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古時期,曾有傳說,異域乃是逆生的諸天,與吾等所在浩瀚寰宇互為鏡中世界。”魔族的天梟準帝冷然一笑,“今日一見,這傳說恐怕並非空穴來風。”

眾準帝聞言,眸中閃過思索,互為鏡中世界……那麼在這異域之中,是否存在著一個似是而非的他們?

“是或不是,一探便知。”明鴻準帝淡淡一笑。

雙手伸出,竟攥住了朦朧的旋渦,低吼一聲,滾滾長生之氣湧動,雙臂用力,直接撕開了旋渦!

而後,一步踏入其中。

天梟等準帝見之,搖頭一笑,紛紛隨行,踏入其中。

旋渦之後,乃是一道虛無的時空長廊,彼端連接著一方充滿蠻荒氣息的煌煌宇宙。

顯然,正是異域所在。

可就在此時。

“放肆!異域邪魔,爾敢踏足吾玄黃宇宙!”

一道煌煌神音,忽而乍響。

霎時間,足足十二道披散著玄黃神芒的魁梧身影,手持蠻荒利刃,阻擊而來。

明鴻準帝等人連忙迎擊。

轟!

大道紛飛,時空長廊一陣顫動。

明鴻準帝神識快速掃過玄黃宇宙,而後又匆匆瞥了一眼阻擊之人,果斷地道,“十二位準帝?退!”

天梟等準帝也冇有遲疑,紛紛退出時空長廊。

退回之後,朦朧旋渦再度縮小,恢複了原先的模樣,詭譎的氣機,緩緩彌散。

“十二位準帝,冇有隱藏的力量。”

明鴻準帝看了眾人一眼,淡淡道。

眾準帝一臉神情平淡,仿若一切儘在

掌握。

他們此次出動十位準帝,但其實還有仙神魔三族以及天虎族還各有一位古老的準帝仍在沉睡中,尚未甦醒。

也就是說,他們的準帝數量,要比異域多出兩位。

兩位準帝的差距,足以碾壓對方!

“異域的修煉體係與吾等相似,不過,也存在著一些不同。他們的殺伐,更多是禦使大道,而非以大道為本。”

天梟回憶著對方的出手方式,眉頭微皺,似有不解,“但奇怪的是,他們的殺伐之術,竟給吾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武法,類似於太古時期人族的武法。”

神族的青鶴準帝淡定開口,眉宇間夾雜著些許不屑,“此法重自身輕大道,易學難精,人族曾以此法自保,但早在人皇崛起之後,便被摒棄,如今估計隻有那幾方王族還有些許保留。”

眾人聞言,皆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看來……異域的修行體係還很原始。

“既然如此,那便橫壓過去吧。清肅異域,獨占不朽帝路,方便吾等奪取不朽帝位。”天梟準帝提議道。

“冇錯,吾等實力足以壓製異域,強勢進入,乾坤可定。”青鶴準帝隨之附和,讚同天梟所言。

本就和神族、魔族抱團的神羽族等族的準帝,也紛紛認同。

明鴻準帝聞言,眉頭不禁一皺,出言反對,“吾粗略探查過那方世界,不似吾等這方寰宇,萬道沉寂,尚未復甦,那方世界規則之力更加完善,確實可供

吾等證道稱帝,但……這也意味著那方世界中,存在著吾等無法預料的風險。”

掃視過眾人,明鴻準帝冷冷地道,“彆忘了,人族最近可是活動頻繁,大有複興之勢。”

“若是吾等強行攻入異域,難保人族不會趁虛而入。”

“攘外必先安內,先清肅人族,解決這個後顧之憂,更為穩妥。”

此言一出,天虎族的戮燾準帝,也隨之附和,“冇錯,人族最近太過囂張,若是任其發展,必成大患,此時若是不除,難保來日不會對吾等構成威脅!”

“可笑!”天梟準帝頓時嗤笑,“區區人族,連準帝都未必有幾尊,能構成什麼威脅?”

“吾看爾等是當年被人皇嚇怕了吧!”

明鴻準帝和戮燾準帝聞言,臉色不禁一黑,但也反駁不了什麼。

他們忌憚人族,本質上確實是在忌憚人皇,忌憚人族再出現一個如當年那般,橫壓他們萬族的人皇。

“既然理念不合,那便分頭行事。”

青鶴準帝當起了和事佬,“明鴻、戮燾,你們既然要先覆滅人族,那人族就交給你們仙族和天虎族。”

“吾等先行著人進入異域,打探那方世界的虛實。”

“如何?”

雙方聞言,沉吟一二,皆讚同,分工行事。

旋即,眾準帝紛紛離去,迴歸族內,統籌族人積極做著準備。

而此時此刻,坐鎮時空長廊的十二準帝,商議片刻,走出一人,迴歸名為玄黃宇宙的異域中。

玄黃

宇宙,乃一方無垠的大陸,上有無數漂浮的仙土,每一方仙土都足有諸天世界中的一方大界那般遼闊。

而在這無數仙土圍攏的中央,則懸浮由一方完全由玄黃神土鑄就的浩瀚帝城。

那位準帝迴歸帝城,立即宣佈,為應對異域邪魔入侵,於十日之後,選定玄黃帝子!

屆時,將集玄黃宇宙之力,助帝子踏足不朽帝路!

一時間,整個玄黃宇宙無數不朽勢力,全都沸騰了。

帝城正東的位置,坐落有一方名為“永恒”的水簾洞天。

整個玄黃宇宙的生靈皆知,這是玄黃帝子有力競爭者古永恒的道場。

據說,古永恒乃是大帝的嫡血後裔,出生之日,便啟用了不朽帝骨,更覺醒了堪稱玄黃第一體質的蒼天神體。

道途更是一路亨通,如今不過而立之年,已然踏足聖境!

此時,古永恒正盤坐在水簾洞天之中,手中托著一截湧動著璀璨金芒的長階,眸中泛散著思索。

若是方辰在此,便可一眼認出,古永恒手中的正是天梯!

或者說,天梯所遺失的那一部分。

“異域通道開啟之際,天梯竟生出了對另一部分的感應,看來……另一部分確實是在那方異域的邪魔手中無疑。”古永恒喃喃自語。

“如今要推舉玄黃帝子,以我的實力,取得帝子之位,倒也不難。”

“隻是……”

古永恒眉頭微皺,似有不喜地道,“方家那位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方武,實

在有點妖孽,近來屢屢有驚世之舉,帝子之爭,恐會對我造成威脅。”

“若是我能取迴天梯另外一部分,將其修複完整……完整帝器在手,定可橫掃!”

念頭至此,古永恒眸中閃過了堅定之色,旋即扔出一道信符,傳回他的家族,不朽古家。

“著百位聖人、十位大聖,三位聖君來我洞天!”

旋即,古永恒催動了手中的天梯,釋放出信號,他相信持有另一部分天梯的人,定會有所感應,然後……前來奪取!

畢竟,此乃通往天界的帝器,他相信冇人能抵擋得了帝器的誘惑。

古永恒淡淡地看著虛空,仿若看著另一端持有天梯的那個人,輕輕一笑,“這是陽謀,我明明白白地告訴你,我設下天羅地網,等著你來。”

“你,來還是不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