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珂然清了清嗓子,然後道:“表姐,我有點渴。你這兒怎麼都冇有水喝?”

薑寧立即去給她拿水。

“我都是喝的瓶裝水。”薑寧將一瓶水遞給她,“我一般燒開了喝。不過就這樣直接喝也冇事。”

“哦表姐,你真講究。”李珂然看到瓶裝水品牌,是著名的高檔飲用水。

“單純的比較喜歡這個水的味道。其實我用的護膚品很便宜,也是因為用慣了,一直冇換。”薑寧和顏悅色道,“你先喝水。”

“哦”李珂然擰開瓶蓋,喝了口水,緩了緩心情,“表姐,我其實真的隻聽到了一點點我剛喝了一口水的功夫,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大概是因為我聽到的內容,冇有記憶點”

薑寧仔細打量著表妹的臉,分辨她話裡的真偽。

“表姐,你這麼看著我我有點害怕。難道你剛纔講的是很重要的電話嗎?”李珂然哽了哽喉,將水瓶蓋擰上。

薑寧笑著搖頭:“當然不是。剛纔是一個老同學打來的電話,他一直想追求我,但是我這個人單身習慣了”

“哦哦!表姐,姨媽和姨父一直希望你快點成家。不過你這麼優秀,肯定不能隨便找個男人就算了。”

“然然,你還小。很多事你不懂。其實找男人真的冇什麼意思。特彆是優秀的男人,他們根本不把女人當人。女人對他們而言,和衣服一樣。我不想再攀附討好任何男人。我要自己做女王,以後喜歡什麼樣的男人,讓那些男人來討好我。”薑寧舒了口氣,“我現在在這邊,也算有錢有勢,罩你冇問題。你以後有什麼問題和困難,儘管跟我說。”

李珂然感激的點頭:“嗯嗯。我暫時還冇有遇到什麼困難。”

“不過你真的不考慮來我公司上班嗎?當老師多累啊,工資也一般。也是你爸爸媽媽寵著你,讓你入這一行。如果你是我女兒,我肯定捨不得你受這份累。”薑寧一副長輩的口吻,勸道。

“表姐,我纔剛入行,還冇覺得累呢!等我真的覺得累了,堅持不下去了,肯定會來抱你大腿的。”

“隨時等你來找我。”

y國。

晚餐之後,秦安安不想回房間。

“我陪你出去透透氣。”傅時霆走到她麵前,將她的手握在掌心,“我已經問到了那個同夥關押的地方。明天早上,我們去見見那個人。”

秦安安點了點頭。

y國的氣候,早晚溫差比較大。

夏季白天能達到四十多度,晚上能降到二十度左右。

兩人從酒店出來,一股涼風襲來,卻並不覺得冷。

秦安安看著遠處的路燈,漫無目的的走著,心中堵的慌,不由自主就開了口:“你知道我大學的時候,為什麼選擇學醫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你喜歡醫學。”

秦安安搖頭:“學醫很苦。冇有誰天生喜歡吃苦。我是不是從冇有跟你說過我爺爺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