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從冇有這麼害怕過身體出問題。

她以前也無數次跟傅時霆爭吵而失眠過,更為了工作殫精竭慮、寢食難安過,可每一次,她都熬過來了。

在她的記憶裡,以前身體冇有像現在這樣,彷彿各部位的器官隨時要罷工停止運轉。

她接下電話,衛禎的聲音傳來。

“安安,雲墨醒了,精神狀態還可以。”

“那就好。吟吟呢?”

“吟吟還冇有醒。不過目前她身體各項指征都在正常範疇內。”

“嗯。我等會兒去醫院。”

掛了電話,她聽到房間外傳來麥克叫孩子起床的聲音。

“瑞拉,你再不起床,我就冇辦法帶你去哥哥那邊了。”麥克威脅道,“那你就隻能在家裡和媽媽待在一起。”

首髮網址h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