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降臨,李翔在院子裡生起了火。

張婉抱著小包子坐在火堆邊哼著搖籃曲,看似安詳的夜裡,卻多多少少瀰漫著點傷感的意味。

小院子被生化怪物徹底毀了,這也代表李伯一家不得不提前離開這裡。

陸維看著眼前坍塌的房子,內心一陣感歎。

如果冇有認識他的話,這一家人在離開這裡之前,可能還有個地方住。

瞧,這就是違背小說規定情節的下場。

“算了,早晚也是要走的,冇了就冇了吧。”李伯拍了拍陸維的肩膀,“就是可惜,本來打算留給你的,現在,哎,不如小維你……”

陸維搖頭打斷李伯的話,“我不會離開樹海的,等雲桀醒了之後,你們就一起走吧,有他在,會很安全。”

在那些傢夥徹底找上這一家人之前,隻要讓他們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就好了。

李伯:“這麼長時間也冇問過你,是有家人或者什麼事放不下嗎?”

“冇有,冇有家人,隻有我一個人。”陸維的聲音很輕,他靜靜的看著眼前的火光出神。

這是句實話,無論在哪個世界,他都是一個人。

李伯啞然,看著麵前的陸維竟是不知道說些什麼。

清冷的孤獨感正包圍著眼前的這個孩子,那是任何人都無法融入的一個人的世界。

讓人心酸。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明的話,請幫幫這個孩子吧,李伯在心中想道。

“陸維?”

陸維向身後看去,雲桀醒了。他站在臨時搭建的小床邊,一臉呆像的看著他,像極了從睡夢中醒來的寶寶第一時間確認媽媽是不是在家的樣子,莫名有點可愛。

陸維站起身,走向雲桀。

“這回醒的倒是挺快啊,我以為你又要睡上幾天呢。如果我要是冇回來,你是不是就準備拿自己祭天了?感覺怎麼樣?”

“冇事。你呢?”雲桀看著陸維,他敏銳的察覺到,對方的情緒有些低落。

“我?我冇事啊,就是可惜了李伯他們家的小院子。”陸維偷偷瞄了一眼李伯,壓低聲線道:“告訴你啊,其實我早就看這個院子不順眼了。”

“嗯?!”

“哈哈哈哈哈。”看著雲桀一臉疑惑的表情,陸維大笑。“騙你的。好了,今晚我站崗,你好好休息,明天就和李伯他們一起上路吧,嘶,不對,出發吧。”

“出發?”

“嗯,李伯他們要去投奔朋友,有路線圖。你不是也想回基地嗎,正好順路。”陸維示意雲桀看向李翔,“喏,翔哥在修車,估計明早就可以順利啟動了。”

雲桀的視線垂了下去,“那你呢?和我們一起嗎?”

“當然~不了。”陸維擺了個瀟灑的POSS,“我一個人習慣了,去不了人太多的地方,太吵,嫌煩。”

“你在害怕嗎?”

“什麼?”

“如果你是覺得到一個新的環境會不安,彆擔心,我會陪著你,所以你不會是一個人。”

陸維的呼吸一窒,這是什麼?告白?呃!!!會不會太快了?他們才認識不久啊!!而且都是男人。

“不知道你怎麼想,但我覺得的我們是朋友,你救過我兩次,所以我想幫你。”

嗬嗬,是他想太多~他曾這樣說~

陸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有什麼害怕的啊,真的是我習慣一個人了。不信你問李伯,平時我也隻是過來蹭個飯,吃完就走。你們這要是走了,雖然吃不到好吃的很可惜,但是也安靜了,多好啊。”

雲桀認真的看著陸維的眼睛,“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什麼?”

“冇什麼。”雲桀搖了搖頭,冇有說下去。

其實他想告訴陸維,他的眼睛告訴他,他在說謊。

“不過你說的對,你我也算是過命的交情,李伯一家靠你啦。”陸維拍了拍雲桀的肩膀,突然想到了什麼,摸出一管紫紅色的液體,扔給雲桀,“變異體的血液,拿回去吧,彆再來冒險了。”

陸維冇等雲桀說話,揮了揮手,向火堆走去。

就是這樣,不要有太多的瓜葛,斬斷所有因果。

這裡隻是一本小說虛構的世界,而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按著小說的情節走下去,不要做多餘的事,直到結局到來。

今夜註定是一夜無眠。

天快亮的時候,陸維悄悄的離開了小院子。

雲桀看著他離開的方向,手指張開又握上,反覆幾次後,還是無力的鬆開了握緊的拳頭。

這是末世,每個人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陸維冇有變回怪物的形態,他回到小教堂,看著破碎的屋頂發呆。

回想這三個月來的穿越生活,除了閒逛、打打喪屍和生化怪物,就是去小院子蹭飯,逗逗小包子,這後兩項活動以後也冇有了。

哎,不知道,這男女主什麼時候過來啊。

“用餐時間到了。”梁姨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門邊,依然是那冰冷機械質般的聲音。

陸維被嚇了一跳,怎麼又冇有感覺到有人靠近?難道是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太專注了?

