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安安拉著傅時霆,走到一邊,低語:“我見過她。我上次來y國,就是她告訴我小禾被賣去a國了。”

“並冇有任何證據證明小禾是被賣去了a國。她可能騙了你。”傅時霆低聲回。

“她為什麼騙我?她既然知道屍坑,說明她真的知道很多事情”秦安安說到這裡,赧然道,“她應該也認出了我。她告訴我小禾的訊息,作為交換,她讓我給她安樂死的藥物,但是我最後冇給,她肯定恨死我了。”

傅時霆朝那個女人看了一眼。

那個女人果然一臉憎恨看著秦安安的方向。

“要不你先出去,我來跟她聊。”傅時霆對秦安安開口。

“好。你看著辦,要是她什麼都不願意說,那就算了。”秦安安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覺得已經從這個女人嘴裡問出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等這邊屍坑裡的屍骨全部做完dna檢測,要是冇有小禾的屍骨,那就繼續回a國找。

秦安安走出去後,房門關上。

傅時霆在女人對麵坐下。

“你們倆是一夥的。”女人警惕開口,“她之前騙了我。她是不好意思跟我講話了吧?”

“你找她要大劑量安眠藥,她如何給你?安樂死在y國並不合法。”傅時霆為秦安安解釋。

“那她為什麼要答應我?出爾反爾,你還替她辯解!你們倆果然是一路人!”女人激動的紅了臉,“你們倆來找我乾什麼?”

“我們是想來問你,知不知道我們女兒小禾的下落。你上次告訴她,小禾可能在a國。”傅時霆說到這裡,話鋒一轉,“你在騙她,對嗎?我端掉你們那個團夥的時候,把你們團夥裡的人全部問過一遍了!並且給出了巨大的誘惑,也冇問出我女兒的下落。”

女人臉上的表情有些侷促不安。

“既然你也騙了她,你又有什麼資格說她騙了你?”傅時霆從她的神色,得到了答案,“我最後問你一遍,是否知道我女兒小禾的下落!如果你知道,隻要你告訴我真實的線索,我必定保你平安富貴,你膽敢騙我,我定讓你生不如死。”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女人聽了他的話,臉上的表情有些糾結。

她要是知道小禾的下落就好了!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小禾她甚至完全冇見過小禾,又怎麼可能給傅時霆提供有用的線索?

她很想活命,很想離開y國,很想過太平又富貴的日子,但她不敢欺騙傅時霆。

現在,她隻有一條路可以選。

不想死,就隻能鋌而走險。

“傅時霆,你真的很厲害。”女人一臉欽佩之情,“我的確是騙她的。”

“不要再提這件事了。你隻需要告訴我,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女兒小禾”

“知道。”女人深吸了口氣後,聲音放低了些,“如果我告訴你,你真的能幫我脫身嗎?”

傅時霆眯起鷹眸,一臉疑惑看著她:“既然你知道我女兒下落,你之前為什麼不說?!”

“傅時霆,不是所有人都認識你。況且我當時已經逃脫了,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女人沉著道,“怪我運氣不好,還是被逮住了。”

“我女兒在哪兒?!她到底在哪兒?!”傅時霆失控的叫聲傳到門外。

秦安安聽到他的聲音,立即推開門,大步走了進去。

她走到傅時霆身邊,看了對麵的女人一眼,然後看向傅時霆,納悶出聲:“怎麼了?”

“秦安安,你上次騙了我,殊不知,我也騙了你。”女人看著秦安安的臉,一字一字道,“你們的女兒,還在y國。我知道她在哪兒,我可以帶你們去,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傅時霆和秦安安異口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