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9章

“我問歸問,但是知道你是什麼樣的脾性。你決定了的事情,外人是勸不動的。”梁副總說到這裡,頓了一下,“不過你試試也好。反正就算完不成,也頂多保持現狀。時霆總不可能把你辭退。”

“這可說不好。他給我訂的目標,其實就是想讓我知難而退。而我這個人又比較固執,喜歡證明自己。就算最後失敗了,我也不後悔。”

“薑寧,我特彆欣賞你身上這股不服輸的勁。”

“梁總,我也特彆欽佩您。在我看來,您的能力,絕對不在傅時霆之下。”

“你可彆這麼說!我跟時霆比不了!”梁總嚇得大驚失色,環顧四周,“薑寧,這種話你千萬不要亂說!”

“梁總,這是我辦公室,您彆怕。既然我敢說,就不怕被傳出去。”薑寧說著,助理拿著茶葉進來。

薑寧接過茶葉,讓助理出去。

等辦公室門重新關上,梁副總看向薑寧。

“是不是因為時霆跟秦安安重新在一起,所以你對時霆有諸多不滿?”

薑寧目不轉睛看著手中的茶壺,不疾不徐泡著茶。

“梁總,您小看我了。傅時霆心裡一直冇我,我頂多會有一點點失落,但絕不至於讓我昏了頭。”薑寧冷靜道,“人生有很多事情都比愛情和婚姻更有意義。如果不能找到合適的人結婚,能找到誌趣相投的盟友,意義也是一樣的。”

“哦?”

“梁總,不知道您有冇有聽到一些小道訊息。”薑寧泡好茶後,第一杯給梁副總道。

“什麼小道訊息?”梁副總問。

“和時霆有關的。”薑寧給梁副總倒了一杯茶後,遞到他麵前,“我聽說時霆出事了。”

梁副總拿茶杯的手指晃了一下,茶杯裡的茶溢位來一些。

“薑寧,這種事可不能開玩笑!你從哪兒聽說的?”梁副總將茶杯放下,已冇心情喝茶。

薑寧抽了兩張紙,遞給梁副總擦手。

“我y國的朋友告訴我的。我那個朋友剛好住在時霆他們住的那個酒店。說警方去酒店調查了。”薑寧將事情攤牌,“從我知道這件事到現在,已經有幾天了。到現在還聯絡不上時霆,我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梁副總臉色陰沉,從沙發裡站了起來。

“薑寧,我還有事,先走了!”梁副總說完,大步離開她辦公室。

梁副總走後,薑寧的助理立即走了進來。

“薑總,梁副總怎麼走了?我看他臉色好差,你們吵架了嗎?”助理有些擔心。

薑寧冷笑一聲:“看來我高看他了!我還以為傅時霆死了,他會很開心呢!他對我的能力還是不夠瞭解。要是他跟我聯手,我們絕對不會比傅時霆在的時候差。”

助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薑總,傅時霆死了?”

“對啊!你覺得很不可思議嗎?”薑寧拿著合同,走到辦公桌那邊坐下,“我也覺得挺不可思議,但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你覺得不可能發生的事,可偏偏就發生了。上個月不是還有一個國際知名影帝坐私人飛機墜機死亡了嗎?”

助理猛地呼了口氣:“太可怕了!傅時霆死了,那他的公司怎麼辦?”

“接下來將會一團大亂。有能力有野心的人會盯著這塊肥肉,絞儘腦汁,想方設法吞食。畢竟他那幾個孩子都還小,根本冇有能力接住他的遺產。”

“秦安安呢?”助理問。

薑寧輕浮一笑,紅唇張了張:“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