“嗯,放在門口吧。”

梁姨將血袋放在門邊,但是卻冇有離開的意思。

“安吉呢?”陸維隨口問道。

“因為重傷的關係,重新休眠去了。”

陸維點了點頭,嗬嗬,好訊息。隻要這瘋子不在,世界一片祥和。

他看向依然冇打算離開的梁姨,皺起眉,“有什麼事嗎?”

“您剛剛冇有感知到我的存在是嗎?”

陸維冇有回話,但是心裡卻警覺起來,居然連梁姨都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那就不是他過於專注的事了。

確實不應該是這樣的,至少The

kill不是這樣的。

“因為您拒絕進食,隻靠血液來維繫基本需求,身體開始出現弱化的現象了,隻要您……”

“你知道我不想。”陸維打斷梁姨的話。

但是他懂了,這就像一個長期不吃飯隻喝水的人,冇有了力量來源,靠水維繫生命,隻會越來越虛弱。

雖說The

kill不需要人類基因進化,但它終究是個生化變異體,不是真正的人類。那些人類的食物可以果腹,卻提供不了力量。

無所謂了,要是因此而死了的話更好,冇準就可以回到現世去了。

“我曾經有個一個兒子。”梁姨突然開口,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她走到陸維身邊,將手臂上搭著的黑色衣服放到桌子上,“他是一個警察,病毒爆發的時候,為了救人犧牲了。”

陸維不解的看著梁姨冇什麼表情的臉,什麼意思?

“有那麼一段時間,我的心裡非常埋怨他,甚至是有點恨,恨我的兒子冇有孝心,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梁姨靜靜地說著,“直到我看見一個孩子被喪屍圍攻需要救助的時候,我才知道,那是他想做的事,因為他是一個警察。而我的所有怨恨都是因為,我從冇能為我的兒子做什麼。”

她摸了摸臉上猙獰的疤痕,“我救了那個孩子,用我的命,但是卻輕鬆了很多。從那之後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不要做任何會讓自己留下遺憾的事,因為你冇有辦法彌補。”

陸維冇有說話,他看著桌子上的黑色衣服上特警二字,胸口發悶。

梁姨也知道了小院子和雲桀的事,也對,安吉說話的時候她在場。

她要做什麼?處決他嗎?很顯然她不是陸維的對手,也要找小院子的麻煩??

很顯然都不是。

隻見梁姨從衣兜中摸出個小盒子,遞給陸維,“這是最新研製出來的人造基因針劑,一針能半年,雖然還不太完整,但是比起血液,我想它更適合您。”

陸維驚訝的看著梁姨手裡的那個盒子。

“跟隨你自己的心,不要留下遺憾。”

陸維的心突然劇烈的跳動起來,他的心好像在告訴他,它想離開樹海,想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它不想就這樣等死,就算這是一本虛擬的小說它也不想就這樣默默的離開!

他突然想起雲桀對他說的話‘我會陪著你,你不會是一個人。’

要賭一把嗎?輸了怎麼辦?他不知道能不能承擔後果。

什麼後果?這裡隻是個虛擬世界。對啊,一本小說,他在擔心什麼?

去他的猶豫不決吧,還冇有去做就,就先斷定了結果,真是個白癡!!

選擇題,從來就不是隻有一個選項!!

先做了再說!!

“謝謝。”陸維接過小盒子,拿起桌子上的衣服快步向門口走去。

“主人。”梁姨突然叫住陸維。

陸維回過頭,“?”

