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餐的時候,他們倆商量好了。

為了防止這個女人有任何計劃之外的行動,所以秦安安開車,傅時霆盯著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戴著手銬和腳銬,應該不可能出現超出掌控之外的變故。

兩人上車後,秦安安問:“你現在可以把地址告訴我們了吧?”

“你們去過屍坑嗎?”女人問。

“去過了。”傅時霆臉色霎時陰沉,“你說小禾在屍坑?!”

秦安安握著方向盤的手指驀地收緊,耳朵豎著,等女人的回答。

“不是,她在另一個地方。”女人篤定回,“你們先把車開去那邊,等到了那附近,我再給你們指路。”

因為路程有些遠,所以傅時霆對秦安安開口:“要不我來開車吧!”

“不用,我能開過去。”秦安安將手機導航打開,然後將車子駛上路。

車廂裡的氣氛安靜而詭異。

秦安安感覺悶悶的,像有人勒著她的脖子:“我女兒是活著還是死了?”

“你女兒如果還活著,你覺得以你們這地毯般的搜尋,還能找不到下落嗎?”女人的反問,給了傅時霆和秦安安重重一擊。

秦安安的眼淚瞬間滑落。

她立即抬手,將眼淚擦拭掉。

傅時霆的心情也變得異常凝重。

“安安,要不先把車停下吧!”

“冇事就算她死了,我也要把她的屍骨接回家。”秦安安深吸了口氣,強忍住眼眶裡的淚。

傅時霆看向身邊的女人,提出疑惑:“難道還有另一個屍坑?”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女人猶豫了一會兒,從鼻腔裡發出粗嘎的一聲‘嗯’。

秦安安強忍住的淚,再一次滑落!

傅時霆後背一陣發麻,因為過於憤怒,他的聲音有些顫抖:“到底有幾個屍坑?!”

“兩個。”女人見傅時霆臉色陰鷙駭人,立即回,“我等會兒要帶你們去的那個屍坑,裡麵冇多少屍骨”

傅時霆喉結上下動了動。

好像這才終於聽到女兒小禾去世的訊息。

他的眼眶泛著淚光,拳頭緊緊攥著。

“你們彆恨我我們入那個團夥,也不是自願的。那個團夥裡麵的女人,基本都是被騙進去的。”女人努力解釋著,生怕傅時霆將怒火遷怒到自己身上,“我們進去之後,他們先是利誘,利誘不成再威逼。如果寧死不肯入夥,就會被立即殺掉。”

“誰不怕死啊!”女人似乎想起了自己悲慘的過往,“我隻是離家出走,想找一份工作而已誰知道被騙到了這個犯罪團夥裡來。我能怎麼辦?我不想死啊!我隻能聽他們的話”

“你叫什麼名字?”傅時霆問。

“我叫小七。”女人回,“這是我在組織裡的名字。”

“你真名叫什麼?家鄉在哪裡?”傅時霆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

大概是不想聽她講她悲慘的遭遇。

小禾的去世,已經讓他無法再去顧及彆人的苦難。

“我真名叫趙霜,我是y國彆市人。”

“彆市?那個地方靠近y國邊境線了。”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