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寧不想自欺欺人。如今傅時霆不允許她以後再去他家,他們倆眼看著是冇有希望了。

除非秦安安消失或者死掉。

但違法的事情,薑寧不會去做。

她不會為了任何人,斷送自己美好的未來。

像唐倩、沈瑜之流,她是萬般鄙視的。這種為了男人,犧牲自己的事情,實在是太蠢了!

她自詡自己比唐倩和沈瑜更加聰明,更有能力。未來就算不能找到像傅時霆這麼優秀的男人,自己也能過的很好。

“老闆,我覺得您還不如換個目標呢!”助理見她愁眉不展,於是安慰她,“比起傅時霆這種oldmo

ey,我覺得像造夢者集團老闆這種

ewmo

ey更適合您呢!”

“你以為我不懂這個道理嗎?”薑寧目光冷淡,語氣清冷,“你知道造夢者集團的老闆是誰嗎?你知道他住在哪裡嗎?你知道在哪兒能見到他嗎?我努努力,尚且能站在傅時霆身邊,可造夢者集團的老闆,像一縷虛無縹緲的影子。我見也見不著,更彆談去抓住他了。”

助理道:“我們可以想辦法啊!他越是神秘,才越好呢!薑總,您想啊,我們都找不到他,其他覬覦他的女人,是不是也找不到他?要是您能想辦法見到他,那您是不是就能在那麼多追求者裡,脫穎而出?”

助理的話,給了薑寧全新的思路。

“薑總,我跟幾個朋友私下猜測了一下,像造夢者老闆這種又有錢又神秘又有能力的人,多半是那種內向老實的理工男。他們這類人,不解風情,可能會很無趣,但是沒關係啊,隻要他們會搞錢就行。”

薑寧點了點頭:“我也覺得他可能是比較宅或者是心理方麵有點問題的理工男。”

“心理有問題還是算了吧!”

“我說的肯定不是很嚴重的心理問題。”

“嗯嗯,薑總,您彆不開心了。您好好去攻略新目標,等成功之後,讓傅時霆腸子悔青去吧!”助理笑道。

“就你嘴甜!”

“我這不是替您覺得委屈嗎?您入職秦氏集團以來,每天工作兢兢業業,纔能有秦氏集團如今的輝煌。可是傅時霆一點兒也不知道心疼您。”

“所以這也是我提出讓秦氏集團獨立上市的原因。傅時霆不能給我名分,那我肯定不願意繼續給他打工。”薑寧嘴角微微上揚,“他應該也清楚我心裡的想法。所以他提出了對賭協議。”

傅時霆同意讓秦氏集團獨立上市,但是薑寧必須在三年之內,讓秦氏集團的盈利達到他製定的目標。如果薑寧能完成,那麼他可以分出股權和管理權給薑寧,如果薑寧完不成,則秦氏集團繼續受製於ST集團。

B國。

薑寧落地後,回到自己的公寓。

她在飛機上想了很久,決定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

她一定要想辦法見到造夢者的老闆比利。

隻有比其他女人快一步見到比利,她成功的可能性才更高。

在她看來,造夢者集團是一定會取得巨大成功的!

因為造夢者集團第一批汽車上市後,立即被搶購一空。

之後網上湧現了無數曬單和好評。用戶的真實反饋和良好口碑,比請明星代言,更具有說服力。

她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寫了一封郵件,發到了造夢者老闆比利的郵箱。

比利的郵箱是她從師兄那兒求來的。

她跟師兄保證自己絕對不會給比利亂髮郵件。

但現在她給比利發什麼,外人又怎麼管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