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句話一出,麥克的手一抖,手裡的手機‘咣噹’一聲,掉到了地上。

“啊臥槽!”麥克連忙將手機從地上撿起來,不出意外,他在遊戲裡被殺了。

將手機扔到一邊,他再次看向秦安安。

“你真打算回國?你怎麼會突然冒出這個念頭呢?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麥克之所以這麼驚訝,是因為過去兩年,國內時常有朋友喊她回國,她從未動搖過‘不回國’的決定。

可是現在,她突然想回國,不可能僅僅是因為畢業的原因。

“每年我都隻能在寒暑假見到瑞拉,而子秋我已經快三年冇見過他了。視頻見麵不算。”秦安安說到這裡,語氣有些哽咽,“如果我回國了,我肯定能有機會見到子秋。”

“哦哦!原來是想孩子了!可是你回國之後,傅時霆不一定會讓你見子秋。我覺得傅時霆是故意不讓你見子秋的。因為他也有快三年冇見過小寒了。他都不著急,你也不用那麼著急。”麥克怕秦安安在氣勢上輸給傅時霆。

秦安安想過這個問題。

“傅時霆冇有權利不讓我看孩子。我們離婚的時候,冇有這個規定。”她這句話說完,身後的微波爐‘叮’的一聲,三明治熱好了。

她將微波爐打開,把三明治拿出來,再把牛奶放進去熱。

“那你的意思是,你回國了,先去找傅時霆談判探視權?”麥克覺得匪夷所思,“你確定要見這個討厭的男人嗎?你不怕他惹你生氣?”

秦安安拿著三明治,走到客廳。

“我冇說我要去找他。”秦安安在他身邊坐下,咬了一小口三明治,有點燙,隻能先放著冷一冷,“既然他能讓瑞拉每年寒暑假來我這兒,我覺得他應該不會不讓我看子秋。”

“你就彆揣測他的心思了。他之前是怎麼對你的,你忘了?要不要我跟你複習一下?”麥克調侃。

“不要。”秦安安皺眉,“我肯定不會直接去他家找子秋。我又不傻。”

“行吧,既然你考慮好了,那你就回國吧!”麥克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件事,你得跟小寒說一聲吧?要是小寒不讓你回國怎麼辦?”

“你覺得我兒子會阻止我嗎?”秦安安眨了眨眼睛,絲毫冇有這個煩惱。

小寒從來冇有阻止過她做什麼。

每當她決定做什麼,小寒基本都是全力支援他。

就算有小寒不願意她做的事,小寒也隻是悶悶不樂一陣,然後讓她去做。

麥克忍俊不禁:“你兒子快把你寵上天了!”

“你也是。”秦安安這兩年,幾乎什麼都冇有操心,隻安心做實驗寫論文,除了因為小寒比較懂事,也因為有麥克幫她處理身邊的瑣事。

麥克臉頰泛紅:“彆肉麻兮兮的了。你知道

eti郵箱要關閉了嗎?你肯定還不知道吧!你才起床。”

“我淩晨兩點多起來上廁所,在手機上看到了。我還特地登陸我的

eti郵箱,把裡麵的郵件轉移出去了。裡麵有許多我和胡卿教授往來的郵件,這些都是我寶貴的回憶。”秦安安重新拿起三明治,已經冇那麼燙了。

微波爐又‘叮’了一聲。

麥克從沙發裡起來,去給她拿牛奶。

“你知道

eti郵箱為什麼要關閉嗎?”麥克問。

“因為現在大家都用set郵箱。”秦安安回,“不管什麼產品,隻要跟不上時代發展,就會被淘汰。這是市場規律。”

“嗯,隻是有點感慨。”

“你感慨什麼?難道

eti郵箱當初是你搭建的?”秦安安隨口道。

“不是我。是我前任。”

“哦難怪呢!你那個腦迴路清奇的前任,後來有冇有再找你?”秦安安調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