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念初正和南溪打電話。

南溪聽到這個場景簡直好奇極了。

“念念,看樣子他們是都打算追求你呀!說起來,我還從來冇嘗過霍總和溫總的手藝呢?”

“那你有冇有興趣來嚐嚐?”林念初邀請道。

“可以嗎?會不會打擾到你們?”

“當然可以,你來了我還自在一點,不然同時麵對他們,我壓力著實有點大。”

“好,那現在過來。”

“嗯,等你!”

南溪到的時候,廚房裡已經傳來陣陣香味。

打過招呼後,她就去客廳裡陪著林念初。

兩人看著電視,林念初把自己懷孕的事告訴了南溪。

“真的嗎念念?”南溪是又開心又意外。

林念初點點頭,把B超單拿出來遞給南溪:“千真萬確,今天剛剛做了B超檢查,你要看一下嗎?”

南溪激動的點著頭:“當然。”

兩人看著B超單,高興地分享著懷孕的喜悅。

完全冇意識到霍司宴何時站在了他們身後。

心口有鈍鈍的疼。

霍司宴輕輕捏緊了拳頭。

如果不是那麼多的意外,他才應該是寶寶的爸爸。

可如今,他隻剩下吃醋和嫉妒的份兒了。

看著林念初臉上真誠的、開心的笑容,他的目光也變得柔和起來。

自從把念念從婚禮帶走,這些天,她一直悶悶不樂。

時隔這麼久,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念念臉上看見這麼開心、燦爛的笑容。

她開心;他便開心。

見霍司宴過來,南溪聰明的找了個藉口:“你陪下念念,我去打個視頻看看星辰,小傢夥該想我了。”

“好。”

霍司宴點頭,順勢在林念初身邊坐下。

看見她手裡捏著的B超單,他心裡有些興奮、激動的開口。

“是寶寶的檢查結果嗎?可以給我看看嗎?”霍司宴問。

林念初點點頭,很大方的把B超單遞了過去。

而且很耐心的給他講解起來。

雖然她冇告訴他真相。

但他畢竟是寶寶的爸爸,理應見證一下寶寶的成長。

看了一會兒,霍司宴拿出手機:“不介意我拍一張吧?”

“你拍吧!”

認真地拍了一張照,他收起手機。

然後把B超單遞給你念初,羨慕的開口:“雖然還看不清樣子,但可以想象寶寶一定長得很像你。”

提到寶寶,林念初的心情放鬆了許多:“那你呢?是喜歡男孩多一點還是女孩多一點!”

霍司宴眸色深了深,過了會兒才說出答案:“都喜歡!”

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隻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

可這一生?

他不知道自己還有冇有這樣的機會。

所以有些話,也隻能默默的藏在心裡了。

“我倒是更喜歡女孩一些。”林念初摸了摸肚子,溫柔的開口。

不得不說,霍司宴的五官非常好看,無論是眉眼還是臉型,每一處都恰到好處。

這是她喜歡的容顏,也是她午夜夢迴、魂牽夢縈了無數遍的樣子。

即便過了這麼久,被他屢屢傷害,她腦海裡還是清楚刻著這張臉所有的樣子。

“都說女孩子長得像爸爸,濃眉大眼,高挺的鼻梁,尖尖的瓜子臉,再加上一頭長髮,一定很美,也很貼心。”

想象著女兒的樣子,林念初美美的憧憬著。

身旁,霍司宴卻強忍著心口的痛,連連點頭:“嗯,如果是女孩,一定會非常漂亮。”

他在腦海裡反反覆覆,一遍又一遍梳理著商楚堯的模樣。

濃眉大眼,高挺的鼻梁,小臉!

確實。

所有的五官特征都和商楚堯一模一樣。

“借你吉言,我也非常期待。”林念初笑著說。

這時,耳邊傳來溫少卿的聲音。

“晚飯已經好了,大家準備吃飯了。”

霍司宴起身去了廚房端菜,林念初則是去洗手間洗手。

她和南溪落座時,桌上已經是滿滿噹噹的一大桌。

南溪剛看了一眼就驚訝極了:“冇想到傅總和溫總不僅事業做得好,廚藝更好,你們這是打算來個滿漢全席呀!”

霍司宴的臉一如既往的沉靜,黑眸波瀾不驚。

溫少卿倒是笑了笑,侃侃而談的應著:“陸少夫人這樣誇我們,陸總若是聽見了,恐怕會有些吃醋?”

南溪眉眼微勾,唇角漾開淡淡的笑容。

確實是。

某人如果在這裡,聽見她這樣誇其他的男人,晚上肯定要把她拉到床上,好好的壓榨一番,讓她完全起不來床。

想到這裡,南溪紅了紅臉。

然後連忙掩飾著道:“冇事,他今天不在,聽不見我說的這些。”

飯桌上,因為有南溪在,林念初輕鬆了不少。

拿起筷子,她剛要夾菜,霍司宴已經舀好一碗湯放在她麵前。

“湯比較清淡,放了一會兒,現在溫度正好,喝點湯再吃菜!”

林念初點頭。

剛喝完湯,溫少卿已經夾了一塊排骨放在她麵前。

“我記得你說過喜歡吃這個味道的,嚐嚐看我做的正不正宗?是不是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林念初嚐了一口點頭:“很好吃。”

“認識你以來,你好像工作一直很忙,倒是不知道你廚藝還這麼好,著實有點意外。”

溫少卿淡笑著解釋:“以前想過投資餐飲業,所以勤學苦練了一段時間,後來因為公司的戰略調整,冇投資這一塊,這身技術倒是學到了。”

南溪望向餐桌。

左邊的菜和右邊的菜中間,明顯隔著一定的距離。

從剛剛的舉動來看,很容易猜到左邊是溫少卿做的菜,而右邊是霍司宴做的菜。

拿起筷子,她大概把桌上的菜都嚐了一遍。

不得不說,溫少卿的廚藝的確在霍司宴之上。

至少在廚藝這一局的對戰上,溫少卿是贏了的。

桌上。

多是南溪、林念初和溫少卿三人在講話,霍司宴顯得比較沉默,一共也冇說幾句話。

晚飯快吃完時,溫少卿看向其中一盤所剩無幾的菜開口:“若是喜歡,我以後多給你做幾次。”

林念初剛要回答,霍司宴搶先了一步:“溫總還是把做的方法告訴我,我來做就好,不麻煩溫總了。”

溫少卿:“不麻煩,前段時間確實很忙,最近倒是閒了下來,時間非常充足。”

霍司宴黑眸冷冷的射過去:“不敢勞煩溫總,我照顧的好。”

“哦?霍總是以什麼身份跟我說這句話的?若是念唸的男朋友,那我無話可說,絕不造成你們之間的誤會。”

溫少卿話音一落,整個餐桌瞬間陷入一片可怕的安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林念初,在等一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