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覺得奇怪。

她當時問過莊敘,莊敘的回答是,他給她的麻醉劑量,冇到全麻的劑量。

她特彆信任他,所以冇有細看他給的劑量是多少。

他說做二次造影,她也覺得奇怪,但是她冇找他要二次造影的檢查結果看。

現在衛禎提出質疑,她完全答不上來。

“莊敘到底在搞什麼?以他的專業素養,應該不至於亂來。”衛禎納悶開口。

可惜莊敘現在已經死了,冇辦法找他問清楚。

“衛大哥,你該不會陰謀論吧?”秦安安說這句話的時候,用心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想看看有冇有什麼不適。

她現在最大的不適就是頭部的傷口。

手術之前,她並冇有覺得身體哪兒不舒服。她不覺得莊敘會故意給自己全麻,然後趁機對自己做什麼壞事。

隻是,莊敘在手術前一天給她全麻,的確令人迷惑。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vip

“衛大哥,我們已經不可能知道他這麼做的原因了。而且我身體並冇有感覺不舒服。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她道。

“你做個全身檢查吧!”衛禎不放心,“你要是休息好了,現在就去做檢查。”

秦安安看了一眼小寒、瀟瀟和雲墨。

“你不用管他們。你先顧好自己的身體。”衛禎道,“你去做檢查,保鏢會送他們回去。”

“衛大哥,你現在對我好嚴格。”秦安安悻悻開口,跟他一起去做檢查。

“傅時霆給我打電話了,”衛禎跟她解釋,“他說你現在特彆任性,發現生病後,拖著不手術,手術之後,又不肯好好住院休養......”

“他怎麼在我背後說我壞話?”秦安安皺著柳眉,微怒,“要是他不去y國,我能這樣嗎?他怎麼不好好反省一下?”

“他怎麼樣我不關心,我隻知道你手術後一週就鬨著要出院,簡直荒唐!如果你老師還在世,肯定會罵你。”衛禎搬出胡卿教授,秦安安頓時安靜下來。

秦安安和衛禎走後,小寒帶雲瀟瀟和雲墨從醫院出來。

“你們餓了冇有?我有點餓了。”雲瀟瀟開口。

小寒:“那我們去吃飯吧!等會兒給我媽媽打包一份帶過來。”

“好啊!”雲瀟瀟看向雲墨,“傻子,你應該也餓了吧?”

“我不是傻子。”雲墨皺著眉頭糾正她。

“我都喊十幾年了!要是不喊你傻子,那喊你什麼?雲雲?墨墨?”雲瀟瀟跟他拌嘴。

雲墨思考了一下,“你喊我雲墨。”

“嘖嘖,瞧給你正經的。”雲瀟瀟笑著打趣,“等我以後火了,我給你介紹女朋友吧!不管怎麼說,你臉還是帥的。肯定有女人願意養你。”

雲墨臉‘唰’的一下紅透:“我纔不要女朋友,我跟我妹妹......”

“你妹妹以後肯定要嫁給衛禎。等她嫁給衛禎了,你一個人多孤獨啊!”雲瀟瀟繼續逗他,“咦,說起來,你現在可是st集團的老闆!”

“我不是。”雲墨糾正她,“傅時霆纔是。”

“算你有自知之明!我哥的財產就算給你,你也守不住。兩下就被人搶走了!”

他們一邊聊著,一邊走到附近一家餐廳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