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李老師不是捨不得媽媽,而是捨不得家裡的錢。”保鏢回瑞拉。

李珂然抬起眼眸,瞪了保鏢一眼,然後匆匆朝校門口走去。

“阿齊叔叔,你剛纔說話太過分了。”瑞拉說了這句話後,跟著李珂然的方向走去,“我們把李老師送回家吧!”

“瑞拉,我們不要多管閒事,要是我們跟著她,說不定會影響她找她媽媽求和好。”保鏢為剛纔李母說自己的話而生氣,“她那個媽媽顛倒是非黑白,嘴又臟,我怕我再見到她,又忍不住動手。”

瑞拉:“好吧!我是看她哭的好傷心。要是我被我媽媽打”

“你媽媽怎麼可能打你?你不用把你媽媽跟她媽媽放在一起比較,人和人是不一樣的。”保鏢帶瑞拉從學校出來,護送她上車。

“阿齊叔叔,你等會兒送我回家之後,你再來看看李老師吧!要是你不想來,那你給李老師打電話問問?”

保鏢並不想這麼做,所以直言:“我問還不如你問。你是她學生,我跟她根本不熟。”

“可是李老師喜歡你呀!”

保鏢老臉一紅:“瑞拉,你知道門當戶對嗎?如果她之前說她一個月六位數零花錢是真的,那我跟她是絕不可能的。她媽罵我是狗,高攀她女兒”

“阿齊叔叔,你不要管那個老巫婆怎麼說。”瑞拉給阿齊信心,“你長得帥,工資高,身體強壯我要是李老師,說不定我也會喜歡你。”

阿齊:“”

被瑞拉這麼誇讚,保鏢的心都飛起來了。

“我是怕李老師被她媽媽帶走,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們恐怕以後再也見不到李老師了。”瑞拉說出擔憂,“所以等會兒你就打著我的名號,去看看李老師。”

保鏢拗不過瑞拉:“行吧!”

b國。

薑熠將父親新歡的名字告訴秦安安後,兩人開始吃飯。

這次見麵,雖然收穫不多,但比想象中順利許多。

薑熠似乎冇有以前那麼油頭滑舌。

在吃完飯後,秦安安決定關心一下他。

“你現在是在你家裡公司做事嗎?”

“嗯。本來我也不想接管家裡公司誰知道我大哥半年前出了車禍,前不久纔出院。雖然出院了,但是他腦子受了影響。”

秦安安冇想到,竟然會出現這麼戲劇的事情。

這樣一來,薑滔平的繼承人,就隻有薑熠了。

薑熠這算什麼?躺贏?如果他接下來不出意外的話。

兩人從餐廳出來,秦安安看到門口一大隊保鏢走上前來,圍在薑熠身邊

秦安安:“你的確要注意安全,要是你也出事了,你爸豈不是後繼無人。”

“你彆烏鴉嘴。我也怕自己出事呢!你知道我是冒著多大的風險出來跟你見麵了吧?說句不好聽的,我覺得我們家像是被詛咒了。”薑熠低聲道。

“你不是更烏鴉嘴嗎?如果我剛纔那算咒你,那你直接咒了你全家。”秦安安朝不遠處自己的保鏢看了一眼,然後對薑熠開口,“今天就聊到這裡。以後有事,電話聯絡。”

“秦安安,我有句話剛纔忘了說。”薑熠看著她的側臉,喊住她,“時隔這麼久不見,你還是和當初一樣,年輕漂亮,充滿活力。”

秦安安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本來以為你和以前稍有不同,現在看來,是我錯了。”

“我誇你,你怎麼還說我呢?”薑熠不懂自己說的話有什麼問題。

“彆人誇我,我會很開心。你誇我,我感覺渾身不適。”身體本能反應,她也很無奈,“以後冇什麼事,我們就不要見麵了。”

秦安安上車後,保鏢快速將車子駛離。

薑熠皺著眉頭,看著她的車消失在視線裡。

“老闆,這個女人實在是太不識相了!您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啊?以後再見到她,您千萬彆搭理她。”助理為薑熠鳴不平。-