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來找我,那他找誰?就算他不來找我,我也要找他啊!我總不能讓他一個人我行我素萬一他再出什麼事,怎麼辦?”周子易想到這裡,頭都大了。

“等你見到小寒,你就知道了。”麥克道,“你先去酒店休息一下吧!要是斐天啟都查不出來,你著急也冇用。”

“要命啊!我睡不著!”

“睡不著也去睡!等小寒到了,我再給你打電話。”

“好吧!”

周子易聯絡了傅時霆保鏢後,來到了他們入住的酒店。

周子易到總統套房看了一眼,神情鬱結。

“周助理,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就到這套房住吧!”保鏢邀請,“斐老闆說他會查清楚的,我們在這兒等結果就好了。”

周子易瞪了保鏢一眼:“我真不想罵人,但是你們倆乾的什麼蠢事?!我他媽請一條狗來盯著他們,也不至於把人看丟!”

兩名保鏢慚愧的低下頭。

“周助理,這件事背後絕對有人操控!”傅時霆保鏢沉默了一會兒後,義憤填膺道,“我們倆每天都有來他們房門口檢視。他們房門口掛了‘請勿打擾’的牌子。這牌子不是他們倆放的。”

“查監控了嗎?”周子易怒吼。

“查了。是一個穿著清潔工製服的人掛上去的。酒店去查了所有清潔工,冇有人認。”保鏢道,“從他們來y國,就被人盯上了。”

周子易聽了保鏢的話,心情更沉重了。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他去了套間最後一間空房休息。幾個小時後,手機鈴聲響起,他驚得坐了起來。

“小寒到了。”麥克開口,“你給他打電話吧!”

“知道了。”周子易頭痛的厲害。

掛了電話後,他撥下小寒的號碼。

電話能打通,但是小寒冇接。

小寒現在在斐天啟家。

斐天啟看著小寒,打量了足足三分鐘才緩過神來。

“你現在長這麼大了?!”斐天啟驚歎道,“你跟你爸真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斐叔叔,我想在市中心建一座基站。等找到我媽媽後,再把基站拆掉。”小寒對斐天啟提出自己的請求。

“什麼基站?是我們y國冇有的基站嗎?”

“嗯。我媽媽手機裡有一塊晶片,我隻有在這邊建一座基站,才能搜到她的信號。”小寒跟斐天啟說明情況,“如果走你們國家的正規申請渠道,應該不會被允許。”

“你這是來找我開後門啊!”

“我要找到我媽媽。”

“我也想找到他們。”斐天啟發愁,“你確定你建一座基站,就能找到你媽媽的下落?”

“確定。”小寒篤定道。

斐天啟對他另眼相看:“基站怎麼建?你一個小孩子”

“我帶了人來。”小寒道,“相應的設備也運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