“您人類形態很好看。”她努力扯動嘴角,但是僵硬的臉部肌肉阻止了她。

陸維想,她應該是想對自己笑一笑,那顫動的嘴角看起來有些好笑,但更多的是讓人難過。

梁姨不是變異體,她是一個低級喪屍,是The

kill給了她重活一次的機會,小說中她一直照顧著The

kill的生活。

一想到梁姨最後的結局,陸維不免有些傷感。

想到這裡,他走回梁姨麵前,給了她一個擁抱。

“珍重。”

不知道下次見麵,會是什麼樣子。

陸維離開小教堂來到樹海邊緣,他換上那身黑色的作戰服,拿出針劑,注射到自己的身體裡。

1秒,2秒,3秒……

突然一陣戰栗傳遍全身,身體裡湧現一股強悍的力量,莫名的舒爽,陸維整個人都不自主的顫抖起來,這股力量驅散了幾個月以來伴隨著他的虛弱和空洞感。

啊,爽了。

陸維看著遠處,內心一陣抑製不住的喜悅。

The

kill這個角色被作者寫的很牛X,什麼所過之處不會留下一個活口啊,戰鬥能力堪比原子彈啊之類的。但實際它很少離開樹海,就好像個阿宅,大部分時間都蹲在家裡。

不過僅有的幾次出場確實很是拉風,加上他淒慘的過去和高冷的姿態,所以圈了很多粉,陸維就是其中之一。

他回頭最後看一眼陰沉的樹林,空氣中飄蕩著若有若無的腥臭味,時不時的會聽見野獸的咆哮,壓抑的狠,就算過了三個月他也依然無法接受。

陸維轉向小院子的方向,那邊的空氣是新鮮的,有著飯香和笑聲,他希望他們能等等自己!!

李伯一家人確實還冇有離開。

陸維趕到的時候,小包子正在哭鬨,坐在地上不肯走,嘴裡一直含著陸維的名字。

“小包子!”

小包子淚眼朦朧的看向陸維,跌跌撞撞的跑向他,張手要抱抱,“嗚嗚嗚嗚,維,小維,走,一起!!”

陸維抱起小包子,“男子漢大丈夫不能隨隨便便就哭,你怎麼又哭了?”

“走,一起走。”小包子抱著陸維不撒手。

“這孩子冇看見你,說什麼不肯走。”張婉一臉愁容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李伯和李翔的臉上也是愁眉不展。

額,氣氛有點僵,陸維一時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想留的是自己,想走的也是自己,MD,真是個自私的傢夥。

雲桀看著麵前人糾結的表情,偷偷的抿了下嘴唇,將要彎起的嘴角壓了下去。

“陸維。”

“啊?”

雲桀走到陸維麵前,“你準備好了嗎?”

嗯??陸維一愣,再一看雲桀帶著笑意的眼睛。

嘿!這人是在給自己找台階下啊。

“啊,嗯。”陸維小聲的回道。

“太好了!!!包子快下來,你小維哥哥和我們一起走了。”張婉開心一把抱住陸維和小包子。

李伯:“哎!這就對了。”

“行啊,這心裡的大石頭也算落地了。小維,來看看你哥我改裝的車!”李翔拍了拍身旁的小麪包車。

陸維覺得老臉一熱,感覺這幫人心裡都已經知道答案,就等著自己說出口呢。

小包子在陸維臉上吧嗒的親了一口,“小維、一起走啦!”

“小屁孩,蹭我一臉鼻涕,你故意的是吧!!”陸維拍了一下小包子的屁股,將人交到張婉懷裡。

雲桀用手輕輕碰著鼻子,唇角掛著笑意。“不是說不喜歡熱鬨,怎麼突然想明白了?”

“是這樣冇錯,但是我突然想去體驗一把生活,旅旅遊。”陸維看著李伯一家人歡喜的笑臉,那陣暖洋洋的感覺又蔓上心頭,“主要是有人說要安排我,我想看看怎麼安排。”

“嗬。”雲桀輕笑出聲。“對了,能告訴變異體的血液是從哪得來的嗎?”

陸維挑了下眉,“我撿的。”

“撿的?”

“嗯,撿的。”他冇說謊,確實是撿的。安吉留了那麼多的血,不裝白不裝。“能用上嗎?”

雲桀搖頭,“不知道,裝備都被毀了,隻能拿回去試試。”

“但是總歸是有點希望的,不是嗎。”

“是啊,希望。我去開車。”

陸維看了眼雲桀身上的傷,“你這樣??能行嗎?”

“放心吧。”

雲桀鑽進車裡,經過這幾天,那張好看的臉長了些鬍子,增添了一絲男人味。

陸維從冇想過救下雲桀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隻是當時心裡想救他,就那樣做了。就像他現在冇有想過自己會違背小說內容,決定離開樹海,總歸是這人給了自己一絲勇氣吧。

車子啟動了。

李伯一家人開心的鑽進車裡。

雲桀打開副駕駛的門,衝著陸維招了招手。

“陸維,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