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我等會兒問問子易。如果拿到了律師的聯絡方式,我會告訴你。”麥克快速平息她的情緒,“彆在孩子麵前發這麼大的火。”

“你早這麼說不就好了?”秦安安吸了吸鼻子,艱澀道,“我冇辦法再像以前那樣,時時保持冷靜,處處為他人著想。”

傅時霆走了,她的心也跟著飛走了。

失去他,她才感受到刻骨銘心的痛。

“你後不後悔?”麥克問,“如果你早點告訴他真相,或許”

“如果早點告訴他真相,事情的確會有另一種走向。”秦安安道,“可萬一事情的走向更糟糕呢?與其後悔,不如去找他。”

“嗯。你是不是幾天都冇睡覺?看你憔悴成什麼樣子了。你再這樣下去,隻怕你找到傅時霆,他都不認識你了。”麥克揶揄道。

“他怎們會不認識我?就算他不記得我的容貌,難道他還能不記得我的聲音嗎?”她一字一字,倔強開口,“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能認出他。”

麥克後背一陣發麻:“你不讓我詛咒他,你這不也是在詛咒他嗎?”

“我隻是想表達,不論他變成什麼樣,我都會記得他。同樣,不管我變成什麼樣,他也會記得我。”

首髮網址h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