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在手機上搜尋公司地址,找到地址後,她開車出門。

從家裡開車過去,大概要半小時車程。以她平時生活半徑不超過10公裡而言,這段路有點遠。

但是此時她心裡有個執念,就算他的分公司開在更遠的地方,她也要開車去看看。

這個點不是上下班高

峰期,路上暢通無阻。

莫約半小時後,她來到在網上查到的地址。

她從車裡下來,站在這家公司前,柳眉緊緊皺著。

這就是秦氏集團a國分公司?

怎麼感覺奇奇怪怪的。

這棟樓挺新,但是上麵並冇有任何相關招牌。

而且,從門口一樓大門看進去,能看到裡麵似乎搬空了,裡麵根本冇有人。

怎麼回事?

難道秦氏集團分公司倒閉了?

她深呼了口氣,朝旁邊一家餐廳走去。

“請問一下,旁邊的寫字樓,是秦氏集團b國分公司嗎?”她走到收銀台,問收銀小姐。

“你說那棟銀色大樓嗎?”

“對。”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收銀小姐回她,“那家公司前兩個月就搬走了。聽說那家公司每年賺不少錢呢!不然也不會直接在市中心買一整棟樓來辦公。他們搬走之後,我們餐廳生意都快做不下去了。”

得到回答,秦安安舒了口氣。

這樣才說得通。

傅時霆怎麼會失敗呢?

從餐廳出來,天色在一夕之間又陰沉了幾分。

黑雲壓頂,好像整片天空都要塌下來。

她快速朝車子跑去。

在她快跑到車邊時,傾盆大雨咣噹砸下來。

她不過遲了幾秒鐘上車而已,身上的裙子,竟然被雨水打濕了大片。

她在車裡坐穩,拿紙巾擦拭臉上頭髮上的水珠。

雨水帶來的涼意,從表層肌膚直刺心底。

她透過擋風玻璃,卻看不清前方的路。

她靜靜坐在車裡,仔細聆聽窗外的雨聲。車廂內和車廂外,恍然是兩個世界。

三天後。

她打算聽從麥克的建議,先去長途旅遊,讓自己換個心情。

因為瑞拉已經進組,暫時不會來找她。

麥克將她送到機場的vip商務候機室。

等會兒她可以直接從vip通道安檢,不需要排隊。

“你走吧!我玩會兒手機就到時間了。”秦安安對麥克開口。

麥克走後,秦安安打開手機。

她的通知欄,顯示有一封新郵件。

而這封郵件通知,是

eti郵箱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