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裡。

黎小甜抱著枕頭,躺在床上。

她拿著手機,在通訊錄裡找到秦安安的號碼,撥下。

須臾,電話被接通。

“安安,我跟賀準之吵架了。我覺得我跟他複婚是個錯誤。”黎小甜哽咽道,“他們男人,每天都可以在外麵應酬,憑什麼我不可以?”

“小甜,你彆哭。這件事你們好好溝通一下,肯定有折中的解決方法。”秦安安安慰道。

“我跟他說過很多次。我說我就這一兩個月比較忙,之後就不會經常應酬了。他嘴上答應的好好的,可是今天他發了好大的脾氣。”黎小甜抬手抹淚,“他還罵我媽,我實在忍不了,動手打了他。”

“準之怎麼會罵阿姨呢?他不是這樣的人啊!”

“我親耳聽見的!”

“他是怎麼說的?”

“我我忘了。因為我太生氣,所以冇記太清楚。”黎小甜哭道,“安安,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我現在好迷茫。”

“如果準之真的罵阿姨了,那肯定不能忍。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問清楚,他說的話可能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黎小甜啞聲應和,換了個話題:“你見到傅時霆了嗎?”

“嗯。他受了很重的傷。現在還在昏迷中。”秦安安在病房,陪護,“不過冇有生命危險,就是恢複起來比較費勁。”

“怎麼會這樣?是金家的人做的吧?這個金榮兒,真是一點兒能力都冇有!”

“不提她。”秦安安看了一眼躺在陪護床上的金榮兒。

這個病房很大,除了病床外,有一張陪護床。

傅時霆住院期間,金榮兒每天晚上都住陪護床。

今晚,秦安安要麼回酒店,要麼趴在病房的桌上睡。

她不想回酒店。怕回酒店後,明天金榮兒不讓自己來醫院。

但是她也不想趴在桌上睡。

大概晚上十點左右,她困的眼皮打架,看了一眼病床上一動不動的傅時霆,她思忖了幾秒,然後走到病床邊,小心翼翼躺下。

“秦安安!你在乾什麼?!”金榮兒看到秦安安去和傅時霆擠病床,立即從陪護床上爬了起來。

“我在睡覺啊!”秦安安一臉無辜,“你把陪護床占了,我隻能跟傅時霆擠一擠。”

金榮兒頭皮發麻:“什麼叫我把陪護床占了?我每天都睡陪護床!你趕緊下來!你彆把時霆的傷口碰著了!”

“我下來可以,你把陪護床讓給我睡。”

“你——”

“金榮兒,孕婦不要經常動氣,不然對胎兒不好。”秦安安從病床下來,走到金榮兒麵前,“還有,你在這裡休息不好,就不怕孩子被你折騰流產?”

金榮兒:“你少在那兒詛咒我!我的孩子不會有事的!”

秦安安冇有理她,直接到陪護床上躺下,占了位置。

金榮兒看到她厚顏無恥霸占了自己的陪護床,氣不打一處來,可又無可奈何。

她和秦安安不同,她不可能去跟傅時霆擠病床。

在病房裡呆站了一會兒後,她走到病床邊,看到傅時霆冇有要醒來的跡象,所以憤憤不平離開了病房。

聽到病房門關上,秦安安睜開眼睛。

剛纔挺困,可金榮兒一走,她頓時冇了睡意。

她起身下床,走到病床邊,將傅時霆包著紗布的大掌輕輕握在手中。

“時霆,你快點醒來。我帶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