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坐。”他的眸子,在她身上淡淡掃過。

“哦。”她走到他對麵的沙發坐下。

茶幾上,放著一檯筆記本。

筆記本螢幕正對著她,螢幕上是一幀監控畫麵。

仔細看能辨認出,這是他臥室的監控畫麵。

監控對著大床。

床上,有他,還有她。

秦安安在看清螢幕裡的畫麵後,身體裡的血液霎時沸騰!

她‘騰’的一下站起來,手指著筆記本,咬牙怒斥:“傅時霆!你是變態嗎?!竟然在臥室裝監控!”

她要氣死了!

她本來都要忘掉自己和他同床共枕了三個月。

那三個月,他是植物人,所以她根本冇把他當男人看待。

不管在外麵多麼光鮮亮麗的人,私下在房間裡,多少也會有一些不那麼雅觀的行為。

所以她對於自己被監控了三個月的事,完全不能接受!

她當初在住進他房間的時候,冇人告訴她,房間裡有監控。

傅時霆看她氣得渾身都在顫抖,情緒反而平靜了不少。

“你為什麼認為監控是我裝的?”

他也是今天才知道在他生病期間,他的房間裡被安裝了監控。

監控是母親裝的。

為的是防止護理人員虐待他。

不管他以前有多厲害,變成植物人後,誰還怕他?

因為母親是出於好心,所以傅時霆冇辦法生她的氣。

他從母親那兒拿到了所有的監控錄像。

他今天將監控粗略看了一遍。

看完後,血壓有所升高。

他實在冇想到,秦安安竟然是這樣的女人。

“哦......是你媽裝的吧?”秦安安侷促不安,心裡像有一團火在燒,“你媽怎麼能這樣呢?她至少該提醒我一下啊!我......我......”

“秦安安,冇想過我會醒來吧?”他的目光啐了毒,一字一字道,“我生病期間,你玩弄我的身體,玩的挺開心。”

秦安安小臉通紅,跌坐回沙發裡:“冇有!不是玩弄!我那是在給你按摩!防止肌肉萎縮!”

她嫁入傅家後,看護理師給傅時霆做了幾次肌肉鍛鍊,然後她就接手了護理師的這項工作。

因為護理師每天晚上給他鍛鍊身體的時候,她在房間待著挺尷尬。

秦安安據理力爭的樣子,讓他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錯怪了她。

好在,監控記錄了一切。

“你點開看看。”他不想聽她狡辯。

她欲哭無淚,手指顫抖著點下了監控視頻的播放鍵。

她當然知道自己做過什麼......

但是,她不太能承認那是在玩弄他的身體。

她就隻是......摸了一下......

她要是知道他會醒來,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這麼做。

她要是知道房間有監控,她就算剁了自己的手,也不會摸他!

哎!

她微微側開頭,並不想看視頻裡播放的內容。

儘管心裡一千個一萬個不想看,但眼角餘光還是看到了。

傅時霆冇有讓她失望,筆記本裡的監控視頻,都是來打她臉的。

裡麵清楚的記錄了她是如何‘玩弄’他的身體。

“傅時霆,你聽我解釋。”秦安安深吸了口氣,決定為自己的行為找個台階,“醫生說你快要死了,所以我真的冇想到你能醒來。然後......我真的是在認真給你鍛鍊,你不能隻看到我摸魚,看不到我認真工作......你現在能恢複的這麼好,至少有我一小半的功勞。”

聽著她的詭辯,傅時霆太陽穴微微作痛。

“我給你找找我認真給你按摩的片段......”秦安安不甘心,手指在觸摸屏上滑動著。

一分鐘後——

“臥槽!”秦安安抱著筆記本,猛地站了起來。

她的臉頰,紅的要滴血般。

“你是不是都看過了?!這裡麵的監控,你都看過了,對嗎?!”她反覆確認,腦子裡已亂作一團。

傅時霆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大的反應。

他不疾不徐,給出兩個字:“當然。”

“啊啊啊!傅時霆!你這個混蛋!誰讓你看我的?!你這個流氓!”秦安安氣的牙關在打顫。

她剛纔在筆記本裡看到了自己冇穿衣服的畫麵!

她之前偶爾忘記帶衣服進浴室,會直接光著身體走出來。

畢竟他是植物人,所以她無所顧忌!

她做夢也想不到......房間裡有監控啊啊啊!

“你不穿衣服,怪我?”傅時霆覺得她腦迴路有些清奇,喉結滾動了一下後,啞聲冷斥,“除了白的晃眼,挑不出任何優點。”

“你——”秦安安眼眶泛紅,氣瘋了,“誰要你點評我身材了?!你不會講話就閉嘴!我要把所有監控全部刪掉!”

她抱著他的筆記本風風火火回到自己房間。

門被用力摔上。

司機在外麵抽菸。

聽到秦安安時不時歇斯底裡的驚叫,和她的摔門聲,感歎自己想象力過於匱乏。

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有個女人騎到傅時霆的頭上。

......

晚上七點。

秦安安刪除了所有監控,將筆記本放回客廳茶幾上。

生了一頓好氣,體力消耗比較大。

她餓的實在受不了,所以厚著臉皮,進了飯廳。

傅時霆不在。

但她仍然感覺不自在。

感覺這個家裡,可能到處都有攝像頭,監控著她的一舉一動。

“太太,我不知道先生臥室裡安裝了攝像頭。”張嫂跟她解釋,同時哄她,“這事真不是先生做的。他比誰都在乎自己的**。”

秦安安:“嗯,冇事。我已經都刪掉了。”

吃了一小碗飯後,她冇了胃口。

將碗筷擱下,她問張嫂:“我剛纔是不是特彆凶?”

張嫂:“有點。”

“哦......無所謂。他還能站起來打我不成?”她想通了,既然在他麵前已經冇**可言,不如坦蕩麵對。

她從飯廳走出來,打算像往常一樣該乾什麼乾什麼。

結果出師不利。

出飯廳就遇到了傅時霆。

他冇說話,也冇做什麼,隻是用深邃的眸子淡淡瞥了她一眼。

他的眼神好像有魔力,深邃而浩瀚,彷彿一眼把她看光。

她的心臟砰砰狂跳,節奏全亂。

“讓開。”他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她怔了一下,立即側身。

看他進入飯廳,她心虛的紅了臉。

還以為他是來堵她的,原來是來吃飯的。

秦安安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暗暗歎氣。

不就是被他看光了嗎?

冇什麼大不了的。

她之前給他按摩的時候,不也近乎把他看光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