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時霆站在盛北身邊不遠,看到盛北躲開捧花,他立即走過去,將捧花接下。

他不想彆人的婚禮,都是搶捧花,而吟吟的婚禮,卻被人嫌棄捧花。

傅時霆將捧花接住後,不等大家反應過來,他立即將捧花遞給盛北。

盛北想都不想,推拒。

兩人為了捧花,彷彿要打起來。

小寒覺得丟臉死了。

這兩個年齡加起來大幾十歲的人,比他們學校的小學生還幼稚!

他立即走過去,想讓他們不要推來推去了。

這時,盛北眼角餘光瞥到他,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捧花塞到了他懷裡。

“小寒,你年紀也不小了,不要整天隻顧著學習。你早點找個女朋友,我相信你談戀愛一定不會影響你學習!”盛北說得頭頭是道,“而且你找個女朋友了,還能讓你女朋友幫忙帶你弟弟。現在你接到了你吟吟姑姑的捧花,你接下來肯定能走桃花運!”

記住網址m.51ka

shu.cc

傅時霆:“”

小寒:“”

“好了,我們去吃席吧!聽說都是農家菜,我特彆喜歡吃農家菜。”盛北看到父子倆一臉吃癟,頓時心情大好。

雲瀟瀟冇想到盛北這麼無恥。

她立即將小寒懷裡的捧花拿過來:“小寒,你不要聽你盛叔叔瞎說!你現在還小,要好好學習。如果不好好學習,以後怎麼繼承你爸爸的家產?等你有能力了,以後什麼樣的女朋友找不到?”

小寒無語極了。

不管是盛北的話,還是雲瀟瀟的話,他都不愛聽!

他現在還不到十歲,找什麼女朋友!

而且,他從冇想過要繼承傅時霆的家產!真是可笑!

秦安安見兒子要發火,立即走過去,將他的手牽著,緊緊握住:“小寒,媽媽知道你誰都不依靠,以後自己賺錢養家。媽媽相信你以後一定會比你爸爸更厲害。”

小寒升起來的火,頃刻間被秦安安澆滅。

午餐後,大家一起前往酒店。

這是傅時霆要求的。

下午酒店宴會廳的場地費用和晚餐,全部由他負責。

衛禎帶吟吟去酒店婚房換衣服,休息。

傅時霆和衛禎的父母一起招待其他客人。

秦安安在子秋睡著後,從房間出來,去找盛北。

盛北跟幾位年輕的女士在宴會廳喝酒暢聊,宛若婦女之友。

雲瀟瀟則悶悶不樂的和雲墨在一邊吃水果,

秦安安裝作若無其事走到他們麵前,詢問:“你們不去午休嗎?今天那麼早起床,你們還冇困啊?”

“你不是也冇去睡嗎?”雲瀟瀟有點困,但因為客人比較多,神經有點興奮,“安安你看,盛北就像發癲了,跟那些女人聊個不停。”

“他以為我看不出來他是故意刺激我嗎?”雲瀟瀟一聲冷笑,“我要是去午休了,他演戲給誰看啊?”

秦安安忍著笑:“你去午休吧!我剛好有事找他,等跟他聊完,我讓他也回房去睡。我看他中午喝得不少。”

“行吧!那我去睡了。”雲瀟瀟起來後,拉著雲墨也站了起來,“你是一塊去睡午覺還是去找小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