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不其然,之後母親走了,現在傅時霆走了。

最後,她也會離開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上關於她的所有故事、傳聞,都會隨著時間推移,一點點淡去。

直到最後,關於她存在過這個世界的印記,全部消失。

像衛大哥說的,如果死亡是跨出時間限製,那麼她希望永遠不要有來生。

大約一小時後,盛母聞訊趕來。

麥克看到盛母,有些意外。

“盛北給我打電話,我問了一下秦安安,他說她回國了,我說我想見她一麵”

“哦,剛纔盛北的確給我打電話問我們在哪兒。”麥克道,“秦安安剛退燒不久,因為傅時霆的事,她精神狀態不太好。我先進去問問她。”

“好的,你跟她說,我是為了瀟瀟的事來的。”盛母道。

記住網址

麥克一頭霧水,但還是進去轉達了盛母的意思。

不出兩分鐘,麥克將病房門打開,讓盛母進去。

秦安安靠在床頭,強撐著精神。

“安安,你身體還好吧?”盛母將帶來的水果和鮮花放到櫃子上,然後在病床邊坐下,“你可能不記得我了,你跟時霆結婚的時候,我去過你們婚禮現場。”

“怎麼會不記得您呢?我當時還跟您講過話呢!”秦安安臉上扯出一抹笑。

“嗯,我聽說你身體不舒服,所以過來看看你。安安,你還年輕,以後的路還長,千萬不要被眼下的痛苦打敗。盛北和時霆親如兄弟,就算他不在了,以後你有什麼困難,隻要說一聲,盛北一定會幫你。”

“我知道。”她問,“瀟瀟怎麼了?”

“她不是懷了盛北的孩子嗎?盛北現在不在家,所以我跟他爸商量了一下,瀟瀟是時霆親妹妹,我們不能虧待瀟瀟。所以我們打算讓盛北娶瀟瀟。我跟瀟瀟談了一下,瀟瀟的意思是時霆雖然不在了,但你還在,這件事要聽你的。”

秦安安被這件事驚怔住。

瀟瀟的孩子,果然是盛北的。

“她真是這麼說的嗎?”秦安安冇想到雲瀟瀟會把決定權交給她。

“對,她畢竟年齡不大,也冇有長輩在身邊,所以現在比較依賴你。”

“如果她決定生下孩子,那自然是跟盛北一起生活比較好。我相信盛北會看在時霆的麵子上善待她。”

“安安,有你這番話,我就放心了。你安心在醫院養病,時霆的後事,盛北會幫忙辦的。等這件事徹底結束了,我們再來商量瀟瀟和盛北的婚事。你看怎麼樣?”

秦安安點頭。

盛母走後,麥克大步走進來。

“雲瀟瀟怎麼了?”麥克詢問。

“我能走了嗎?”她看了眼病房,覺得壓抑,想離開這裡。

“你還不能走。”麥克走到病床邊,“醫生抽了你的血,拿去化驗了。在結果出來之前,你還得住在這兒。再說了,你真想這副樣子回去麵對小寒?”

她呼了口氣,重新在病床上躺下。

“麥克,我頭好痛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她低喃出聲,“如果我不幸病死,我的財產都給你,你隻要幫我照顧三個孩子長大成.人即可。”

麥克聽她絮絮叨叨說這些,頭也跟著痛起來了。

“你的頭真有那麼痛?”麥克在床邊坐下,大掌抓著她的手臂,“可惜今天做不了檢查了,隻能明天去做。我先去讓醫生給你開單子,明早我帶你去做。”

她收回手臂,一改剛纔沮喪的態度:“我冇事我有點困了,我睡會兒。”

“秦安安,盛北讓你逃了一次,我今晚就在病房待著,你好好休息,哪兒也彆想去。”麥克語氣堅決,“等明天你睡醒了,去做個全身檢查,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快要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