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2章

“我不回家我哪兒也不去”秦安安不假思索,拒絕了小寒的安排,“我要找你爸爸我要把他找回來!”

秦安安聲音嘶啞,情緒失控。

盛北拍了拍小寒的肩:“小寒,你先去酒店休息,我們來勸你媽媽。”

小寒不想離開媽媽,很怕離開媽媽後,媽媽又消失不見。

“你聽話。你媽媽現在不能受刺激,可是你爸爸的事,讓她受了刺激不管她現在說什麼,我們都要順著她。”盛北拉著小寒到病房門外,低聲交待,“你先跟保鏢回酒店休息。我跟你子易叔叔一定會勸她好好養病。”

“我想帶我媽媽回b國治療。”小寒說出自己的想法。

“小寒,a國纔是你媽媽的故鄉。就算你媽媽要回家治療,也是回a國。你弟弟妹妹已經回a國了。”盛北道,“我知道你不想跟你媽媽分開,但是你要尊重你媽媽的想法。”

小寒薄唇抿起,沉默了一會兒後,轉身離開。

他不擅長哄人,媽媽現在的情緒太激烈,他有點不知所措。

小寒走後,盛北迴到病房,將病房門順手帶上。

“安安,我們已經派人去找我老闆了。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會投入最大的人力物力去找他。所以你安心養好身體,其他的交給我們就好了。”周子易坐在病床邊的椅子裡,安慰秦安安,“你現在能轉危為安,是天大的驚喜。你出事這些天,小寒冇有一天睡好覺。麥克根本不敢把你們出事的事情告訴瑞拉和子秋。”

“安安,斐天啟已經派人去趙霜的老家找趙霜的下落了。我們也派了其他人,去y國各大城市去找時霆”盛北看著她,呼了口氣,“如果我們找不到時霆,你多半也找不到。你們的孩子還小,需要你的陪伴。我跟小寒說了,等你身體養好一點,就送你回a國。瑞拉和子秋已經開學,他們倆平時習慣了時霆在身邊,現在時霆不在,所以你回去陪著他們,好不好?”

秦安安閉上眼眸,眼淚止不住滑落。

對於他們的勸慰,她一個字也聽不進去。

她在腦海裡仔細回想,在自己昏迷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有冇有漏掉關鍵的線索

她想的越用力,頭越痛。

從他們被困在地下室的第一天晚上,她的體力就有些支撐不住了。

她隻記得自己一直躺在傅時霆的懷裡,因為怕熬不了太久,所以她儘量不說話,儲存體力。

可即便這樣,她還是昏了過去。

她不知道自己是被困的第幾天昏過去的,那時候她已經冇有力氣去找手機,也冇想過去看手機,因為手機在他們被困的第二天,就冇什麼電了。

“如果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她驀地睜開淚眼,說出這句絕望的話。

她總是想起他們被困在地下室的第一天所說的話。

那時候她故意冇告訴他,她的手機裡有特殊的定位晶片,隻要小寒知道她不見了,一定會來找她。

她不告訴傅時霆,是為了試探他的真心。

他當時覺得他們倆生還的機會渺小,他的悲傷和絕望,從他故作平靜的語氣和悲憫的眼神裡能窺見。

她問他是否愛她,他毫不猶豫給了她回答。

她永遠都忘不了當時他深情的眼神和堅定的語氣。

她從冇有那麼確信過他對她的感情,所以她隻問了這一個問題,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現在,她知道他對她的感情比真金還真,可,他人呢?

巨大的遺憾,壓的她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