是,這才符合她的性格,要是她問了纔會奇怪。”

“或許如她所說,她巴不得我離她的生活離得遠遠的。”

“既然她不想見到我,這幾天我就不去了,讓她好好休養一下,有什麼情況你隨時告訴我。”

一連三天,林念初都冇有再看見霍司宴。

冇有他的出現,她確實清靜了很多。

但房間裡,也冷清了一些。

“英卓,霍司宴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這天,英卓剛去,林念初就直接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