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墅裡,小寒將行李收拾好後,徹底冇了睡意。

他揹著書包,坐在椅子裡,等待著可以離開的時機。

就在他以為今晚傅時霆不會來找他時,房門毫無預兆的被打開。

傅時霆的臉出現在他眼前。

“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早就收拾好了。”小寒從椅子裡下來,走到他麵前,將他打量了一眼,“現在能走了?”

“嗯。”傅時霆猶豫了一下,道,“今晚你先走。”

“我媽媽不跟我一起走?”小寒腳步停下,“我跟我媽媽說好了,她答應跟我回國了!”

“她暫時走不了。”傅時霆跟他攤牌,“你先走。以後我會想辦法把她送走。”

小寒看著他平靜的臉,頓時猜到了原因。

記住網址

“是不是我殺了金城,給你們惹麻煩了?”

傅時霆搖頭:“如果我是你,我也會這麼做。所以,你冇錯。”

“可是我媽媽現在走不了了”小寒懊惱皺眉。

“我會想辦法送她離開。”傅時霆攥住他的手臂,帶他下樓,“你回國後,就不要再來了。救一個人,比救兩個人,容易多了。”

小寒垂下頭,冇有接話。

雖然傅時霆嘴上冇怪他做事太沖動,但是傅時霆的話說的很清楚。

他今晚能離開,是傅時霆救他的。

替媽媽報仇固然爽快,但留下這個爛攤子,是他欠缺思考了。

“你一定要保護好我媽媽。”小寒在上車離開前,對傅時霆鄭重交待,“要是我媽媽出事了,你就冇我這個兒子了。”

傅時霆心絃繃緊,啞聲應道:“我儘量。”

這是小寒第一次久久凝視著他。

他看著兒子的臉,心情非常複雜。

考慮到眼下情況危急,他立即將車門關上。

三哥在園區外麵等著。

他委托三哥幫忙把小寒送回a國,三哥答應了

黑夜過去,太陽如常升起。

秦安安撐了個懶腰後,睜開眼睛。

窗外的金色陽光,透過窗簾,輝映進來。

她立即下床,將窗簾拉開,把窗戶打開透氣。

突然,她的腦海裡想到什麼,立即走到床邊,拿起手機。

好幾條資訊蹦出來——

傅時霆:小寒已經安全回國。你暫時待在酒店彆動。我會儘快想辦法送你離開。

保鏢:老闆!金城死了!他真的死了!操!你兒子太牛逼了!

傅時霆的訊息是淩晨三點多發來的,保鏢的資訊是剛發來的。

她握著手機的手,輕微顫抖著。

她想給傅時霆打電話詢問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金城是怎麼死的,小寒有冇有受傷等等

可是想到金城已死,他現在肯定陪在金榮兒和金開利身邊,著手準備金城的葬禮,所以她將電話撥給了保鏢。

“老闆,金城死了!真是大快人心!”保鏢激動道。

“我知道。小寒已經被送回國了。本來傅時霆讓我和小寒一起回國,可現在他隻把小寒一個人送走,是不是說明,我現在走不了了?”秦安安在房間裡踱來踱去。

倒不是她現在著急離開這裡,而是她猜測昨晚發生了比較可怕的事。

保鏢愣了一下:“我不清楚哎!我現在在餐廳吃早餐,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