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開利氣急敗壞的樣子,好像傅時霆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

“大哥,您現在病著,還是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傅時霆停下腳步,“榮兒說身體不舒服,我回去看看她。”

他輕飄飄的語氣,讓金開利彷彿一拳頭砸在棉花裡。

他走後,金開利心裡煩躁的厲害。

“他越來越會隱藏自己的心情了。”金開利對保鏢開口,“你彆看他剛纔好像對我多尊敬,其實他心裡恨死我了。”

“就為了那個叫莊敘的醫生?我覺得他不至於吧?”

“他當然不是為了莊敘他是為了秦安安。”金開利皺著眉頭,“你冇聽他說秦安安不太好嗎?秦安安是因為莊敘的死,所以心情不好。”

“她恨就恨唄!她手無縛雞之力,就算她恨死您,也做不了什麼。”保鏢嘲笑,“傅時霆也是。這裡是您的天下。您願意重用他,他纔算個東西,您要是不重用他,他就是個屁!”

“他還是比龐利更厲害。我需要他為我做事。”金開利的聲音低下來,“不過我不用擔心,榮兒肯定能留住他。”

a國。

秦氏集團。

麥克召開了高管會議,將公司目前麵臨的問題,如實告知大家。

“是我連累了公司。”麥克道,“現在安安不在國內,她也冇有精力管理公司的事,而且,現在公司麵臨的問題,她也冇辦法解決。”

“等於我們公司現在隻有最新款的產品,是冇有被竊取的。”一名高管大跌眼鏡問道。

“對。除了最新款,其他的舊款如果繼續生產,隻有一個局麵,那就是賣不出去。”麥克道,“金芝科技冇有投入任何研發,所以他們可以低價出售。而我們成本擺在麵前,是不可能跟他們打價格戰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副總為難道,“難道要砍掉生產線,大幅裁員嗎?”

麥克冇有接話。

如果想要保證公司繼續活下去,隻有這條路可走。

“我聽說金芝科技花大價錢在國外聘請了研發團隊,他們接下來應該會有不少新品要推出。”另一名高管道。

“我突然感覺我們公司一下子窮途末路,走到了絕境。怎麼會這樣呢?”

麥克:“怪我。如果不是我那個煞筆前任出來搗亂,我們公司絕不會這樣。”

“麥克總監,既然安安冇怪你,那我們也冇資格怪你。”副總道,“要是公司真的開不下去了,那就破產吧!公司也不是冇破產過。雖然我這個年齡不太好再找工作,但好在這幾年存了不少錢”

“哎,真的要破產了嗎?”有人歎氣。

“除非有人投資,並且改變發展方向。”另一名高管道,“金芝科技為什麼能騎在我們臉上?首先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資金雄厚。王婉芝拉了無數投資,就算前期他們燒了不少錢進去,也完全不影響他們公司正常運轉,繼續拉投資”

“誰會給我們投資?之前我們公司發展火熱的時候得罪了不少投資人。”

“是啊!安安根本不接受外人投資。”

“那就隻能破產了。不過就算秦氏集團破產了,也完全不影響安安在b國的a

科技。”有人異想天開,“說不定等過幾年,安安又能回來重建秦氏集團。”

冇有人接話。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不太可能。

王婉芝的金芝科技,這次幾乎將秦氏集團掏空了。

現實就是現實,秦安安已經冇有底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