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4章

晚上。

周子易路過酒莊,特地買了一瓶好酒回家。

到家後,他給麥克打電話,喊他早點回來喝酒。

麥克嗜酒,隻要朋友喊喝酒,他總是難以拒絕。

半小時後,麥克來到周子易家。

“今天有什麼好事啊?你竟然主動喊我喝酒!”麥克興致高漲。

平時都是他主動喊周子易喝酒,周子易幾乎冇有主動過。

“對我來說是好事,對你來說就不一定了。”周子易替他拉開椅子,開門見山道,“你之前不是一直說我老闆是渣男嗎?我差點被你說服,也以為他是渣男。但是今天,我老闆拿出了證明!”

“什麼證明?”麥克臉上的笑容消失,一本正經看著他,同時朝他伸出手,“給我看看。”

“我們先來複盤一下。”周子易在餐椅裡坐下,給他倒了一杯酒,“你之前是不是跟我說,我老闆跑去找y國找小禾的時候,秦安安給他打電話,說自己眼睛看不見了。有冇有這回事?”首髮網址https:m.vipka

shu.vip

麥克接過酒杯,抿了一口:“有。”

“小禾是我老闆和秦安安的親生女兒,這件事你應該也早就知道了吧?”周子易說到這裡,神情瞬間變得冰冷,“這件事你為什麼冇跟我說?!”

“喂,這就是你說的證據?”麥克放下酒杯,“這能算什麼證據?安安也是最近才知道小禾是她親生女兒的!”

“我說的證據不是這個!”周子易也重重放下酒杯,“你這個混蛋玩意,我每次知道什麼事情,都會第一時間跟你說,可是你卻處心積慮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瞞著我!”

“這又不是你跟她的事,這件事對你來說,算什麼重要事啊?”麥克不解,“再說了,就算我冇跟你說,你不也這麼快就知道了嗎?誰跟你說的啊?該不會傅時霆也知道了吧?”

周子易瞪了他一眼:“我老闆告訴我的!”

“哦,他是怎麼知道的啊?”麥克舉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這傢夥訊息可真靈通!不過他再靈通也冇安安靈通。不然他三年前怎麼不知道小禾是他們倆的孩子?”

“不過我冇搞清楚,小禾為什麼是秦安安的孩子?”周子易問他,“你知道具體細節嗎?”

“莊敘搞的鬼。”麥克道,“我以前覺得莊敘死的好無辜好可憐,現在知道真相,分明就是他自己招來的殺身之禍。他太天真了!”

“莊敘?”

“這一切就是一場連鎖反應。”麥克眯著眼睛,道,“安安在y國的時候,發現腦子裡長了個腫瘤,因為信不過y國的醫生,所以找了莊敘來。結果莊敘在給她做檢查的時候,發現她懷孕了。莊敘不想逼她打掉孩子,所以選擇把這個胚胎移植出來。結果他移植給誰不好,偏偏給了金榮兒。這樣金榮兒還能留他活口嗎?”

周子易大為震驚:“這個莊敘,的確是太沖動了!這種事,怎麼能不跟秦安安說呢?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他跟秦安安說了。隻不過不敢當麵說,所以以郵件的方式跟她說的。”麥克舉起酒杯,跟周子易碰杯,“前不久

eti郵箱宣佈關停,莊敘發給秦安安的定時郵件被提前發出來了。要不是

eti郵箱關停,秦安安還得等無數年才能知道這個真相。”

周子易大跌眼鏡!

“你不是說有證據給我看嗎?證據呢?”麥克手指敲了敲桌麵,“要是他真有很硬的證據,為什麼現在纔拿出來?”

“因為證據隻能證明我老闆去找小禾的那天,真的不知道秦安安眼睛出事了。他今天當麵跟我說,如果他當時知道秦安安眼睛出事,他是不會執意去y國的。我相信我老闆的話。”

“證據給我看。”麥克不想聽周子易對傅時霆拍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